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紧急]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与会通知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非物质文化遗产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

[黄仲山]应慎用“去粗取精”思维
  作者:黄仲山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25 | 点击数:205
 

      弘扬传统文化确实需进行过滤和辨别,不应不加批判地应用于现实生活。然而,从文化保护的角度来说,却不能唯优秀论,搞一刀切,因为所谓的“优秀”与“不优秀”、“精华”与“糟粕”、“精”与“粗”,其涵盖面太广,弹性太大,很容易误伤,也很容易变保护初衷为实质性的破坏。因此在文化保护领域,去伪存真非常必要,去粗取精则值得商榷。

      过去的许多事实证明,许多政策有非常好的初衷,但坏就坏在实际操作中把经念歪了。如果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理念和认证标准太单一、太机械,政策的口子开得太大,所有被认定为“非优秀”的文化遗存都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在经济利益的唆使下,动机不纯的人在政策和法律禁止的情况下尚且敢于破坏文化遗产,若是有明确的官方认定“不值得保护”的历史遗存,岂不就是给了这帮无良之人以尚方宝剑?他们毁坏古建、买卖文物的行为就更加理直气壮乃至肆无忌惮了。

      过去大量文化遗产由于缺乏保护,处于自然消亡的状态。这固然可惜,然而后来不少文化遗产则遭遇人为的加速破坏,其驱动力正是所谓的“去除糟粕”,给所谓“优秀”文化遗产让路,给各级重点保护单位腾出资源,而这一切,有时竟然是由文化遗产保护部门主导的。我们曾有过沉痛的教训。以北京为例,前些年历史文化街区保护缺乏整体保护的观念,为了进行所谓的重点保护,将文化含量高、历史价值大、品相端庄宏丽的王公贵族府邸、宫观寺庙、名人故居等历史建筑单独标出,拆除周边的其他民间建筑。原先的胡同和四合院消失了,重点文物保护建筑变成了光秃秃的纪念馆、博物馆,失去了这些建筑遗产原先的整体风貌。这些年,学界对过去的保护理念进行了反思,政府有关部门也在专家建议下改进了工作思路,注重历史文化街区整体风貌的保护。这说明,将文物和古建筑孤立地按文化价值区分三六九等,以此确定保护的力度的做法存在很大的弊端,对那些历经风雨而勉强存留下来的文化遗产来说,无疑是二次伤害,而这种伤害更令人痛心之处则是以“保护优秀文化遗产”为名。

      同样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以“保护优秀、剔除糟粕”为名搞一刀切,也是很危险的。多年以来,我们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工作,都强调要力推精品项目,重视名家传承、名艺演示和名品展出。这有意无意地剔除了大量被视为糟粕的旧物、旧事、旧民俗和旧文化,这些文化遗存从非遗名录认定与筛选过程起就被大量挡在门槛之外,进入不了人们的视野。从当前的文化价值观出发,对于被认定的糟粕,要直接谈放弃何其容易,什么都不要做,自然就会消亡,连痕迹都不会留下,同时因为其身上附有糟粕的标签,舍去也不会背负社会压力和文化负罪感。

      然而,人们似乎忽视了一个因素:文化是永远发展变化的,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界定传统文化的精华与糟粕?是否有一个固定不变的标准?谁有资格划定文化遗产的价值等级?所谓值与不值,只是我们根据当下文化发展现状和既有观念的判定,且不说这种判定是否会出现失误,即便是我们所理解的糟粕,也是过去文化的一段印迹,从还原历史的角度来说,至少也应该给予存档保留。另一方面,许多看似冷僻过时的传统技艺和文化,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往往会找到存续的希望,如果断了就不可再生,给民族文化传承留下永久的遗憾。

      尽可能保留文化的多元样态是我们的责任,为我们的文化遗产宝库留下更多的资源,为我们未来的文化发展提供无限可能,是我们应承担的历史使命。因此,不要轻言某种文化传统会被淘汰,不应仅仅满足于保护“必须保”“值得保”的文化遗产资源,或许时移世易,曾经消失的传统会被重新激活,融合现代元素的遗产资源会被加速重构、重组,成为新文化发端的源头和契机。鉴于此,应给这些阳光照不到的文化遗存一点机会,洒一点甘露给那些看似“不够优秀”“不值得保”的历史文化遗产,让它们起码能最低限度地保存下来,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它们又会绽放于民族文化的百花园。

      (作者:黄仲山,系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2017年04月11日 12版:文化记忆
【本文责编:孟令法】

分享到:
上一条: ·[秦毅]非遗不是无情物 关注现实更喜人
下一条: ·[孙发成]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
   相关链接
·非遗知识产权保护势在必行·在非遗传承中讲述中国故事
·强强联手培养青年非遗创意人才·开创非遗当代传承发展的生动局面
·感非遗魅力 展三晋文脉·第五届中国非遗博览会筹备工作启动
·[韦杨波]“刘三姐歌谣”考辨——兼谈作为非遗的“刘三姐歌谣”的保护与传承·中青年非遗传承人研讨传统节日文化
·青海召开非遗传承人群研培工作座谈会·做连接非遗与公众的桥梁
·四川摩梭甲搓舞:非遗在每一个美好的夜晚跳动·40年演出15000场 皮影戏老艺人讲述非遗传承五年巨变
·乌兹别克斯坦:五彩斑斓的手工业·[孙发成]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
·“大国非遗项目工匠专项公益工程工美项目”启动·苗族蜡染普及培训班有成效
·非遗保护要“与时间赛跑”·福建非遗展演亮相厦门
·[秦毅]非遗不是无情物 关注现实更喜人·第九届浙江·中国非遗博览会开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