【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紧急]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与会通知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非物质文化遗产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

乌兹别克斯坦:五彩斑斓的手工业
  作者:蒲实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25 | 点击数:326
 

      无论是在乌兹别克斯坦的费尔干纳盆地,还是在撒马尔罕和布哈拉,我们乐此不疲的拜访当地的手工作坊。那些耗时精心制作的手工艺品,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身着传统服饰,在作坊里劳作的手工业者,则让人感到,丝路上的这些城市,不是一座座陈列的博物馆,而是一座座活着的古城;中古的时间依然流淌着,穹顶之下古老的砖墙与集市里蜿蜒幽深的通道,因而有了鲜活的生命力。那些寄居在清真寺与经院里的手工艺品店,就像大树枝上栖息的小鸟儿,让这些岁月洗礼的土墙黄砖变得热闹而有生气。在巴扎里穿行流连,有时恍然觉得踏入了另一条时间的河流:锻打一把刀的一招一式,绣一张挂毯的一针一线,刻一个彩色铜盘的一锤一凿……这分明不是现代时间的特质;这里的时间流动得太慢,若按理性计算,太昂贵。

乌兹别克斯坦马尔吉兰市一家丝制品厂的女工在绣花

      费尔干纳的丝绸传奇

      费尔干纳盆地的丝绸业世界闻名,古老的传说则让它的美丽笼罩上了一些神秘的色彩。费尔干纳盆地是乌兹别克浩罕汗国的发源地和核心地带。有一个与丝绸相关的传说:已经有四个妻子的浩罕王决定迎娶第五位妻子。他爱上了一位当地艺术家年轻美貌的女儿,而这位艺术家不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汗王。汗王非常敬重这位艺术家,也十分欣赏他的艺术才华,于是他决定让这位艺术家用智慧来赢得自己的请求。汗王要求他在一夜之内创造出比他女儿更美丽、更迷人的东西。

     这位艺术家苦思冥想了一整天,但直到天降破晓,仍然一无所获。佛晓,他坐在一条小溪旁,为即将失去女儿而悲伤。突然,透过蓝色的水面他看见了太阳升起的光芒,其间夹杂着云朵、彩虹。这种不可思议的景观,激发了艺术家的灵感,使他创造出一种无与伦比的美丽丝绸。艺术家拿着这样的丝绸去拜见汗王,汗王不得不同意重新考虑迎娶艺术家女儿的决定。从那以后,费尔干纳的丝绸有了一个名字,叫汗的“迪莱斯”或“国王的丝绸”。费尔干纳的手工艺人,至今仍因为织造丝绸、制陶、木雕等一些古老的手工艺术而著名。

 

在费尔干纳盆地的丝绸作坊

      在费尔干纳,我们拜访了当地的一家丝绸作坊。它仍以最古老的方式手工生产,作坊也仍是前店后厂的格局。进入雕花木门的院落,土墙上装饰着很多当地繁复而鲜艳的图案的彩陶盘。进入到商店后面的作坊,也许是旅游业的刺激,也许是生产工序的必要,各个房间都有作坊工人正在从事不同工序的劳作。

      第一个房间是剿丝间;石头水池中原来的热水早已凉了下来,漂浮着一些细如蜘蛛网蚕丝。水池边上摆着一个竹编簸箕,盛放着大大小小的蚕茧,有的已经破壳,只能做一些较粗糙的丝织品;旁边摆着卷绕着蚕丝的丝筺,那些稍微粗糙一些的,便再被拧成像马尾巴似的一股股。第二间作坊里,燃烧着蜂窝煤炉,炉上烧着水壶。两位工人,一老一少,正坐在像矮床一样的工作台边,给生丝分经纬。雪白的丝整齐地两头竖拉伸缠绕起来,他们再按间距,横向一股股用极其细的丝均匀缠绕上节;生织再经过炼染,就有了鲜艳的色彩。第三个房间,则是最大的一间,是一个丝绸地毯的大作坊。几十台织架并排在作坊里,每一台前都坐着两位费尔干纳的女工。这真是一道五彩斑斓的风景线:这些女工穿着鲜艳的当地服饰,并肩坐在挂满了染好色的丝或棉线的织架前,面前摆着花色的图样;织架上用无数条细棉线密密匝匝地排出了一道细百叶窗似的底板,毯子的图案正是通过这些密密的细格来找到方向的。她们用手中像把小锉刀的“针”,飞快地在底板上穿行,那些彩色的丝绸就在飞扬之中慢慢变成了细致华丽的线条。她们所织的图案,很多是费尔干纳的传统样式;也有一台织机上,半成的毯子出现了波斯书法——那是来自伊朗的订单。

      这样一张手工丝绸地毯的制作,极其耗时,极其劳动力密集;在一个多小时里,我只能看到不断地重复劳作,却几乎看不出任何工作的进展,需要1到2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一副不算大的全真丝毯。在伊朗的德黑兰、库姆和伊斯法罕,我也曾在大巴扎里见过全真丝毯,五彩斑斓,泛着丝绸细腻的光泽;那些针数最密集的精品,其线条也精致到惟妙惟肖的地步。你若用手指在柔软的真丝毯上画画,会顺滑地像在宣纸上写毛笔字,轻轻一抹,一切又平复为泛着光泽的柔滑。

 

进入费尔干纳盆地路途中的一个路边小巴扎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2017年第819期
【本文责编:孟令法】

分享到:
上一条: ·[孙发成]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非遗知识产权保护势在必行·在非遗传承中讲述中国故事
·强强联手培养青年非遗创意人才·开创非遗当代传承发展的生动局面
·感非遗魅力 展三晋文脉·第五届中国非遗博览会筹备工作启动
·[韦杨波]“刘三姐歌谣”考辨——兼谈作为非遗的“刘三姐歌谣”的保护与传承·中青年非遗传承人研讨传统节日文化
·青海召开非遗传承人群研培工作座谈会·做连接非遗与公众的桥梁
·四川摩梭甲搓舞:非遗在每一个美好的夜晚跳动·40年演出15000场 皮影戏老艺人讲述非遗传承五年巨变
·[孙发成]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黄仲山]应慎用“去粗取精”思维
·“大国非遗项目工匠专项公益工程工美项目”启动·苗族蜡染普及培训班有成效
·非遗保护要“与时间赛跑”·福建非遗展演亮相厦门
·[秦毅]非遗不是无情物 关注现实更喜人·第九届浙江·中国非遗博览会开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