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文人多自谦,戒浮燥,胸怀平常之心,甘为边缘人。粗茶淡饭,布衣裘褐,倒可以冷眼洞察社会,静观人生百态,写出多少能够传世的作品来。——录自随笔《边缘人》(1998)

黄雨——民间文艺家的一封信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9-07 10:52:13 / 个人分类:民间文学

《天南》主编黄雨给刘锡诚的信

1984522日,广州)

刘锡诚同志:

赐函奉悉,备见关切,反复拜读,大有空谷足音之感,我是既感激、感动,也谓之而振奋的。

我会困难不只一端,严重程度也非想象所能得知。队伍本身又复力量薄弱,而且问题诸多。二年前,由于对主客观条件估计错误,创办了《天南》,遂致日增艰苦。我是作茧自缚,无话可说。然而,想到这也是党的文艺事业之一,竟陷于这种境地,实在感慨系之。

我已把来函复印多份,分送有关领导同志,拟待他们研究之后,再往面谈。其中有些事情,过去我们也曾多次呼吁,了无结果。希望这次借助大札东风,能有成效。总之,我一定竭力谋为,使广东工作,能够开展,至少,也要使已造成的局面能够维持下去。现在时能否维持下去也成问题的。我们一定努力做到不负您和总会同志的热切期望。

出版社方面,经几番商谈,问题已经解决。旅游社愿意出版一套《岭南山水传说》丛书,去年已出二册。昨着人寄上,谅已收到。花城社答应出版《天南》丛书,去年底已编起二种送去,即将陆续出版。省文联编辑部也来约稿。现在的问题是编不出来。此中原因,一言难尽,暂不说了。

陈戈华同志能来帮忙,万分欢迎!我们正当用人之秋,他能来,实在令人高兴。希望他办妥离休手续之后,真的能来。调动和来这里后再办离休是不可能的,这一点,陈同志大概了解。

我去年底病了一场,近三个月在肇庆星湖疗养,会中有三个青工,会务全靠会员业余照顾,诸多比便,以致总会召开会议及其它一些活动,我们都未能参加,甚感不安。此次峨嵋山会议,适我回广州处理《天南》编务,本已约定叶春生同志前往参加,也因种种原因,耽搁失误。现正在设法购买购买机票,能去参加三两天也好。若买不到机票,又失却一次机会了。此事如是,其余可知。

我名义上是负责人,实际上是普通工作人员,陷在具体工作的重围里,挣脱不出,以致未能和总会多加联系。区区苦衷,望能谅解。此次得您主动给予指导,私心至为感激!今后仍望您和总会同志多予关注!

听说您拟来广州一行,甚望能够实现。很希望总会其他同志也能前来,你们来了,对促进广东工作,定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言不尽意,余俟后陈。

敬礼

黄雨 拜启

1984年)五月二十二日晨



黄雨 (1916~1991)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中国作协会员
原名黄遗,笔名丁东父。广东澄海人。中共党员。1937年后曾任中学教师,抗日军队政工人员、报刊编辑,1947年流亡香港,任东香岛中学和中业学院教师。1951年后历任华南文艺学院讲师,《广东文艺》执行编辑,《天南》杂志主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广东分会专业作家。1938年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残夜集》、《潮州有个许亚标》,论著《刘禹锡诗选评注》、《新评唐诗三百首》、《听车楼集》等。

分享到:

TAG: 民间

张润平 引用 删除 张润平   /   2016-09-13 22:54:3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