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晶:外婆的聊斋系列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3-27 21:35:38

外婆的聊斋系列

作者简介:闫晶,1978年生,甘肃平凉人, 教师,喜爱文学历史,经常以写作抒怀,作品多属于自家收藏,见诸报端刊物极少,极致追求文章自然真性情。虽无建树,然依旧埋头笔耕,不辍其好。


 狼  狐  精

(一)


        从前有老两口生了一双儿女,哥哥手脚勤快,一年四季帮家里干活。倒是把妹妹娇惯得好吃懒做,在家里只学下了贫嘴滑舌,挑吃捡穿的习惯。渐渐随着年龄的增长,哥哥越来越能干,妹妹越来越骄横,但老两口总是觉得她是个女娃娃,又是老岁,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得过且过。
        有一年忙完了地里的活,哥哥就每天赶着一群羊早出晚归的放羊,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一天哥哥早起赶羊,就发现少了一只羊,以为是狼叼去了,就把羊圈整个儿加固加高了一圈儿。可是第二天还是少了一只羊,第三天也是,连着三天少了三只羊,而且羊圈里没有任何狼撕咬的痕迹,就是平白无故的少了一只羊。第四天的夜里,哥哥就决定在羊圈里过夜,一定要抓住那只窃羊的狼。于是哥哥就准备好了弓箭,趴在羊圈里藏好,眼睛睁得溜圆盯着羊群的动向。
        前半夜什么都没有等到,鸡叫头遍的时候,哥哥实在太瞌睡了,正要打个盹,忽然羊圈门开了,哥哥立马振作精神,搭箭上弓瞄准,让人奇怪的是走进羊圈的居然是他妹子,哥哥想着可能是妹子进来要上厕所,就没有在意,谁知刚眼皮一眨就看见他妹子就地一滚变成了一直巨大无比的狼狐,两只眼睛像两只灯盏一样发出血红的光,只见狼狐一把扑过一只大绵羊,几口就吸干了血,便蹲在地上慢条斯理的开始啃起了羊肉,哥哥惊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半天才明白过来,原来窃他的羊的不是狼,而是他的妹妹——一只狼狐精不知啥时候吃了他的妹妹都不知道。据说狼狐精是非常狡猾恶毒的一种妖怪,能钻人身,吸干人的真气,却借着人的身体白天是人,晚上就现了原形出去吃人和牲畜。想到这里,哥哥的眼睛都气红了,于是就悄悄拿起了手里的弓,搭上箭,向野狐精瞄准,谁知由于太激动,手一抖就射偏了,只把狼狐胯上的皮毛蹭破了一块,狼狐精一看有人,马上逃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哥哥还没来得及向二老告诉狼狐精吃羊的事,妹妹就在屋里大声的嚎哭,给父母诉说哥哥的驴事,说半夜她去羊圈尿尿,遇见了哥哥,哥哥居然对她有不轨的行为,看看,竟然都抓伤了她的屁股。老两口本来就疼爱女儿,一看儿子居然有如此违背人伦的行为,就大动肝火,老娘哭着拿鞋底把儿子追着在院子里打了一圈又一圈,打累了,老爹又拿起拐杖追着打了一圈又一圈,哥哥辩解说他妹妹是狼狐精变的,要吃羊,谁知道二老打骂得更厉害了。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委屈和冤枉了,哥哥就背上他的弓箭,骑了一匹马离家出走了。

狼  狐  精

(二)


        哥哥离家出走一晃就过去了七八年,他在外面给自己找了个贤惠的媳妇,养了一只哈巴狗和一只老鹰,建好了自己的家园,过着幸福自在的日子。有一天他忽然做了个梦,梦见两只老鼠对着他哭,叫他儿子。哥哥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虽然当初爹妈偏心狼狐精妹妹不听他的话,但是毕竟是亲生的父母,怎么能够记仇呢。于是哥哥决定回去一趟看看自己的父母。走的时候就在院子里放了一瓦盆水,瓦盆上架了一把刀,就给媳妇交代说:“你在家里操心看着,要是瓦盆里的水变红翻腾开了,刀在瓦盆上跳动开了,你就赶紧把我的老鹰从笼子里放出来,把我的狗娃的缰绳解开,放它们来救我的命。” 说完就骑上马背上弓箭走了。
        家乡的景象让哥哥不仅潸然泪下,只见到处是塌房烂院,荒无人烟,齐人高的黄蒿里到处堆着人畜的骨头。当年的邻居连一个人影都不见了。走到自家的院子里,看院落门窗还整齐,就喊了一声“爹娘”,谁知爹娘没有出来,倒是他的妹子很热情的出来了,一见是哥哥,高兴得口水都留下来了,就赶紧把哥哥让进屋里,端茶倒水,说道:“哥哥啊,你走了之后,爹妈就下场了,臧屋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你来弓箭背了一路了,臧取下来给我,让我给你放好。”说着就不由分说把他哥背上的弓箭取了下来,提出去扔到了井里。又走进来递给他哥一个锯弦(二胡)说:“哥哥,你一路上肯定很幸苦了,我给你做饭去,你一个人不要乱动,咱家外面到处都是狼狐精,小心吃了你,你闷的话,就拉这个锯弦,我给你做饭去。”他哥接过锯弦就开始慢慢的拉,眼睛扫视屋里,看到二位父母的骨架白森森的供坐在堂屋上坡的正中央,想必是狼狐精妹妹做的孽,把父母都吃了还供起来,拉着拉着就忍不住流眼泪了,想着可怜的父母,想着自己这次也是羊入狼口,难逃一死,正在无奈之际,只见从墙角跑出来两只白老鼠,两只老鼠急匆匆的过来说道:“娃娃啊,我俩是你的爸妈啊,你妹妹把我两个吃了,还把我来骨架供着起来,我两个就转世成了两只白老鼠,捏教你拉锯弦是害怕你跑了着听你来响动着你,臧你赶紧走啊,你看狼狐精捏已经把你的马腿都卸了往厨房里搬着呢。你赶紧走么,我两个给你拉锯弦。”哥哥往窗外一看果真看到他妹妹手上提着两只马腿往厨房里搬运,嘴角还流着血迹,想必已经把马的血喝光了。看来不走是不行了。于是就把锯弦交给两只老鼠,只见一只老鼠按住锯弦,另一只老鼠拉着弓子,哥哥就流着眼泪辞别了老鼠双亲,偷偷的逃出了院子。
        能去哪儿呢?唯一能跑的脚程马都被狼狐精卸了,就个人的两条腿肯定跑不出去,哥哥就四顾慌忙的找藏身的地方,这时看到一棵高大的白杨树,就灵机一动,爬上了白杨树,树叶子还算繁密,能遮挡一阵。再说狼狐精卸完了马肉,听着屋子里 锯弦还在响,就想现在该收拾她这个傻哥哥了,于是就拿着刀走进了屋子,一看人早没了,是两只该死的白老鼠在拉锯弦,一气之下就把刀扔了过去,两只白老鼠慌忙丢开 锯弦钻进墙洞里去了。

    

狼  狐  精

(三)

        

        狼狐精气急败坏的奔出来找她哥哥,自周的草丛里不见,支起脖子跳起来看路上也没有人影,怪了,就一睁眼的功夫他能给飞了?这是看到白杨树地下有一泉水,狼狐精也渴了,就爬到泉边喝水,一低头,看到水里有个人影正是他哥,就以为他哥藏在水里,就大口大口的喝泉水,边喝边说:“哼,还藏到水里了!看我把水喝光吃了你!”于是就使劲的喝水。躲在树上的哥哥就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的看着狼狐精在喝泉水。可能是活该被发现,正在这是,一只苍蝇嗡嗡叫着飞到哥哥的鼻子上,扰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这一个喷嚏就被狼狐精听到了,抬头一看原来哥哥躲在树上,水里照的是他的影子。狼狐精就气坏了,凶狠的叫喊让哥哥下来,哥哥就抓紧树干不理睬。狼狐精爬不上树,就现了原形用牙齿把树往断里啃,啃一会,牙齿啃得出血了,就在水里洗牙齿,洗好了又开始啃,就这样洗了啃,啃了洗,反复几次把一泉水染的血红。眼看着碗口粗的白杨树就要被啃断了,哥哥正在命悬一线之际,这是从不远处飞奔来了一只老鹰和一只哈巴狗,很快,老鹰迅捷的飞扑过来啄掉了狼狐精的两只眼睛,接着哈巴狗扑过去朝狼狐精的脖子一口结果了它的性命。看着狼狐精死了,哥哥这才松了口气,从树上爬了下来,摸着他的老鹰和狗娃,想着刚才的危险,软踏踏的蹲在地上只是冒虚汗。原来哥哥走的时候给他老婆叮咛过救他的方法,他老婆应承了就低头做针线,做着针线竟然把这事给忘了,冷不丁听着哈巴狗拽着缰绳嚎叫,老鹰在笼子里死命的扑打着翅膀,这才记起哥哥叮嘱的事,就放下针线赶忙奔到院子里,看瓦盆里的水变得血红,都漫到地上去了,刀在瓦盆上咯嘣嘣的跳,就赶忙解开了哈巴狗的缰绳,打开了老鹰的笼子,这两个神物就迅速得消失救他的主人去了。
       收拾了野狐精,为爹妈和一村人报了仇,哥哥就牵着狗娃和老鹰,回到了他的家,和媳妇继续过他的日子去了。

 


更多精彩请关注乡土文化与乡土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分享到:

TAG: 聊斋系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马向阳

马向阳

本人现就读于西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民族学专业,毕业于河西学院文学院人文教育,爱好民俗学和民族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感兴趣的同仁,还可以关注本人的“乡土文化与乡土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7-12-1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9732
  • 日志数: 71
  • 图片数: 18
  • 文件数: 1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11-08-06
  • 更新时间: 2017-03-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