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媒体报道

首页动态·资讯媒体报道

“活化保护”,为子孙留住传统记忆
——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十三五”期间我国将全面加强文物和非遗保护
  作者:记者 李婷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7-11 | 点击数:578
 


  被誉为传统文化活化石、民族记忆背影的文化遗产时下正经受着严峻的生存考验。最近一次全国文物普查发现,上世纪80年代末到2011年间,我国有4.4万处不可移动文物消失。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普遍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截至2015年8月,已公布的4批1986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中,已有250位去世,占比近12.6%。“文化遗产消失了,我们损失的不只是一幢房子或某种文化形态,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寄寓其中的宝贵智慧和精神血脉。”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陈勤建直言。

  “十三五”期间,我国将全面加强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实现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褚晓波认为,对于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是我们应该守住的基本底线,在此基础上,还应合理开发和利用,让历史文化资源真正“活起来”。

  建立历史文化风貌保护体系,构筑多姿多彩的个性风貌

  相关统计表明,我国近3年发生的侵害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109起案件中,人为因素占到了七成以上。

  褚晓波认为,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人们缺乏敬畏之心,把文化遗产的保护当成经济发展的绊脚石。事实上,只要利用得当,历史文化遗产是能促进经济发展的。

  这样的案例并不少。国内一些传统村落把促进文物保护与扶贫开发、生态旅游以及新型城镇化结合在一起,推动特色小镇、美丽乡村建设,成效显著。以浙江省松阳县为例,这个位于浙南山区、有着1800多年建县历史的小县城,境内分布着50个村落和近1600处不可移动文物。近年来,这里的不少村民进城打工,许多村落出现了“空心化”的迹象,村子里的老房子少人居住、年久失修,有的已破败凋敝。为此,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发起了“拯救老屋行动”,用2年的时间集中对当地古老村落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修缮、保护和开发。如今,这里已然成为旅游的热门地,许多外出打工的劳动力也陆续返乡,以往的“空壳村”再度热闹起来。

  在上海,利用文物的保护与开发促进经济发展的例子也不在少数,比如思南路、外滩源、武康路、复兴西路等地段的利用或开发,已然成为经典案例。以虹口区沙泾路10号为例,这里原本是上世纪30年代的“远东第一屠宰场”,现如今早已转型变身,成为汇集美食、购物、演出、创意体验等多种功能的潮流时尚之地。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已由注重文物本体保护向注重文物本体与周边环境、文化生态的整体保护转变,创新性地建立了“点、线、面”相结合的历史文化风貌保护体系。目前上海市划定了44片历史文化风貌区,总面积约41平方公里;被保护的道路共计167条,总长度超过100公里;此外,还确定了1058处优秀历史建筑。古老的建筑与街道在城市的树影下相得益彰,构成了多姿多彩的个性风貌。

  生产性保护:非遗的特色保护路径

  今年5月1日,《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 正式施行,首次明确提出非遗“生产性保护”的概念。

  “所谓生产性保护,即允许部分非遗项目在不违背传统手工生产规律和运作方式,保证其本真性、整体性、手工核心技艺和传统工艺流程的前提下,可以在创造社会财富的生产活动中得到积极有效的保护。”中国非遗保护协会理事高春明解释说,比如奉贤的庄行土布,纺织技艺、印染工艺、格子图案是核心技艺,这是不能变的,但今天不仅可以用庄行土布做衣服,还可以把它做成名片夹、灯罩、床上用品、包、鞋子等日用品,这样的创新就叫做“不失其本”的生产性保护。据统计,在上海,相关的非遗衍生品和文化创意产品已超过2000种。

  显然,这种活化的保护模式,将从有形的物质遗产拓展到无形的文化遗产。

  文化部明确提出,在“十三五”期间实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和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帮助传统工艺企业和从业者,开发面向大众的传统工艺品及非遗衍生品,促进传统工艺品及其蕴含的历史文化走进千家万户。不过,陈勤建提醒,要提防那些打着非遗保护幌子谋取商业利益的不规范行为。他以“毛衣女的故事”为例,这个反映普通劳动者追求幸福生活的故事流传于我国许多地方,然而遗憾的是,一些申报者只从旅游开发着眼,并没有认真收集采录流传着的“活态”故事,有些甚至请来一帮美女上演比基尼秀,以扩展影响力。“这完全背离了保护的本意。”陈勤建坦言,文化遗产究竟该怎样行之有效地保护、传承,在城市发展更新中又将如何为当下所用,这些问题仍需更加重视和更多思考。

   

  文章来源:文汇报 2016年07月10日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重走古建之路 让传统居民在守望中创新
下一条: ·海南省民俗学会专家委员会成立
   相关链接
·在新起点上开启履约保护新征程·北师大文学院召开“‘一带一路’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乡村振兴”国际学术研讨会
·哥伦比亚将承办2019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会议·“一带一路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乡村振兴”国际学术研讨会 会议日程
·[鞠熙]实践:民俗学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关键词·《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又增15项目
·《文化遗产》:2018年第6期目录·《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再添6成员
·9项遗产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7项遗产列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穆昭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藏医药浴法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吴凤玲]民众生活中的岫岩满族皮影戏及其传承保护·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将于毛里求斯路易港召开年度会议
·[叶涛]民间文献与民间传说的在地化研究·[叶涛]作为传统信仰文化载体的衹园祭
·[徐仕佳]传统技艺的生产性保护:市场、消费与身体性规训·[韦仁忠]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西北“花儿”的保护、传承与创新
·[王娜]技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真假之辨·[王德胜]德州街巷地名文化遗产保护探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