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怀群)韭花《泾川小吃录》93

    2018-11-11 10:01:48   /   日常生活民俗

    (张怀群)韭花《泾川小吃录》93这是一般人家不做也不会做的菜,这是有学问有富贵经历精通饮食学问养生美食之道的知识人发明的。现或已失传,或为大多数人终生未曾品尝。若按此菜谱寻找下去,必添一系列小菜,其实是化遗弃之花蕾为风味小菜的。金秋九月,泾川人家家始备过冬之咸菜,一般农家无专门菜园,种菜也不精不细,只有到山泉水充裕的山沟里去买。这里有十几亩二十几亩大的菜园,为全村或一乡或一乡大半人常年买鲜菜的地方。中年已过的父亲领上较大的女子儿子,携着曳着沿砭道去沟底买芹菜、韭菜、辣子、白菜等过.
  • (张怀群)三大王《泾川小吃录》92

    2018-10-30 15:55:01   /   日常生活民俗

    三样菜都是鲜鲜的,从地里摘下来到做成上桌入口,一刻钟即可。即:冬萝卜、大葱、红辣椒;烹料:盐、醋、油熟辣子。三样菜出在九月里,都是辣得到极限的王牌,故称三大王!秋风一起,天凉好个秋并不凉爽,太阳晒在脸上北风刮在脸上后还退一层皮,十点后往东南方向望去,迷迷离离的耀人眼目?一堆一堆的玉米秆和未拨的黄豆被风唰啦啦吹着,荞麦未揽,麋子的头整个儿弯下去,如挂牌游街的“四类分子”。谷子也未折完穗,玉米棒一大堆一大堆的上了树杈,金黄的光从树叶间隙和层顶上冒出来,整个背景是沉甸甸的,对孩子并没有多少喜悦.
  • (张怀群)鲜黄花《泾川小吃录》91

    2018-10-22 09:00:37   /   日常生活民俗

    黄花学名金针,乃出口创汇之物,品位达到大雅之海味,村宴可上,国宴可上,而南国只可慕名不可种植,它最喜爱结构酥酥的黄土,喜欢少雨多凉爽的气候,不要肥沃,不要富裕,在贫瘠山地便可扎根落户。在泾川农家的场畔树下,门前涧边,远山一隅,到处可以种值,尤其是一片密匝匝的林子里,密不见阳光雨露,它在林木的空隙处照样安身立命,花开花不落,它的花儿奉献给了大干世界。如正值开花年纪的少男少女,它能不美吗?能不魅力无穷吗?麦子快要收割,大部分草木花儿还不曾绽放,它第一次在前前后后高高低低的门边墙角摇曳着花.
  • (张怀群)香椿《泾川小吃录》90

    2018-10-07 16:25:29   /   日常生活民俗

    你吃过香椿吗?这是贡品,也是御膳,是千百年前祖先在尝百草时就发现的高品位香菜,也是陇东乃至北方千万种树木中,其叶子可食的为数不多的叶子之一。在北京有人垂青它,在海,在深圳,在海南,有人喜爱它,想必在五星极的饭店里,在国宴上,它是诱人的,是身价百倍、求之不得的。而在泾川,凡是有人家的地方,必有庄园,有庄园,必在墙角门外有几棵香椿树。要说长得快,此树长二十年才如十年的杨树,要说长得慢,今年栽个香椿,明年春天就可吃到香喷喷荃哄哄的香椿芽儿了。香椿树极易成活,是天下最易繁殖最易成材的树木之一,它.
  • (张怀群)县宴 .《泾川小吃录》89

    2018-09-22 10:09:36   /   日常生活民俗

    泾川县宴,模仿吸收了历代宫廷、官邸、地方名吃的名品做法,演变中不变,不变中突变。以建国前为下限,极富地方特色又与朝廷相通的高等馔肴不乏。现在全中国一个口味,一个做法,菜名一样,原料相同,今日的泾川县宴就是全中国或北方每一个县的县宴,无特色或无创造所言。自我正在消失,这是社会开放的标志。而历朝屡代开放最快最早的行业,还是饮食业,现在所有的县招待所宾馆都从北京省会搬来食谱,色与形同,味显优劣,以前曾有名人能人富人和隐姓埋名的大人物家炊独特,秘不外传,传了人也学不会;且有终身相随的大厨,自己同时就是.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