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张永华:刘锡诚的民间文艺学情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7-26 11:09:54 / 个人分类:民间文学

查看( 83 ) / 评论( 1 )

刘 锡 诚 的 民 间 文 艺 学 情 怀

张永华

 (西北民族大学文学甘肃 兰州730070

 

刘锡诚是我国当代著名的民间文艺家、文学评论家,他是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毕业于北京大学俄文系,师从著名 现代文学翻译家、文学家、教育家曹靖华先生。 刘锡诚学研 学俄罗斯文学, 最终却走上了具有特殊文化意义的民间文学研究之路。

 

一、民间文艺学研究之路源自其乡土情怀

 

 刘锡诚的民间文艺之路似乎是先天注定。 他出身农家,与民间文学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正如他本人所描述的:对 土地的依恋和乡愁的记忆在我的身上显示出浓浓的乡土情 怀和传统文化基因。刘锡诚说,在面临很多选择时,他放弃 了俄罗斯文学和新闻工作, 中断了已经小有成就的文学批评,最终选择了备受冷落的民间文学研究。他常常以在田地 里耕耘的农民自况,他的一生就像是一个永远在劳作中的 农民,靠毅力、靠勤奋支持着他的理想,靠汗水浇灌着他的 土地。土地里收获的果实,就是从笔端流淌出来的那大小千 余篇文章, 刘先生的 《原始艺术民间文化》《中国原始艺术》《象征——对一种民间文化模式的考察》 《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 《民间文学:理论与方法》《非物质文化遗产:理论与实践》《民间文学的整体研究》等20余部著作,填补了学科建设的空白,成为引领学术研究方向的开山之作, 在学界产生了重大影响。应该说,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哨兵,淡然于物外,对民族文化发展有着特殊的情怀。

 

二、始终秉持一种强烈的民间文学学科建设的使命感

 

 多年前,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决定将民间文学降为三级学科,导致许多高校文学系的民间文学课程(从必修课)变为选修课或取消该课程。一百年来几代人文学者努力建设积累的成果, 由于这个行政决定的影响, 不仅倒退到了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前,甚至倒退到了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前(那种贬低民间文化的普遍社会心态)。许多学人纷纷抛弃民间文学而转向民俗学或其他学科。 民间文艺学是人文学科,民俗学是社会科学,这个政治决定改变了民间 文学的学科属性。对此,刘锡诚先生深感惋惜,他认为,民间文学首先是文学,要从文学的角度去研究文学,要将民间文学纳入人文学科而不是社会学科。 民间文艺学应该单独成为一级学科,其研究对象、学科价值都非常特殊、重要。他还 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阐释了中国民间文学与西方民间文学的不同:“20世纪的百年间,尽管中国的民间文学学科一 直处在西方人类学派民俗学和神话学的影响之下, 但由于中国的文化传统的悠长和坚固,中国始终与西方国家不同, 民间文学与民俗学从来是分立的两个学科。把民间文学隶属于文学学科,借重文学和美学的武器进行研究,更符合 中国的国情和文化传统,为此,他连续写了《向国家学位委员会进一言》《保持一国两制——再为民间文学学科 一呼》等一篇又一篇呼吁文章,希望保持民间文学在中国文 学学科中的位置;王泉根、刘守华等学者也随同表达了同样的意见。

 

三、系统总结了二十世纪中国民间文学的学术发展史

 

 刘锡诚先生的《二十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从学术流派、学术机构、学术期刊、学术活动、重要学术著作等多个方面, 全面系统地梳理了二十世纪中国民间文学的发展演变历程,是对时间过去未久、人物影响尚存、一些学术活 动依然延续的二十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科发展史的理论总结,其学术价值至今无人超越。本书写道:从学术发展史的角度说, 笔者对百年民间文艺学的流派和思潮的梳理与述 略,旨在表达一个观点:在百年民间文学学术发展史上,理论、观念、方法,甚至流派(学派),是多元而不是一元的,而且 从来也没有统一过,即使是共和国50年的时代。这一方面 说明了民间文艺学作为学科的不成熟性, 另一方面又显示 了民间文艺学的边缘性和跨学科性。 这个多元说得到了学 术界的广泛认同。本书给百年来研究民间文学的多种学派, 从歌谣研究会民俗学派,从人类学派社会-民 族学派,从俗文学派延安学派等等,均力求作出公正评述,给予它在学术史上的应有的地位。刘锡诚先生还在多个方面有所创新,特别是在史料的占有、失佚学者的再发 现、学术流派的建构与梳理等方面均有独到见解。

 

四、热心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作为中国非遗保护和民间文化抢救工作的开拓者,刘先生始终心存知识分子的使命感、责任感和担当意识,做了 很多非遗保护工作。 在刘先生主政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期间,他积极倡导、引领、规划和组织开展我国民间文艺界的 学术研究,特别是国家重大科研项目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工 作。 他不仅在行政工作中极力促成三套集成工作走向正轨,更在业务上指导和参与《中国民间文学集成工作手册》的编纂,对集成工作的指导思想、编纂原则、普查采录方法和作 品编码等,进行反复研究和斟酌。

刘先生以古稀之龄参加了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保护工程,并任专家组负责人,参与项目标准规范论证、培训、数据分类、验收等环节。 刘锡诚先生亲历了新时期文学的发展, 也见证了中国民间文学学科的曲折与兴盛。正是这样的经历,使他的学术追求更为丰富,始终保持着一代学者特有的激情、信念与品格。其记者、学者、编辑的身份统一于其批评家的角色,使得 其更敏锐;刘先生为民间文艺学的发展贡献了一生的精力, 他本人也可谓一部我国民间文艺学发展史。

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刘先生对民间文艺学发展的热爱和执着,将永远 激励后背学人不断前进。

(责任编辑:刘裕强)

 

原载甘肃《教育革新》2019年第4


TAG: 刘锡诚 民间文艺学 学科建设

一笑堂 宁锐 发布于2018-07-26 16:44:10
刘 锡 诚 的 民 间 文 艺 学 情 怀
刘先生为民间文艺学的发展贡献了一生的精力, 他本人也可谓一部我国民间文艺学发展史。--活字典呀!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