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波:《春节考源》作者,社皇教(中华民族宗教)的提出者,昆仑三族(中华民族前身)的提出者,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会员,四川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学术部主任,代代传承(网)的文化天使,微信“华学论坛”的坛主,微信“民俗学堂”的堂主。

朝圣马家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8-22 23:51:35 / 个人分类:原创随笔

朝圣马家窑

文/田波

    《彩陶吟》诗云:

          北望神州寻玉门,沿着丝路看长城。陶瓷之前是彩陶,伏藏千年无人问。

          所幸西北有奇人,代为社稷保精神。古羌遗物惊天下,父子接力传正能。

          今昔两载办论坛,弘扬正法至西天。趁热打铁发宏愿,挥师东向上海滩。

    玉门者,玉门关也,据考乃今嘉峪关也。女娲造人,多在昆仑;补天遗石,化为美玉;玉出昆岗,远播四方。相传,西域昆玉,东传中原,负责驮运的骆驼路过此地,回望大漠,恋恋不舍,有智者乃置硕玉于门上,骆驼见之,以为仍在故土,方随其前行,遂得玉门之名。逮至后世,演为丝路重镇、长城雄关。

    奇人者,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会长王志安先生也,本是乡村娃,慈母教绘画,囹圉炼成钢,笔杆顶呱呱,创下临宝斋,痴情于彩陶,只收不见卖,存在博物馆,静候志士爱,再建研究会,只等凤凰来。恩师张润平老师,礼赞他:“以一个民间人士的身份,办了一件本该是国家民族负责的大事。”回顾其风雨几十年,充满传奇,充满激情,充满使命,可谓“铁肩担道义,彩陶见青天”。

    甘肃,以甘州、肃州各取一字得名。唐代,属关内道、陇右道。宋代,东部属宋秦凤路,西部属西夏。金代,分秦凤路为秦凤、临洮、庆原三路。元代初年,以甘州置甘肃路(不久即改甘州路),为甘肃得名之始,后改宁夏行省为甘肃行省。明代,为陕西行都司。清代,分陕西省,恢复甘肃省,省名沿用至今。

    马家窑者,甘肃东南之村邑也,因其早年有马姓族人在此烧制陶器而得名。嘉峪关者,甘肃西北之雄关也,古称璧玉山,以美玉得名,意为美好之山谷。二者,都位于丝绸之路,然而著称于世,则有先后之别,嘉峪关早在明朝便被誉为“连陲锁钥”的“天下第一雄关”,而马家窑,迟至中华民国,因其古羌遗物彩陶的发现,始为外人所知晓。

    发现者,安特生也,瑞典考古学家,1923年揭开了马家窑文化的神秘面纱,之后半个多世纪,未有进展。及至奇人王先生,筚路蓝缕,栉风沐雨,联合同道,父子接力,数十年如一日,始将马家窑文化之名,远播中外。王先生自称陶翁,曾吟诗:“陶翁爱作遗址游,身染夕霞春复秋。移来古陶千载梦,多少痴情在西楼。”

    古羌者,华人之主源也,以伏羲到大禹为兴盛期,而炎帝、黄帝、蚩尤,在时空上与马家窑文化接近;因此,马家窑彩陶之珍贵,不可估量。遥想当年,司马迁博览典籍、遍历神州,终于写成《史记》之开篇“五帝本纪”。三皇五帝者,华人之共祖也;而炎帝、黄帝、蚩尤,位列五帝,故华夏子民以“炎黄子孙”自称。惜乎司马迁在世之日,未睹马家窑彩陶之吉光片羽,故不知炎黄之世,彩陶之盛,冠绝天下。

    2016年,第一届丝绸之路彩陶与嘉峪关历史文化研讨会在嘉峪关举办,论文入选而人未到,引以为憾。2017年,第二届研讨会,论文入选,终于赴会,乐不思蜀,满载而归。此番写作,自律甚严,三上四川图书馆,奋笔一个多月,少有旁骛。因此,赴会的头一天,稍得休整,乃整宿赶写《牛郎织女传说,源于图腾婚的瓦解》,投给中国民协在河南举办的七夕节论坛。次日,坐进北上的火车,抬头望窗外,方感疲倦,歪头而睡,迷迷糊糊,半梦半醒,虽硬座亦不觉其简陋,能坐而打盹则足矣。

    于是,独身轻装,奔赴第二届丝绸之路与嘉峪关历史文化研讨会,朝圣马家窑,初登嘉峪关。自云低湿热的锦城出发,经德阳,过绵阳、江油,在家乡广元出四川,翻越秦岭而至陕西,再经略阳、宝鸡、天水、定西等地,至甘肃省会兰州,再经青海省会西宁,转入甘肃,经张掖、酒泉,耗时三十小时,于下午六点过抵达天高干爽的嘉峪关。

    未及出站,电话骤响,摩肩接踵,人影匆匆,不便接听。行至人稀之处,赶紧通话,乃知会议主办方派人来接,开车的刘建福师傅,甘肃临洮人,敦厚朴实,热情相迎。临洮者,甘肃一县也,以临近黄河支流洮河而得名,马家窑彩陶虽出自临洮而临洮不以其扬名,岂不让人扼腕而叹?刘师傅驱车,将我载至南湖大酒店。他来自彩陶之乡,让我兴奋不已,一路上,宛如故友,相谈甚欢。

    第一天,即到达的当天,会议报到。在酒店的接待台之前,突见一白头翁,埋头签字,似曾相识,惊愕之余,认出其为恩师张润平先生,阔别三年,判若两人,年不高而发全白,肚藏经纶号将军。随行者,师母也。随后几日,登门上访,会场合影,席间问候,与人介绍,偷拍靓照,拜读大作,点点滴滴,无不珍贵,身为弟子,乐在其中焉。

    我乃书痴,恩师亲赐其第一部专著,名曰《岷县历史文化与民俗散论》。得此真传,想必对自己日后的治学大有助益。其后记,恩师盛赞家人,云:“感谢爱人汪丽芳女士,是她在我最艰难时刻,从不牢骚,从不抱怨,而满腔热忱地全力以赴地支持我钻研与写作。她认为,我做的是高级活。更让我欣慰的是女儿张晓荷,经常帮助我到处拍摄图片,支持和理解我的工作。”

    报到时,领了会议资料。最厚重的是巨著《马家窑彩陶文化探源》,署名:西北民族大学马家窑文化研究院/王志安著/。最时尚的是三本杂志《丝路长城研究》,即2017年的三期《读者欣赏》。以及,《会议指南》、嘉宾牌,等等。为了致谢,也怕开会了时间紧,漏掉合影,特地与开车接我的刘师傅,以及博物馆的王馆长,在酒店大厅合影纪念。

    第二天,开幕式,以及第一场研讨会。嘉峪关领导,高瞻远瞩,畅谈文化建设。耄耋王会长,热情洋溢,呼吁彩陶研究。其文,云:“今天,来自全国的学者们,专家们,尊贵的朋友们,聚会在驰名中外的大漠雄关之下,聚人气,增喜气,添文气。”本界会议的《论文集》,共收21篇论文。我的论文后面,不知谁附上了长段旁白;其中,有句话讲道:“对于马家窑文化的研究,目的就在于从远古中国的先民们那里,寻找一种文化自信。”

    第三天,集体出游,去嘉峪关,欣赏其关城、长城博物馆及彩陶展。

    书堂,是嘉峪关游击将军府前院的东厢房,与西厢房的“武堂”相对,乃文官的日常办公场所,堂内设有文房四宝、关照、书架等物,文官在此为过往嘉峪关的行人签发关照。它的门楣上,有幅对联,云:“效忠社稷酬壮志;寄情书剑慨平生。”

    在长城博物馆内,一个名为“走进马家窑”的彩陶展上,平生第一次见到了马家窑彩陶,除了拍照,不干别的。最后,是别人催我上路,才肯离去。这一下,我那颗久悬的心,终于落地了,大出一口气,说:“从今往后,写文章,不用在网上找图,或者借用别人的了。”面对纹饰精美、酣畅大气的马家窑彩陶,不禁回想起头天夜里吃烧烤时,四川《绵阳日报》记者田明霞老师喃喃自语,说这些彩陶是外星人制作的,想想吧,五千年前的人怎会有如此让现代人自愧不如的艺术

    第四天,考察嘉峪关新城魏晋墓。头一夜,受四川文化艺术学院的仲昭铭老师邀请,与几个师友聚会吃烧烤、喝啤酒。席间,中国非物质文化研究院的焦虎三老师笑曰:“你到甘肃来,吃的烧烤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信,明天你到魏晋墓去看,那上面的砖雕就有烧烤的壁画。”第二天,果真见到了魏晋时期的烧烤场景。更惊喜的是,从前都是从书本、网站上查看《伏羲女娲图》,这一次则是亲眼看到了出土文物上的真图。我与四川大学教授李祥林老师,对着这份珍贵文物反复地拍摄,从不同角度拍摄。

    还有一样东西,跟现代扯上关系,那就是嘉峪关新城魏晋墓五号墓的一幅彩绘驿使图,再现了当时的邮驿,成为中国邮政的标志。画面上的信使,稳坐马背,一手持信物,坐骑四蹄腾空,飞速向前,马尾飘逸,整幅画给人以真实而又写意、生动传神的感觉。1982年,为纪念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成立暨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召开,邮电部将其以《驿使图》为名,发行小型张纪念邮票。嘉峪关火车站,一出站,抬眼望去,广场中央有一个月亮湾上高高矗立的“骑马邮差”雕塑,便是它了。

    返回时,火车行至酒泉,七夕节论坛主办方来电,邀请参会。返回成都几天了,才处理完积压的许多事,于是收心写一下这次的嘉峪关之旅,做个纪念。当我翻开第一届盛会正式出版的《丝绸之路彩陶暨嘉峪关历史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时,爱不释手,心潮起伏,微信致谢:“有幸得遇一编辑,曾付心血为拙篇。锦城挑灯读旧作,幕后英雄名不显。遍寻《文集》,不见江霖,悲乎!向您,致谢,致敬!”江霖者,李江霖也,兰州大学出版社编辑,当初与我沟通出版事宜的,便是她,忙前忙后不知多少个深更半夜,大大小小不知改过了多少处地方,终于让我那篇烂稿子脱胎换骨。如此考人耐心、学识、脾气之事,非德艺皆佳者,不能胜任。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因此,再次拜谢!

    鸟瞰中华大地,西北有嘉峪关扼守陆上丝绸之路,东南有上海滩引领海上丝绸之路。2017.8.20,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会长王志安先生在新浪微博上发文《五湖散翁日记》,宣布马家窑彩陶,将入驻上海滩。其文,云:“今天下午,为即将创建于上海闵行区的《马家窑彩陶博物馆》题字,同时为即将在上海创建的《马家窑文化国际传播中心》题字。”五湖散翁,是王会长的别号。由于连续两届嘉峪关研讨会的胜利召开,马家窑文化已通过陆上丝路走向世界。如今,王会长挥师上海,马家窑文化将在此通过海上丝路走向世界。因此,如何翻译马家窑彩陶上的“龙”等图腾文化,有必要深度探讨。

    此番盛会,尚有几憾:一憾,马家窑、嘉峪关,相隔数百公里,而自己时间紧、资金缺,未能亲临马家窑。二憾,登临嘉峪关,见不远处的荒原上矗立起正在修建的火电站的大烟囱,大煞风景,其高污染的烟尘将对长城尤其是嘉峪关造成不可挽救的腐蚀;因此,强烈呼吁,禁止类似建设。三憾,马家窑文化早在1923年就被安特生发现了,随后又由王志安先生光大于天下,而自己治学不力,至今才结缘。

    《雄关吟》诗云:

          心忧社稷赴盛会,手握书剑登雄关。极目不见唐宋月,烈日裸晒祁连山。

          太平之世文运兴,追根溯源到先秦。马家窑前话彩陶,嘉峪关上问古今。

          从前撰文多荒唐,纸上谈兵任我心。而今目睹知驽钝,愿随前辈陇上行。

2017/8/22,成都


TAG: 马家窑

耕田书童 引用 删除 耕田书童   /   2017-08-25 20:27:57
北望神州嘉峪关,关上可见祁连山。国宝出自马家窑,借此扬名到西天。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7-11-20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7674
  • 日志数: 150
  • 建立时间: 2016-07-04
  • 更新时间: 2017-11-1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