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波:代表作《春节考源》,“昆仑三族”、“社皇教”的提出者,中国民俗学会、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四川民间文艺家协会、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中国民族学学会、上海筷箸文化促进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甘肃省齐家文化研究会等会员,伏羲太极文化院执行院长,微信号Tianbo13075468831,公众号“华学论坛”、“文学作坊”。

悟母村的经济民俗学考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9-10 14:14:27 / 个人分类:原创论文

2018第六届海上风都市民俗论坛

悟母村的经济民俗学考察

田 波

 

【摘要】由城市化引发的拆迁潮,让中国的许多传统村落饱受冲击,最终从物质到精神都湮灭在商业化的铜臭味之中。旅游民俗学,是经济民俗学的重要分支。本文从旅游民俗学的角度,以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宝山乡悟母村为个案,通过对山川物产、东巴文化、婚丧节庆、传统村落、跨国婚姻的逐一考察,认为悟母民俗是丽江民俗的有益补充、悟母旅游是丽江旅游的有益补充,它们之间存在城乡共荣的可能。因此,类似悟母村的传统村落,不必城市化,但可以借助城市的辐射力,走向富裕。

【关键词】都市民俗学、经济民俗学、悟母村、城乡共荣、传统村落

 

引 言

“悟母”是纳西语音译,本指粮仓,引申为“盛产粮食的地方”。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宝山乡悟母村,是一个深藏在横断山脉里的纳西族传统村落,坐落在金沙江的西岸。悟母山高林密村子坐西向东,梯田从金沙江边开到半山腰,不论种啥养啥都很有成就感,几百年来的主业靠牛耕务农,直到近些年才兴起了打工潮。同时,跨国婚姻的出现给悟母旅游带来了新的活力。

经济民俗学是民俗学的生活化,民俗学的生命在于田野考察。2018521日至731日,我自费到悟母村考察。在全球化疯狂的当代,我走南闯北,从未见过这样艰苦的地方,却看见悟母人生活得很阳光,还保留着祖先的辉煌。崇山峻岭挡不住去路,与世隔绝遮不住梦想,通向未来的路,越来越宽广。

悟母村有800多年的历史,一直以纳西族为主,而陆续从外地迁入或嫁到悟母的汉、普米、傈僳、藏等族,最终被纳西族所同化。比如,兵荒马乱的旧社会,一些四川人逃难到了云南丽江,在悟母村落了脚,几代人之后被同化为纳西族,却让四川话成了悟母比普通话还管用的通用语。你说普通话很多老人听不懂,你说四川话他们就笑红了脸。那时的悟母古树遮地又蔽天,仿佛给村子戴上了一顶皇冠。树上栖息着喜鹊、老鹰和大雁,树下的纳西族生活在桃花源。数百年过去了,悟母村古风犹存,它那独特而神秘的旅游资源正在吸引着中外朋友,让悟母(村落)旅游成为丽江(市区)旅游的有益补充,让它走向城乡共荣之路。

“经济民俗学”一词,由何学威在其专著《经济民俗学》中正式提出。[1]田野考察是民俗学的生命,经济民俗学是学以致用的民俗学。旅游民俗学,是经济民俗学的重要分支,是从民俗学的角度来研究旅游。通过旅游,古村民俗学成了都市民俗学的延伸。展望未来,悟母村作为传统村落,是否非要城市化呢?

一、山川物产是悟母旅游的天赐硬件

在长江虎跳峡的下方,有一片神奇的土地,名叫悟母,山高坡陡、梯田兴旺,如同一位神话里的智者,在林泉下把自己隐藏。它让比利时的姑娘(温蒂:悟母纳西族和吉胜的妻子),成了这里的新娘。它让法兰西的学子(罗怡梦:在读博士,在悟母村做田野考察),几乎割舍了家乡,数次来到中国,越来越觉得这才是,过日子的天堂。悟母村的山川物产,比丽江市区的更原始、更自然、更宏大。

我翻山越岭,坐车三、四个小时,就在玉龙雪山的北麓、在横断山脉的陡坡上,在20世纪末才通公路的地方,触景生情,由衷地把它颂扬。我想以法兰西姑娘为榜样,在这个陶渊明想找的地方,安静地住下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让自己的灵感,哗啦啦地流淌,写下传世的篇章。这一夜,我住在纳西族客栈里,睡得很香。

悟母先民在村后开了条水渠,灌溉着从江边到山腰的良田。先民用木槽放水来确定水平,把木槽从深山串联到了村里,再沿着木槽挖土渠把它替换。几公里长的土渠在密林穿梭,土渠两岸先民种下了樟木树,这些树与土渠同甘苦共患难。

尽管进出只有一条路,却让我不远万里,亲自去把它拜访。那里有古朴的村落,那里有虎跳峡的长江,那里有陶渊明的梦想。[2]群山环绕的村落,俯视着万里长江,把横断山脉仰望,让东巴文化得以闪光。

这是我第一次到悟母,住在秀哥(和秀成,纳西族,男,现居丽江市)家,我与他是在微信群“纳西话賨”里认识的,但缘悭一面,但他却放心地把一套农家小院交给我住,不收分文,还有个菜园。农历六月初一,是悟母纳西族的祭祖节,他们要派人回家煮饭祭祖,邀我吃午饭,丰盛且可口。先后写了《悟母村,陶渊明想找的地方》、《悟母,可拍<指环王>》、《悟母您好,我又来了》等小文,迫不及待地分享给大家。一些读者来电,期望能跟我一样,有福气到这世外桃源享受一番……

悟母村坐落在横断山脉的山腰台地上,坐西向东,面朝金沙江。村子背后的山林里,松涛似海,野核桃、野板栗、野菌菇不计其数,时不时地在林子里怒放着一丛丛的杜鹃花。悟母黑猪,单家独户多半是散养的,即早上喂食之后放出去,让它们自己去遛一转,晚上自己回来。黑猪不会说人话,但很聪明,自己能找东西吃,林子里的花果菌菇之类的天物,它们自然不会暴殄。喝的是山泉,吃的是山珍,走的是坡坡坎坎,玩的是花前林下,白天可见青山绿水白云蓝天,晚上能赏明月当空漫天繁星,无病痛之苦,少针药之罪,未见过中国北方的雾霾,更不知由化工厂、汽车尾气等引发的酸雨是啥东西,如此这般,自然会练就一副强健体魄,会长一身口感上乘的瘦肉。

与新西兰小家碧玉式的自然风光相比,悟母雄浑壮阔的大山大河,更接近托尔金小说的史诗意境,因此更适合作为电影《指环王》的外景地。[3]

托尔金小说被改编成《指环王》、《霍比特人》等电影,风靡世界,对于中国人也有一大遗憾:导演同志未能在中国的悟母选景,以至于有些镜头里的山河,大气磅礴不足、雄伟苍凉不够,难以体现托尔金原著的史诗气概、悲壮气氛,而电影里霍比特人的霞尔国一望无际的低矮丘陵,难以让人信服那是可以远避战乱、遗世独存、和平静谧的人间乐土。2018523日,我们从悟母到石头城的徒步之旅,再次证实了这一点。

首先,悟母的封闭地形,决定了它能免受外界战乱的侵扰。它只有一条山路、一条水路与外界相通,无论山路、水路,都很长很长,都在鸟兽也难以畅游的山谷陡崖之间躲迷藏一般地迂回穿行,甚至还要路过纳西族的神山、中国的国家公园——玉龙雪山。

第二,居住在悟母的纳西人,跟霍比特人一样,勤劳勇敢,热情好客,与世无争。他们在中国属于人口较少的部族,却延续着古老的东巴文化。

第三,悟母的经济,还停留在农耕文明的高度发达阶段,相对完整地保存了纳西族的古老文化。悟母坐落在山腰的台地上,四望皆山,山脚下是金沙江。河的对岸,是连绵起伏的巍峨大山——小凉山。村落周围,梯田满坡,牛耕刀割,靠天吃饭,物产富饶。

第四,从悟母走到金沙江边,乘船到石头城,很接近托尔金小说里以弗罗多为首的护戒队去往火焰山所走过的一些道路,并且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第五,无论是悟母,还是石头城,土著都是纳西族,他们跟托尔金笔下的霍比特人一样,世世代代流传着他们的创世神话,他们生活在神话之中,享受着天地、祖先、神明的庇佑。虽然人数稀少,却在茫茫人海里独树一帜,如同其貌不扬的霍比特人,创造着自己的历史,也改变着这个世界。

二、东巴文化是悟母旅游的精神宝库

纳西族信仰东巴教,东巴是东巴教的祭司。东巴的竹笔,在浅黄色的东巴纸上写着模拟万物形状的东巴文,装帧成了一册册古朴厚重的东巴教经书。与丽江市区严重商业化、娱乐化的东巴文化相比,悟母的东巴文化古老而传统。

东巴教里的署神是对纳西族的生产生活影响最大的神,即主管大自然的自然神,与人类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其造型是人头、蛇身,寓意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这种和谐,造就了丽江的秀美山水。他们自称“祭天的部族”,俗谚说:“纳西祭天大。”他们反对滥砍滥伐、竭泽而渔,他们主张东巴教的祭司“东巴”不能脱离劳动,他们传说自己的始祖母是天女,敬天敬祖是他们最伟大的传统。神话是他们的经书,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神性的光辉,他们与天地、祖先、神明融为一体。他们能领悟大地母亲的生养之恩,因此深深地热恋着脚下的这片古老的土地。时至今日,还有储藏种子的传统,还有撒农家肥的习惯,还有禁止在水源处小便的古规……

如今的悟母村,有几个老中青三代的东巴,也有几个市级东巴文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比如和茂春、和继泉、和继先、和志豪,等等。在考察期间,我在悟母村看到一场由几个东巴轮番主持仪式、持续几天几夜的丧礼,是丽江城里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宏大场面、凝重气氛、乡邻聚会、传统回归、旅游盛宴。正月初五是悟母纳西族过年祭天的时候,由两个东巴主持仪式,全村参与,颇有古代中国社祭时的“社会”之遗风。东巴文化的神秘与厚重,吸引了来自国内外高校、欧美以及日本等地的学者、学子、游客,来此淘宝取经。

如今的悟母小学,即悟母村的老祭天场上面的山坡上,旧时有坐古庙,有人说叫“北岳庙”,始建于清嘉庆年间,主祭纳西族的保护神“三多”。在丽江的东巴教里,玉龙雪山被神化为“三多”的化身,传说他身材魁梧,骑着大白马,手提垂着红缨的长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传说,旧社会的西南三省土匪成灾,但是土匪从未光顾过悟母村,有一次土匪在村后的垭口向下眺望悟母村时,据说有很多人(包括土匪、悟母人)看见四周的山岗上站满了骑着白马、手提红缨枪的好汉,于是土匪在心惊胆颤之余,迅速退兵。

1917年在古庙旁兴建了丽江东部地区的第一个完全小学,名曰“五峰完小”。古庙的神像毀于土改时期。改革开放后,古庙被拆,仅存扁柏两株,以及位于扁柏之间的石碑一通。前几年,有人要彻底废弃庙址,经过一些乡贤的努力,才得以保存庙址,期待有朝一日能恢复古庙的香火,再传“五峰完小”的口碑。

那些被留来的孩子也会记住教训努力背诵课文,回到家中父母则会给孩子讲述一些不同版本的关于老届的传说。如在学校里不能随意大小便,会惹庙里老神仙生气,什么庙里有一个白胡子老人……还要天黑石庙里会有人打仗、哭闹等等。一百父母有一百个不同的故事讲给孩子,其目的都是为了让自已的孩子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而这些故事对贪玩的孩子也很有效。解放初期丽江东部地区的乡村都建起小学,家乡因为有建于清未的完小,村里的男人多数都读过完小,成了当时老六区重要的人才基地,当是就从家乡派出去的代课教师、生产队会汁、集体食堂司务长就多达一百多人。百十来户的小山村解放以后就有90多个代课教师。使当时村里的种田不得不又从邻近的乡村调人务农耕地。家乡一这所在破庙中的学校,一直以来都大山之中文明的源泉,知识的摇蓝!她曾用自已独特的方式培养了世代大山的孩子,几百年用自已瘦弱的躯体推动着边远山区的进步和发展!

会议具体内容已经记不下来,但老书记用纳西谚语来比喻的那一句:“子丁补子近勾孟寒(大树底下小树难活);要砍倒大树小树苗才能成长!”老书记是用这样一个生动的比喻传达了,只有推倒腐朽的旧社会、旧制度,劳苦大众方能当家做主的道理!村里的劳模代表回村后决心以县上劳模会议的精神,推动家乡的建设!于是把那句唯一听懂并铭记于心的谚语,作为会议传达精神的主要内容,添油加醋地动员全村民众砍大树。村里召开了动员大会,但是途中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坐落于大山深处的家乡周边都是原始森林,处处古木参天,如何砍完这么多的大树?”让大树底下的小树得到更好的成长,有人也曾建议用火烧,但是用火烧大树会把林子里的小树也烧掉。正当人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还是那位劳模想到了村头祭天场上的那片古树,当时的村长和老祖先保护下来的一片参天古树。[4]

当时,悟母村最古老的树是青棡树(俗称“高山栲”),它们位于悟母村祭天的地方,是先民定居时就留下的大树。解放后,这些古树在政治运动中被砍倒,祭天场被修成供销社,延续了数百年的过年祭天仪式由此中断,直到前几年才在悟母村背后的山坡上重建祭天场,恢复了过年祭天仪式。如今的过年祭天,成了悟母旅游的一个高潮,不仅有游客,还有学者、学子。

三、婚丧节庆是悟母旅游的日常高峰

婚丧节庆是民俗的重心,许多东巴文化就是通过这些事情才走进百姓家,让小字辈们耳熏目染,把乡情、乡愁、乡恋,深深地扎根在心底。这是传承文化、弘扬传统的最佳途径,也是最容易让外地人心领神会、乐于参与的地方。

2017年,我没能赶上悟母村的东巴和继先的婚礼,引以为憾;因为,那是一场由东巴主持,众多丽江市里的纳西族东巴、学者也到场的传统婚礼,中国红的纳西婚服、肃穆的东巴仪式被朋友们分享到微信,惊艳了朋友圈。

20187月,有幸赶上一场丧礼,与住在悟母客栈的几个外国朋友一道,目睹了这场由几个东巴轮番主持仪式的文化盛宴。当时,悟母客栈的老板和吉胜也来了,这个时候,他跟许许多多平时很难碰面的悟母人一样,都沉湎在那凝重的乡情、乡愁之中。平时,悟母村的年轻人大多数都到丽江市里甚至深圳等地打工去了,而此时,则因为一位悟母老人的去世,聚会在故乡。他们随着东巴主持的仪式,全身心地投入进来。因为,在他们看来,人生在世,唯有给逝者郑重地举办丧礼,才是一件大事,所以灵堂的上方,有幅“当大事”的墨字横联。

当守灵仪式结束之后,吹葫芦笙的老艺人、年轻艺人,开始在略显狭小的院坝里边吹边跳,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悟母人(包括头戴孝帕的孝子)逐渐增多,在院坝里跳起了“圆圈舞”,即纳西语称作“热美磋”的祭祀舞蹈。老艺人的葫芦笙渐渐调动起大伙儿的激情,他们的舞步很快翻飞,他们的口里浑厚地呐喊,刹那间就把院坝变成了波浪翻滚的海子,此起彼伏,群情高昂。此时此刻,你不得不承认他们是一个团结友爱、重情重义、尚武彪悍的部族,从而深刻地理解为何纳西族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里的少数部族,却能完整地保留着自己的语言、建筑、宗教、文字、服饰、饮食、节日……

一位悟母的老人讲:传说,有个汉族国王的女儿眼睛看不见了,大毛狗看到求医榜文后,来到皇宫,用嘴巴舔好了那双失明眼睛。国王遵守诺言,将女儿嫁给大毛狗。他们到深山居住,生了七个儿子。儿子长大后,问母亲,爸爸是谁?母亲最后告诉他们,是大毛狗。儿子们觉得有辱身份,就把大毛狗骗到岩前,把它弄死了。大毛狗死后,七个儿子再也打不到猎物,因为往常是大毛狗带着他们去打猎,都能打到很多野兽。他们就去找被他们吊在树丫上的大毛狗,发现已腐烂,从尸体上跌落很多的蛆虫。良心发现的儿子们,就用脚去踩蛆虫,一个人、两个人……最后,这七个人手牵手边踩边吼,围成了圆圈。他们的后代,就是纳西族。这就是纳西族丧礼上要跳“热美磋”舞蹈的来历。[5]

徜徉在这样的青山绿水、淳朴民风之中,最容易让我这个文学爱好者迸发诗情,于是我情不自禁地礼赞悟母:您是藏在深山的智者,会告诉我东巴经的故事。您是远避纷争的哲人,能传给我纳西人的掌故。您是敬畏天地的农人,可捧给我雪山下的山珍。……

四、传统村落是悟母旅游的金字招牌

当很多地方还在睡梦中时,在乡贤和吉胜、和继先等人的努力下,悟母村较早地进入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为悟母旅游奠定了最关键的硬件,这是基础设施的根本,也是悟母旅游的大本营。进入这个名录,就能名正言顺地抵制横扫中国的拆迁风,让这里的青瓦、木门、木楼、山石夯底的土墙、雕龙画凤的窗棂等等传统民居的元素保留下来。雨过天晴的日子,站在高处俯瞰悟母村,那一栋栋青瓦民居在雾霭旭光之中,如同一个个出水的芙蓉,轻灵而俊俏。因此,这个关于“传统村落”的申办活动,是一个关于都市文化创意产业的补充范例,给悟母旅游的长足发展奠定了金钱难以买到的软实力。

云南丽江有个悟母村,那里生活着纳西人,古老的谚语代代相传,歌唱着善良、聪明与勤奋。悟母谚语讲:聪明的先找厕所,憨的先找筷子。无论皇帝与百姓,想上厕所了谁都会着急,找不到厕所是最尴尬的事。民以食为天,不讲卫生的人用手抓,爱干净的人用筷子;只要有吃的,就不缺筷子。

云南丽江有个悟母村,那里生活着假汉人,祖传的技艺来自四川,自制的豆腐,清香又滑嫩。四川老乡讲:豆浆熬熟点石膏,嫩不嫩看筷子。石膏兑水拌豆浆,一边小火熬煮一边搅拌,最关键的是石膏水要合适。豆浆点石膏,慢慢凝固就变成豆腐。豆腐有老也会有嫩;插根筷子看,不倒就合适。

云南丽江有个悟母村,那里生活着善良人,一日三餐不忘生养恩,饭前的祭祖,周到又虔诚。悟母习俗讲:纳西人厨房祭祖,举碗筷蹲三下。假汉人饭桌祭祖,不会高举着碗筷跳三下,端端坐定默默祷祝吉祥事。百善孝为先,一日三餐、饭菜茶酒,碗边放筷做个献礼。祖先祭过了,自己才能吃。

筷子是杆秤,能把贤愚来区分。筷子是准绳,可辨豆腐的老嫩。筷子是孝道,春夏秋冬都认真。悟母村的纳西人,坚守传统更象纳西人;悟母村的假汉人,正在被同化成纳西人。悟母村的纳西人,任凭世事多变幻,都不忘古老的谚语、祖传的技艺、家里的祖神。

五、跨国婚姻给悟母旅游的蝴蝶效应

随着丽江市区的旅游热的掀起,悟母村的不少年轻人开始做导游。在这个过程中,有机会接触来自四大洲五大洋的海外朋友,从而给悟母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缘分。

和吉胜是悟母乡贤,当初在丽江市里做导游时,与来华旅游的比利时姑娘温蒂,喜结良缘,让悟母旅游随着这个跨国婚姻的到来,可望引发经济民俗学意义上的蝴蝶效应。在和吉胜的哥哥、嫂嫂的鼎力支持下,他们夫妻俩开了一个悟母客栈,办起了公司,开通了网站,做起了招揽洋人朋友来悟母旅游的跨国生意。

几年过去了,他们的生意越来越好,进而激发了许多父老乡亲的创业激情。我在考察时发现,很多家庭在改造房屋、修建客房,配上网络、太阳能洗澡间,期望着有一天能让来悟母旅游的人,吃住不愁,玩得开心。而和吉胜作为新时代的乡贤,在保护古庙遗址、修建乡村公路、给悟母申办“传统村落”等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同时他作为悟母客栈的老板,表现出极其勤奋的品格,自己开车到丽江或石头城等地接客送客,每天不管多忙都要自学英语,给我这个贸然撞入悟母村的文化研究者提供便利……

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1963年在一篇提交纽约科学院的论文中提到的“蝴蝶效应”,讲:“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意思是:不起眼的一个小动作,却能引起一连串的巨大反应。[6]从这几年的正面影响来看,对于悟母这个小山村而言,和吉胜、温蒂之间的跨国婚姻,势必给悟母带来让悟母的老百姓走向旅游致富的蝴蝶效应。当然,这个过程不会主动到来,而是需要老百姓的积极创业,而不是靠“扶贫”来改变命运。

结 语

当东巴文化被洛克博士弘扬为一门世界性学问之后,当丽江市的玉龙雪山成为世界自然遗产、人类文化遗产之后,越来越多的外国朋友踏着当年洛克博士的足迹,走向丽江市周围更传统、更古朴的山野。

悟母旅游作为这种旅游浪潮的产物,将把悟母村带向何方?如果悟母村也走丽江市区那种人去屋空的过度商业化道路,势必给悟母人的身份认同带来困扰。但他们不可能在跟祖先一样,踏上迁徙之路,尽管很多年轻人常年在外奔波,但他们会通过婚丧节庆等机会,重返悟母,巩固、加深、传播甚至发泄这种关于故土的乡情、乡愁。正是他们对婚丧节庆这些传统文化的坚守,让他们成为有别于其它部族的悟母人。这是一种文化的反哺,这种反哺让悟母文化成为一潭活水。自古中华,家国一体,家在则国在,家是国之本。如果中国数以万计的传统村落跟悟母村一样,也有这些坚守乡情、乡愁的年轻人,既有助于乡村振兴,也有助于增强国人对中华民族、泱泱中华的文化认同与文化自信。

经济民俗学学科的核心旨趣是什么呢?依照田兆元先生的观点,是探索认同性经济的轨迹。民俗是一种认同性文化元素和行为,有些民俗有了几千年的传承历史,在中华民族成员中形成了深厚的文化认同。民俗经济的发生,缘于这种认同感的建立。比如礼尚往来消费,婚丧嫁娶消费,节日消费,强大的群体认同,产生了强大的经济能量。一个民俗事像,其影响力远远超过日常事像。建立文化资源与大众的认同,是民俗经济经营的关键问题。[7]

悟母村尽管四望是山岗,俯瞰只有金沙江,却保留着古朴的纳西语,却延续着祖辈的传统,生活得跟愚公一样坚强。但他们不会去移山,只想以山为家,让青山绿水,赐给麦浪和牛羊。这里有气势磅礴的梯田,有悬崖峭壁上的羊肠公路,有东巴文化的古色古香。悟母村是横断山脉里的古村落,这里是见证中国梦的地方。太行山郭亮洞的奇迹,在这里重现。红旗渠的精神,在这里发扬。没有谁强迫他们,只因为他们有着,大山一般的脊梁。

当代中国的城市化,让许多传统村落从物质到精神都饱受冲击。在这个急剧全球化的时代,悟母人无力改变世界,但可以选择自己的路,珍爱他们心中的神。在太阳从东山升起的那一刻,站到悟母村,放眼崇山峻岭、阵阵梯田,憧憬他们的未来。[8]想必,通过悟母人的不懈努力,会给新时代的城市经济社会建设、城乡协调发展带来许多有益的启示。



[1]何学威:《经济民俗学》,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2000年。

[2]悟母村,陶渊明想找的地方-美篇  https://www.meipian.cn/1bvueyqj?share_from=self&utm_source=singlemessage&from=singlemessage&v=4.5.1&user_id=30183262&uuid=365dbc9664aae8e01b5d4a4f197be479&utm_medium=meipian_android&share_user_mpuuid=8876cd3e0ba9ce868d3ca08cecc0bfe62018.05.22耕田书童

[3]悟母,可拍《指环王》-文学作坊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4NjEzNjYzMw==&mid=2247484633&idx=1&sn=4bb08b166ada9c163638e705a865b74f&chksm=fdfea98fca892099393b687f82c7fc2574ff2c3e979e55ed38d2d260b4998a7ddc9587982561&mpshare=1&scene=1&srcid=07310tmIxPAFYAGK5Qdj7pMY#rd,原创:田波 文学作坊  526

[4]和继先|在故土重复演绎的故事-丽江文艺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0MDAyNzY0MQ==&mid=2651717662&idx=1&sn=1c6cc6182af53bf9dd095e636562e755&scene=2&srcid=0409uQgqvasWQHC1Yf2chNgA&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丽江文艺  2016-04-08,丽江文艺▏第123

[5]讲述人:刘金海,男,60多岁,祖籍四川,悟母村的第二代假汉人,阴阳先生,石匠,铁匠,没上过学,东巴仪式的领舞者、开路人,悟母村东巴传习院会员。

[6]蝴蝶效应_360百科  https://baike.so.com/doc/353880-374863.html

[7]经济民俗学:探索认同性经济新华社——经济参考网  http//jjckb.xinhuanet.com/2014-06/27/content_510532.htm,2014-06-27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亓明曼  来源:经济参考报

[8]悟母黑猪,丽江特产-文学作坊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4NjEzNjYzMw==&mid=2247484670&idx=1&sn=ace2a1e5eb8d5f3adfa1ca1abfb90390&chksm=fdfea9a8ca8920be346632ee767233027b690f99fed7f0a007368845354f594fe331a605ea72&mpshare=1&scene=1&srcid=073172ttrCFl0ff5dZ34Xn0l#rd,原创:田波 文学作坊  61

附录:

   经济民俗学与都市文化创意产业学术论坛暨第六届海上风都市民俗学论坛征文与创意产品征集启事 · 中国民俗学网-中国民俗学会 · 主办 ·  http://www.chinesefolklore.org.cn/web/index.php?NewsID=17645

经济民俗学与都市文化创意产业学术论坛暨第六届海上风都市民俗学论坛征文与创意产品征集启事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民俗学研究所|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5-18

  民俗是生活的华彩乐章,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加强民俗学的学科建设和自主话语体系构建,发挥都市民俗学在新时代城市经济社会建设、城乡协调发展上的重要功能,助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促进各高校民俗学及相关学科间的沟通交流,提升民俗学及相关学科研究生、青年学者的学术素养和社会责任,特举办“第六届海上风都市民俗学论坛”。

  本届论坛以“经济民俗学与都市文化创意产业”为主题,将围绕经济民俗学视阈中的都市文化创意产业开展研讨,通过学术研究体察经济与民俗的深刻关联,探析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规律,促进经济民俗学的学科发展,增强民族国家的文化认同与文化自信。论坛由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院主办,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承办,受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术论坛”品牌培育项目资助。


TAG: 经济民俗学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