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谜中大世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4-12 15:12:44 / 个人分类:民间文学

查看( 37 ) / 评论( 2 )

谜中大世界


刘锡诚

  谜语的创作和传承、传播,是中国传统文化民间文化特有的创造。中国历史上,大凡大学问家、大作家,无不是些制谜家和猜谜家。如《茶香室丛钞》的作者、明清之际的大学问家俞樾,就是一个大制谜家。清代大作家曹雪芹的灯谜写得出类拔萃。比他早一些的李汝珍,是一个小小公务员,一生写了不少著作,被称为“于学无所不窥”的人。他写的《镜花缘》俨然像个世间的万花筒,许许多多事情,不仅有声有色,而且有根有据,难得!他也是个制谜的行家。第80回,写武则天开科考试女才,选拔的一群女才在聚宴猜灯谜,我这里不妨引一段:

  言锦心道:“我出‘直把官场作戏场’,打《论语》一句。”……纪沉鱼道:“‘直把官场作戏场’,我打着了,可是‘仕而优’?”锦心道:“是的。”……春辉鼓掌道:“……他借用姑置不论,只这‘而’字跳跃虚神,真是描写殆尽。”过了一把谜瘾,然后才上酒开饮。

  这段描写,不仅显示了作者“论说学艺,数典谈经,连篇累牍而不能自已”(鲁迅语)的饱学和才气,而且也为各位女性的性格增添了个性色彩。

  古人饮酒欢宴,常常伴以投壶、行令和猜灯谜。与《镜花缘》里不同,贾府男女是饮酒与猜谜同时并进、相互交错,以猜谜佐酒助兴,以饮酒提升出谜猜谜的兴致。通过出谜和猜谜,不仅显示了贾府人物的不同地位、身份、修养,也写出了角色的性情和相互间的关系。元妃娘娘派太监从宫里送来屏围之灯和若干灯谜,显示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特别是对三爷出的粗俗的灯谜的不屑。贾政的学问当然最好,猜中了所有灯谜。贾母虽为贵人,但出的灯谜“猴子身轻站树梢——打一果名”,相比之下,却显得粗俗欠雅,但为了使她高兴,儿子贾政还是不得不故作困惑,转了好多弯子到最后才亮出谜底“荔枝”。至于黛玉、宝钗、宝玉这三个少男少女,也各自显出英雄本色。黛玉出的谜是:“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两无缘。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更香)宝玉出的谜是:“南面而坐,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镜子)宝钗出的谜是:“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头。”(竹夫人)且不说全书的刻意描写,仅这三个灯谜,不也就多少显出一些各自的性格、情性和心事的差异来了吗?一个哀怨“琴边衾里两无缘”的苦闷;一个想喜就喜、想忧就忧的玩世不恭;一个为“梧桐叶落分离别”的命运而暗自伤怀。连道学先生贾政也看出了宝钗灯谜的用心,不觉生出一种“不祥”的“悲戚”来。

  这两位前代作家的描写,既细致入微,又驾轻就熟,灯谜也堪称佳谜,盖来源于他们对生活的深入观察和洞悉。在我们的新时代,保护广大老百姓中传承下来的传统谜语及其组织和活动以及谜语的文化传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题中应有之义。

发表于《今晚报》副刊  2018年4月12日


分享到:

TAG: 猜谜 红楼梦 制谜 镜花缘 大学问家

日剑的个人空间 日剑 发布于2018-04-12 19:35:46
好介绍!!节假日时猜 谜语确实是增加了不少乐趣!
一笑堂 宁锐 发布于2018-04-13 01:45:16
谜中大世界
一个娃娃一寸高,推个车车卖核桃。要问核桃咋数哩?勾子一拧他只走哩!--老刘你猜是个啥?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