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王母文化从过去来到现在必然走向未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8-07 11:56:35

查看( 43 ) / 评论( 1 )
西王母文化从过去来到现在必然走向未来
——’99泾川海内外西王母民俗文化(神话) 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甘肃泾川与西王母文化》11)
(1999年10月20日)
乌丙安
这个不是报告,昨天是因为嗓子坏啦,昨天我相当痛苦,最痛苦的就是昨天,因为我是最愿意在汽车上跟人家谈话的,陶先生那么生动地讲,我一句话也不接。昨天甚至有人问我:乌先生,你今天是否情绪不好,还是想夫人啦,还是怎么了(笑声)。但是,我实际上必须咬牙,因为给我的任务很重,总结,最后总结,最后上来个哑巴,这可是大煞风景,有罪于泾川人民。所以,今天上午小试锋芒,练练嗓子(笑声),下午把泾川的茶喝好了,好好唠一唠(东北的话叫唠一唠)。刚才同志们将我跟泰山和北斗弄到一起,真吓我一跳,这可不行,我还不行。因为在西王母文化面前,谈这个犯忌,我今天就警惕右眼跳,(笑声),要有灾祸的,我斗胆敢当这个?不敢!因为西王母文化,我的专著里面,周谷城先生主编的一套丛书里面,我写的《中国民间信仰》中非常惭愧,西王母只有400多字,是因为无知而形成的,我对西王母文化应该是无知的。所以这次会议,柯杨先生一打来电话,我说什么也得来,我家里本来是很紧张的,事太多,我是社会活动缠身,来这儿以后,还是比较轻松的。下面谈点意见,有些重要意见准备在下午的会上,在全体会议的时候我再强调一下,现在的发言不参加评选,不参加比赛,参加比赛就输掉了,因为下面很精彩。
昨天,关于理论的探讨不想谈了,我这次提供的论文是25000字的论文,叫《中国神话学百年反思》。1898年希腊神话和希腊神话学传到中国,我去年写的这个文章,一直没有发表,我还在修改,一旦出来的话,我将是众矢之的,包括我这个小师妹,潜明兹教授,她是神话学专家,我在她面前就有点献丑了。但是我必须要说,因为中国的神话学走了很漫长的痛苦的路,从鲁迅到茅盾,还有他们的前面,很痛苦的,他们做了很多的努力,但是,也是在狭窄的死胡同里走。21世纪,应该是中国神话大发展的世纪,因为这个世纪末已经给我们奠定了基础。昨天,潜明兹女士已经讲了,她的成果她也提到了,立璠先生也在一开始谈到了,我基本上是同意他们说的这个基础的,这个基础是对的。潜明兹女士对50年作了一个神话学工作方面的、活动方面的一个总结,也当然提出了一些思考,但是我是从根本上。我对前人不恭的,只能不恭啦,我对鲁迅也批评了一些,对茅盾先生、黄石先生,现在活着的神话学家,我的好朋友,好尊长,我该碰就碰。因为下一个世纪。是个文化建设大发展的世纪。这个世纪之交,是一个文化批评的时期,文化反思的时期。尤其是中国毁灭文化近代是很厉害的。不要把“五四”运动看得那么神圣,也毁灭了很多,我也是主张反封建的,提倡赛先生德先生的。但是,在我们这个国家,它必然就要碰撞,要冲撞,要大杀大砍,在“文革”10年,对传统文化的残害,大家都有目共睹,都深深记下了。所以,我这个百年反思里面,主要从文化角度谈的,这个就不在这里谈了,印出来大家就看到了,我这个文章没有向任何地方投,现在有人约稿。但是,我相信最后流通的是我们这里出的这个论文集,我准备交给大会,这两天还在修改,尤其是锋芒太厉害的地方,我还是客气一点好。中国有中国的现状,不要标奇立异,要不就是出风头,因为这些年我已经受到好多的批评,丙安又在出风头,我不想再出风头了,因为这是事实。
下面谈几点,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传统民俗文化先解决观念问题,我觉得泾川同志也好,我们大家在座的学者也好,是个观念问题,解决了观念问题,就不会把那个窑洞就是最好的窑洞作为坑填掉了,如果观念不解决还会填掉的。所以,昨天有的泾川同志说了,哪不填怎么办?经济不够嘛,就是土地面积不够嘛!我算了算,那个坑的天井填上后,究竟你种庄稼或者栽几个苹果树,究竟能打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保留几个非常好的,这个无价,价值连城,这个资源将是了不得的。人们都到罗马去看罗马废墟,意大利最赚钱,在罗马的废墟旁边盖得最现代化的罗马。所以北京的有些专家就说:四合院保留,让北京人都住在四合院里,等待大家啦!这也是个观念。但是,我说怎么北京人就要永远有时传祥从他家里背着个粪桶出来呢?那个四合院一定是最可怜的睡火炕吗?那个将来,那个博物馆似的做一间博物馆似的留下就是了,北京人应该享受一流的现代化物质生活,这就是我的看法。我讲传统文化,我在国外一天换四次领带,在日本比你日本人的领带换得勤,还质量很高。他们有时候有人提问:肯定是个老先生,穿长袍马褂的来讲民俗文化,乌先生是这么一个人,不!恰恰是,我最尊重、最热爱民俗文化,但是我最喜欢的是现代化的物质生活,为什么不可以呢?这两个是不矛盾的嘛!为了一亩地就填个坑,可不行,这个将来有罪的,将来有一代,现在发展很快,用不了几年,我们的接班人,什么什么博士,当了我们这的县长、市长,那就说,花大力气,用现代化的工具挖出来,挖出来1999年埋进去的一个现代古董,地窖,窑洞,那时候就大输特输了,泾川县人民政府,当初有几个书记,他们决定埋的(笑声),千古罪人(掌声)!我们不能把财富埋进去,挖出来的全是废框,我们不能干这个蠢事了。所以,我下面提的就是有一个观念,传统民俗文化从过去已经来到现在,我们已经晚了,必然走向未来,这是个规律,怎么能这么对待传统文化呢?它非来不可,老百姓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他没有现代化意识。老百姓年年、月月、岁岁,在那里继承着民俗文化,西王母民俗文化是人家继承下来的,哪是我们继承下来的?现在我们大摇大摆的跑在西王母宫那晃来晃去,戴个红牌牌。真正的主人,真正继承西王母民俗文化的是那些老乡,是那个站在那个角角里唱了几句经歌经文的,是那些人。是我很尊敬他们的,他们是古代文化的传承人,戴着龙头来的,咱们常说的人家就把那个经文带下来,祖祖辈辈带下来,为什么不尊敬人家呢?所以我给政府曾经讲过,这些人过去都管制人家,都地方管制,向派出所报告,我说你把他都收到文化馆里,用知识分子待遇,就是说,你每月给他15块钱待遇,他就不再去跳大神,就看病了嘛?他就给你天天唱歌,让你把远古的所有文化都流传下来,哪个是合适,哪个是文化资源?你把所有的文化人全推向反面,哪怨谁啊?我们现在总算不错,经过多少年的教训,多少年的奋斗,现在总算认识到我们是初级阶段啊!我觉得最了不起,为初级阶段的认识成功,我禁不住泪都下来啦!总算认识了初级阶段,初级阶段就得允许人家存在。往死里整人家,那行吗?既然是初级阶段,就要知道无神论和有神论的斗争是长期的,无神论才几年啊?周围有多少国家是佛教国家多少国家是伊斯兰国家,多少国家是信基督、天主教的、希腊教的,多少国家是划着十字的,就是阿拉真主的?要看到这一点,共产党人有远见,就应该是在这一点。未来世界,要想世界大同,这些个现存的东西,都是最精华的东西,你一步到位是不可能的,我们已知道教训啦,一步进入共产主义,最后就是什么?我就说啦,我们共产党的旗帜上,老是一个镰头斧头,难道我们永远是镰刀斧头吗?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吗?难道不是镰刀斧头的一种精神吗?什么叫科学精神?科学精神不是说高级知识分子都去学农民,去吃那个黄土去,鼻子里头嘴里头胃里头掏出来都能化验出是陇上的黄土,我们不能永远是这样,我们昨天吃了黄土了吧,呛得,那家伙。我就开始怀疑啦,如果是这样的硬件,就象广东这个开拓者说的,我的小老弟说的,他提出路来,真是要想富,先修路,文化要想从这里走向世界,萧先生不是说了吗?让世界走向泾川,我就担心世界走向泾川,这能走向泾川吗(掌声)?当务之急,我觉得我们比不上发达地区的,就是我们必须赶快把经济抓上去,没有经济,空谈王母,王母娘娘在冥冥中肯定会啼哭的,因为她看见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些做错的事情,在经济上失误的东西,包括贪污腐化在内,王母娘娘肯定鼻子都得气歪啦,还美神哪?程先生说是美神,最后丑得不得了,嘴都气得歪了,口眼歪斜(笑声),她绝对不能承认,你们是西王母的后代子孙,怎么这么干,经济上这么干?解放全人类的人,最后解放自己,现在自己先捞在兜里头,第一个先装在自己兜里头,老百姓还苦得很,这是我们共产主义的风气吗?所以刚才有人谈了不谈政治,那不行,我们就是要谈(笑声),就得讲政治,因为我们大陆特点是这样,政治连接着经济,如果不讲政治,经济、文化是没有办法的,我们必须让政府官员懂得什么是政治,这就是政治,有文化根基才有政治,失去文化根基,什么政治都是完蛋的(掌声),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这是个常识,所以,过去必然走向未来,就看我们现在怎么做。
这第二点,概念就是传统民俗文化必须考虑现代化效应,谁要不考虑现代化效应,最后这个地区是永远落后的,永远贫穷的,永远愚昧的,也是罪人,填了坑是罪人,不填坑也是罪人。我们今天非常高兴,泾川县的领导,平凉地区的领导,甘肃省的领导,很多文化人,他们自己又出书,又写诗,他们把古文化、西王母文化和古西王母神话推到这么一个大的殿堂来,请我们来讲,非常荣幸。说明我们当代的官员,是有文化意识的,那么这是起步,这是起步。现在,好像中央已经重视我们西部啦,我们辽宁老工业基地,四中全会也排上啦,我很高兴,我们省长总算放下心啦,我们全省五分之三的工人,基本上都在下岗,所以我们那里是有我们的问题,我们那里也整天谈这个文化资源,现在正在上去啦。那么,下面具体介绍一下国际惯例,大家都知道,这不是我卖弄学问,大家身边就有,而我们没有这个意识,比如,现在世界上最时髦的体育、足球等等,现在最重要的是全世界都在备战什么哪?从国家元首,到各国人民,调动一切财力,都在迎接悉尼奥运会。奥运会是一个古文化、古神话应用最好的典型。我们这里采水,采圣水,明天这水就注入到泾河里啦,再回到人家瑶池,你不送回去,那王母娘娘记着,要生利息的。刚才叶先生说了嘛,这个水价值是多大,你知道这个水值多少钱?希腊神话采圣火怎么个采法?我们全运会是学人家的,从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采圣火,现在全世界都在采圣火,我们沈阳市召开少数民族运动会采圣水,我说你划根火柴就行啦,连打火机都不用打,你这假的嘛,还没弄明白文化就都点火,弄的到处失火。水,相当好,管他是今天的,还是昨天的,还是王母娘娘那时候有没有,这个仪式谁创意的,应该得诺贝尔奖。好!世界上无论如何有崇火的文化,有崇水的文化,咱们是个缺水的民族啊!所以,大兴安岭大火着了,一筹莫展,没有水啊!我们黄河都断了流啦,所以,母亲河一说拯救,我就有一个想法,陶先生会画画,你好好画一幅画,写意画,就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泪两行!一条黄河,一条长江啊!现在泪都干啦 !现在郑州干没干我还没去,我这回去郑州要看看,干了没有,那一带。反正是,叶涛先生那一带已经干啦,叶涛先生那里,济南那,从这边走到那边,桥上汽车走,底下自行车从古黄河的河槽里走,横着就穿到河那边去啦,我就不知道,我们祖国母亲中华民族怎么办?画一个泪,泪都没有啦,无论是悲泪喜泪有泪都流不出来啦,这可不行啊!奥林匹克运动会其实很简单,大家研究过古神话的都懂,都知道,就在古代希腊神话里头,现在希腊不信仰古希腊神啦,信仰的是希腊正教。所以他那个神,原始图腾的那个神,最后发展到父系社会时的那个神——宙斯,泰坦族,这个族的后裔,他这是十二大天神,当政啦,成为权威啦,于是,神话别的都渺小啦,只有宙斯为大神,他的妻子就是他的姐妹,兄妹结婚的,正是这时候,他是雷电之神,他的姐妹荷腊,也叫希腊的嫁给了他,都姐妹婚,对婚制或多妻制。就是这个雷电之神,主宰了世界万事万物的这个尊神,纪念他,祭祀他之后,举行盛会,点圣火,举行运动会,古希腊举行运动会是很保守的,大家看出土的希腊神话的雕像,都是赤条条的,连生殖器官都暴露着,都美男子,投标枪的,扔铁饼的,那个时候的祭祀仪式是只许男性的贵族看,男性的美男子来表演,女性一律在家呆着,不许看。现在我们女排也把奥运金牌拿到啦,什么都拿到啦,这是后来的发展,这就是奥运精神,奥运精神就是奥林匹克山上十二天神的那个古神话,一直活到现在。再简单说几句,刚才说到泰坦,人家英国出一个万吨巨轮,那个时代,就知道把泰坦尼克搁上去作号,那是泰坦族,是个古神话族,我们“西王母号”在哪?瑶池啤酒现在出来啦,怎么样啊,到底好喝不?能不能就是瑶池啤酒最后全国都喝,然后出口德国,德国不喝他的啤酒啦,得达到这个。你没有这两下子,你还搞啥?最后弄成瑶池啤酒不准喝,喝出两个苍蝇来,喝出一个青蛙来,你怎么办?所以我们应用的时候要注意这个东西。美国他没有历史资源文化资源,他的人口多是欧洲移民,他都懂得,登月计划叫“阿波罗计划”,用太阳神的名字命名这个计划,那就是永恒的,这个文化就用上了。
第三个意见就是,西王母文化必须确定文化元素,到底西王母文化有多少元素属于它。我认为,真正要谈到西王母的形象,就包括梁先生考证的那一点点,就是一个文化素,那个元素,必须该固定的就固定下来,不能固定的,用民间文化补充,作为文化发展。总得有文化素,到哪都立于不败之地,不能胡说八道。我们本溪有个水洞,可能大家都去看了,你去就给你讲,这是什么,王母那有什么,水洞里有王母娘娘,那是90年代发现的一个溶洞,居然就说我们民间传承了1000多年,这里有王母娘娘,胡说八道!我在这里你就不能胡说啊!你这个溶洞是你们自己,就我们本溪民间文学集成的那几个人编了几个故事就给弄进去啦,这人家外国人就说,你们自己发表的,90年代才发现的一个溶洞,现在你们就已经传了1000多年,里面这些景点,胡闹嘛!至于西游记宫啊什么的,也胡闹,弄得孙悟空就这样,这样(手势),这是孙悟空吗?形象都破坏啦,孙悟空要活着一棒就打着你(笑声),所以把元素确定,这个就不细讲啦,下来咱们弄。到底多少元素,其中,必须要延伸到什么程度哪?文化元素延伸到西王母人祖当年住的那个穴,延伸至今天,就是我们那个地窨子,就是我们那个窑洞,你老把窑洞不跟西王母联系,那西王母就说,我当初在哪里住呢?问你你答不出来。这样人家能透过窑洞,看出西王母那个时代,这你到梁先生、唐先生那个江苏小桥流水山清水秀的那地方是看不到的,只能在我们黄土之原上看,千万不要脑子里是自惭形秽,陇上人,塬上人,一说就是,哎,人家那是山清水秀,咱们这地方是山穷水尽啊!那就完啦,所以把元素确定。
第四一点,我就下去啦,我违反规则啦,犯规违例啊,应该红牌罚下。传统民俗文化必须考虑现代人的心理需求,你脱离了现代人的心理需求不行。咱们现在这个时代,不是《徐霞客游记》那个时代,徐霞客,包括李白他们,到了那个庐山,到山跟前,倒背手,一捋胡子,喝了几盅洒,迷糊啦,李白醉醺醺就来三几拳。观赏,观赏啊,是旅游文化最低层次的标准 (掌声)。让人家来看看,咱们就说:看看嘛!你到这地方大饱眼福嘛,大饱眼福是最低层次的旅游,参与是第二层次的。内蒙古,我就到乌兰图格草原回去,回去我们在那,他们就是接待了一个日本客人团,大喇叭就喊啦:朋友们,下面举行套马表演!哎呀,大家又鼓掌,又照相,然后就喝酒,吃羊,唱敬酒歌,这样都照完啦,然后就说,请快一点,下午4点你们要赶回呼市,我们这里不能停留。我说,这个日元、美元不好花,不好使啊!留下来啊!住在蒙古包里,对不对?明天早晨起来告诉明天的日程,上午是套马,你找那老弱病马,它往前一跑,他套上给他照相、拍录相,最后,套一回马,50美元,套两回,100美元,这个仪式就没有,我说你们怎么4点钟就把人家撵回去哪?行啦,这就是现代心理需求。第三、第四层次都要考虑到,你就赢啦,来的客人输啦,最后回去说,厉害,泾川,最后我带的钱少啦,好啦。(热烈掌声)
(张丽瑛录音,张怀群整理)
分享到:

TAG:

一笑堂 宁锐 发布于2018-08-08 09:02:55
西王母文化从过去来到现在必然走向未来
老乌的报告往往是信天游,不断头。上天下地很自由!非一般人所能做到。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18-10-2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3033
  • 日志数: 313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10-03-25
  • 更新时间: 2018-10-2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