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刘思志——民间文艺学史上一座丰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6-03 11:23:26 / 个人分类:民间文学

刘思志——民间文艺学史上又一座丰碑

刘思志(19341997),民间文艺学家。出生于山东即墨,1979年加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曾任青岛市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名誉主席等职务,先后在《民间文学》上发表众多作品,出版有《崂山志异》、《黑二斩妖》等民间故事集,并著有二十余万字的散文与其它作品。其代表作《刘思志民间故事集》(上下两册,作家出版社2003年,收入70余万字的民间故事刘思志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民间文学的采集整理,在四十余载的春秋中,矢志不移,跋涉于千里崂山,搜集记录老农民口口相传的故事,把这些宝贵的口头文化遗产用数百万文字保留下来。他在给笔者的信中,以蒲松龄自况,既表达了他对自己的生活旨趣,远大志向。

 

锡诚同志:您好!

接到您的来信很使我感动,您在“逆境”中还如此关心党的民间文学事业,使我这几天来一直不能平下心来给您回信,实在感到愧疚。其实人生地位我从来是把它看作是如云如烟的,但事业却是永恒的。不受腐刑没有《史记》,不受艰难和困苦没有《聊斋》和《红楼梦》。我们比他们幸福多了,起码我们不是像二位先哲那样死后五十年才以自己的灵魂见自己著作的光芒。光芒大小在我,生前已经见其端倪了,不是很可喜的吗?您有闯的精神,把个民研会改成“家”,使我们这个被人看不起的队伍扬眉吐气;您在任上“三集成”从开始到结束,这不是天从人愿而万世流芳吗?这是何等伟大的事业!我也算是一个代表人物,我感谢您!我感谢您对党的事业的贡献和忠诚!

如要研究点学问我是赞成的,就是担任领导职务也不能只是发号施令,千方百计也要抓住时间研究一点东西,到最后去的时候,才不会有“人生如梦”的感觉。但确实也有不少权势人物一直是在梦中渡过的,特别是现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当年屈原先哲不是有“愿跃起而横奔兮,览民尤以自镇”的妙句吗,况且那时还不像现在,还是一个国家不过是分割的局面且有如此爱国之心,故称为千古风流,可以与地球共存亡的人物!

我是五十年代就从事这项工作的,并且都是业余时间,有人问我:“刘,你这样干,几十年您缺多少觉?”我说:“如组织能放我的假,一睡应是五年。”

崂山在民间文学方面是得天独厚的地方,它有山有水有海有奇花野草,并且地理环境较偏,过去无路可走,古代文人能到此的,也只是浮光掠影。李白是否到此,有人质疑,但诗是留下了;蒲松龄也有人质疑,说年谱上没有游崂山踪迹,但聊斋篇章也留下了,如名迹“绛雪”的出现就是。但苏东坡却说:“崂山多隐君子,可望而不可及”,看来这位在附近做过官的人,因道路艰难都没有来过,可奇怪的是,去年在荒林里发现了他的一块碑。其实仔细一想,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文章有前后,事情也有前后的。

在这种情况下,于1951年我来此工作后,发现了这块瑰宝之地,于53年就扑下身子以下乡时间干起来了。但许多年来却收效甚微,人家大作家不理咱们,而我始终想:几千年封建士大夫,为什么要读《诗经》、要读《山海经》?敲门砖一放,就又拿起饭棍打要饭的,这是何等忘祖的表现呵!想到这里,我就不顾一切了,就是终生不能发表,也要把人民的创作留给子孙。我想也不见得非要死后五十年才能问世,于是坚定了一个信念:我非赶上蒲松龄或超过他不行,起码有一点我可胜过他,就是蒲松龄的东西里有许多不大健康的,而我却接受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可以去芜存菁,可以完全做到忠实于祖宗、又对得起后来者。锡诚您说,我的这种想法够狂妄了吧?不过我想,要做一点事业如没有废寝忘食甚至不怕牺牲的精神,所谓成绩谈何容易!结果怎么样呢?一部《(崂山)志异》在民协领导和(王)一奇同志的关怀下总算出来了——搭了最后一班末车;而散发于各报刊和资料本上的故事,还有40万字不能成书。怎能见到《崂山志异》的全貌?而今出书多么不易,您知道吗?出版社向作者索费几万几万的,并且还不付稿酬,因此我又想如果我是个资本家就好了,可惜,我仅是个潦倒文人而已,只有望洋兴叹了。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比蒲松龄和曹雪芹幸运的,您说对吧?

我们出资料本也不容易,多少年来县财政不列计划,尽管中央“三集成”机构三令五申纳入计划,但有人总是置若罔闻,我们只有以武训为榜样到处祈求;这方面我先作了个表率,以我这个小小财务科长要求厂长支持我们的工作,算起来对《新聊斋》的创刊和《崂山故事资料》的支持也有七八千元的样子。我与(张)崇纲又动员各乡镇有识之士来帮忙。举一例,仅《崂山民间故事》(九)一本书,从写稿到出书,共耗资1.2万元,这是何等的不易啊!

我们计划共出十集(十集已下稿,由夏庄镇筹资),约两个月内您可见书。民歌集已印好,仍放在印刷厂里(因筹资不足)。

越说越有点难受,一想到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就可以自慰了。

您的鼓励我们永远记在心中,还是那句话,祝您精神愉快,身体健康,家庭欢乐。

书至此,脑际突涌打油一首,读后堪称一笑,但无题:

   

身居崂山看神州

   竖峰横岭各相应

江河涛涛流不尽

云烟滚滚堪成风

 

老友莫忘千古事

君行当寄伟业中

将相粪土成泡影

集成无古来无踪

 

刘思志 

1990.7.5下午

 



 


TAG: 崂山 民间文学 文艺学 刘思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