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通讯录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举行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维纳德 苗千]如果一个人完全抛弃人文学科会怎样?
  作者:让·维纳德 (Jean Winand) 苗千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03 | 点击数:710
 

       2017年8月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CIPSH)和世界人文大会基金会共同在比利时列日举办了首届世界人文大会,此次会议的主题为“全球转型过程中的挑战与责任”。这次会议本身似乎正是全球人文学科研究陷入低谷,人文精神逐渐被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所疏远的一个标志。

       在开幕式上,本次会议的特邀嘉宾之一,列日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古埃及学家让·维纳德(Jean Winand)教授做了发言《如果一个人完全抛弃人文学科会怎么样》(What if one completely gets rid of the humanities?),阐述人文学科的研究对于人类的重要性。第二天,三联生活周刊采访了维纳德教授,希望他可以进一步解释自己的观点。

列日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古埃及学家让·维纳德

       我们需要“慢科学”

       三联生活周刊:我听了你在大会开幕式上的发言《如果一个人完全抛弃人文学科会怎么样》,确实很有挑战性的意味,那么能否请阐述一下,你理想中的大学应该是什么样子?

       维纳德:我主要关注的是现在的大学越来越被经济因素所主宰,而人文学科在很大程度上被抛弃了,这非常的遗憾。我们可以这么说,现在的大学有两种不同的趋势:培养技术精英和培养知识精英,这两类并非完全相同。第一种人试图解决问题,尤其是技术问题,在我看来这很好,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才。比如我们需要新的机器,新的疫苗,新的治疗方式等等。但是,我们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这样的问题技术精英就无法回答了,需要人文学科的力量。人文学科试着寻找世界的意义,寻找各种符号,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符号化的世界里,一切事物都有其符号化的意义。比如每个房间的装饰,在比利时,在中国,在日本,在非洲,都是完全不同的,因为它所承载的意义不同,这关系到我们怎么生活,我们怎么感知这个世界。对人文学科的忽略对于我们的民主也是一种威胁,因为社会需要批评者,很多议题需要哲学式的讨论。在过去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独裁国家都倾向于压制人文学科的发展。所以在我看来,一所好大学,必须是一个平衡的大学。我们需要技术,也需要人文。人类当然需要新的技术,但是我们也需要哲学家和语言学家。人文学科普遍关注的是,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人类的过去与未来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互联网的发展对于人们获取知识,乃至人文学科的发展会造成怎么样的影响?

       维纳德:互联网是一种“双面”的技术,一方面,它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工具。你需要任何知识和数据,都可以马上从互联网上得到。但是问题在于,怎么才能正确的使用它。如果你没有受到适当的教育,有关于它的知识,你就只会被数据所淹没。你在网络上问一个问题,不会只得到一个答案,而是会得到几千个答案。那么这些答案是怎么组织排列的?实际上它们都是根据某些技术,某些软件排列的,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用来控制信息。一般来说,你搜索某个信息,你不会翻到搜索的第二页,可能连第一页都看不完。页面上的第一个答案就是最重要的,这非常容易被操纵。所以我的观点在于,需要教会人们如何才能在网络上找到适当的信息,而不是被操纵的信息。也许你可以交叉搜索,也许你可以在不同的网站上搜索,用不同的语言搜索,这也就意味着你需要一些技巧,而且这需要时间。

       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都马上需要答案的世界里,我们不想为任何事情花费时间。但是我们需要“慢科学”,就像我们有“快餐”和“慢餐”一样,我们有“快科学”,但是我们也需要“慢科学”。目前在欧洲有一种所谓的“博洛尼亚体系”(欧洲诸国在高等教育领域相互衔接的一个项目)。简短介绍,就是说博士项目必须在3年的时间里完成,这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需要时间让想法成熟,如果你读生物学或者化学的博士学位,你甚至不需要有你自己的想法,你的导师只是把一个大项目中的很小一部分分配给你,但是在人文领域,这是行不通的。我们需要看到全景,我们同样需要时间去重新调整一切,这和科学研究完全不同。我是说,如果科学研究需要以这种形式进行,这完全没问题,但是这种模式不能推广到人文学科,我们需要弹性,而我们现在没有这样的奢侈,现在在整个欧洲都需要标准化,为什么会这样?我实在是不理解。

       三联生活周刊:科学和技术主宰了这个世界,这个情况同样影响了大学。大学里科学的院系能够拿到很多资金,而人文学科院系的资金被大幅削减。现在对于人文学科来说算不算是一段艰难的时间?这是不是举办这次大会的原因之一?

       维纳德:我想这可能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段艰难的时间。如果你想做一些基础研究的话,这对于科学研究者来说同样不容易,他们同样没有足够的研究资金。而我在发言中也说过,为了得到研究资金,在某种程度上,你需要“模拟”成一种科学研究。你必须把研究项目装饰得像是一个科学研究。如果你说我只需要纸和笔进行研究,那么你什么资助也得不到,你必须说你需要各种高科技的设备。这也是我所谴责的所谓“跨学科”研究。你要是想被重视,就必须“跨学科”,有些时候这没问题,但是有些时候这只不过是为了得到资助的手段而已,因为你的研究项目和跨学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只是不得不这么做。首先,这是一种学术上的不诚实,同时这也是对金钱的浪费,而且你为了让自己的研究项目显得“科学”,你还必须要有些统计数据,有些“大数据”之类,实际上这些都是为了资金,这些真的是非常荒谬。因此,科学学科把它们的研究方式生硬的加到人文学科的头上,我们必须反抗,因为人文学科的研究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在人文学科的研究很少有绝对的是和非,在很多情况下是在中间地带,因为人就是这样生活的。

       我们拿语言学做一个例子,有人认为语言学是最接近科学的一个人文学科,因为它可以通过科学手段来研究。甚至有人认为,语言学研究中的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电脑软件来完成,但其实不是这样,因为在语言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孟令法】

分享到:
上一条: ·探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的新维度
下一条: ·大数据如何为古村落画像?
   相关链接
·[奥撒格哈尔]文化: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核心·[比瓦基]本土故事的重要性
·[塔尼拉·波妮]城邦核心的诗人·[阿达玛·萨马赛扣]人文性或者说如何满足人类对人文的渴求
·国际民俗学会联合会成立·科技人文携手 传承创新同行
·朝戈金:朝向可持续发展的新人文学术·人文携手科学推动社会进步
·程武:让互联网站在人类思想的河流上·国际民俗学会联合会(IFFS)在比利时列日宣布成立
·格塔丘·安吉达:人文科学的价值,正在于赋予世界以意义·“人文性”把人与人连起来
·世界人文大会上的中国声音和“中国方案”·朝戈金研究员连任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主席
·程武:与人文共享连接的力量·朝戈金:机器人可以写诗,但永远不能取代荷马和普希金
·全球转变下的挑战与责任:首届世界人文大会开幕·“2017年世界人文学术大会:面对全球转型的挑战与责任”在比利时列日市召开
·[刘火]《天工开物》里的人文精神·教科文第三届文化间和平与对话高级小组会议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