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晶:外婆的聊斋系列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3-27 21:33:55

外婆的聊斋系列

作者简介:闫晶,1978年生,甘肃平凉人, 教师,喜爱文学历史,经常以写作抒怀,作品多属于自家收藏,见诸报端刊物极少,极致追求文章自然真性情。虽无建树,然依旧埋头笔耕,不辍其好。


十个女子和野狐精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老两口养了九个女子,这就个女子渐渐就长大了。有一天老爹去山里打柴拾回来了十颗野鸡蛋,撩到衣襟里带回来给老婆子说让煮了他拾粪回来了吃,并嘱咐千万别叫那九个“害女子”知道这事。于是老婆子就叫九个女子出去到场院里玩耍去,自己关上大门去煮野鸡蛋了。
       九个女子打了一会沙包,踢了一会毽子,就在一起商量了,今儿咱妈咋了,还叫咱们出来耍呢,看烟筒眼里冒烟着呢,一定有什么好吃的藏着我们。于是老大说去看看。
        大女子敲门着说:“妈,妈,开门来!”
        她妈问着“开门着咋呢?”
       大女子说:“邻庄里唱戏着呢,我穿我来绣花鞋呢。”
        她妈说:“在那搭放着呢,拿我给你取。”
        大女子说:“放的高了妈妈碰不着,放得低了妈妈看不着,让我自个进来取吧。”
        老婆子无奈,只好打开了门放她进来。大女子走进门问:“妈,妈,灶火里烟烫烫,锅里气烫烫,你组(做)啥好吃来着呢?”
       老婆子说啥都没有,外是(那是)我给你大(爹)烧的洗脚水。
        大女子说,那我看看,一把揭开了锅,看见了锅里煮的野鸡蛋,就一把捞了一个。老婆子让大女子一个人悄悄儿吃了,别给其他八个说了,大女子就答应着出来了,出来就把野鸡蛋的事给妹妹们说了,然后姊妹九个就拔了根头发把一颗野鸡蛋勒开分着吃了。
      吃完了野鸡蛋,二女子就说也去看看去。于是又是一顿打门:
      “妈,妈,开门来!”
      “开门着咋呢?”
       “邻村演戏着呢,我取我来梳妆匣呢!”
      “在那搭放着呢,拿我给你取。”
      “放的高了妈妈碰不着,放得低了妈妈看不着,拿我进来取吧。”
       于是,老婆子有开了门,“妈,妈,灶火里烟烫烫,锅里气烫烫,你组啥好吃来着呢?”
       “啥都没有,外是我给你大烧的洗脚水。”于是二女子又拿了一颗野鸡蛋。老婆子又让二女子一个人悄悄儿吃了,别给其他八个说了,二女子答应着出来了。姊妹几个照例分吃了野鸡蛋,于是就是老三去取她的梳子,老四取她的顶针,老五取她的花袄袄,老六取她的鞋垫子等等一会儿九个女子都哄着老婆子开了门拿了野鸡蛋,等着老爹回来时,锅里只剩下一颗野鸡蛋了,老婆子和老汉就拿头发把那颗鸡蛋勒开,一人一半吃了。吃完了野鸡蛋,老爹就很生气,于是就给老婆子说:“给你那九个女子说一下,明天天发亮我带她们到山上打核桃去。”
        鸡还没叫的时候,老爹就起来了套车了,九个女子听说要去山里打核桃,高兴得半晚上没睡着,听老爹一喊,就都连紧收拾好坐上了车,老爹还叫带了个大笸箩,这就走开了。牛车在路上走啊走啊走了很久,终于到了一棵大树下,天还没亮,老爹把九个女子扣在大笸箩下面,说:“我在树上打核桃,你们都不要出来了,小心核桃掉下来砸了头,啥时候等着我来棒槌声停了,就出来捡拾核桃。”
         九个女子在笸箩地下听着老爹打核桃的棒槌声总是“咣,咣”的响着,等了好久,一直等到天亮了,还是没有停,实在等不住了,就先开笸箩一看,“哎呀,遭来(咱们的)老爹捏(人家)早回去了,把个棒槌绑到树干上,风吹的咣,咣来!遭大把遭几个哄着迩(丢了)了。”九个女子抱头痛苦了一阵,眼泪淌干了,肚子饿的咕咕响,就在山上用手刨着吃草根。
        刨着刨着就刨了一丛马莲根,九个女子就一起把这从马连根给拔起了,拔过一看下面是一个洞,越往下走越大,还有院子和房子,这就奇怪了,九个女子就大着胆子往下走,走下去就发现爬到这家人的院墙上了,看见院子里有个年轻女人在洗衣裳,九个女子中的老小不小心打了个喷嚏,就被这个洗衣裳的女人抬头看着了,这个女人惊奇的问:“几个妹妹。你都是从那搭来的?怎么到这儿来了?”
       九个女子看着这个女人面善,就齐齐叫她大姐,就把她们的遭遇就给大姐说了,大姐很可怜她们,就赶紧说:“你都千不该万不该到我这儿来,我这儿是野狐精家,我是前两年叫野狐精抢劫来的,臧(现在)给野狐精当媳妇着呢。”没办法,既然来了,野狐精媳妇就把这九个女子藏到窖里。说:“千万别出来,野狐精很快就回来了。”
        不久,野狐精真的回来了,叫喊这说:“老婆子,老婆子,冻死了!饿死了!快些给我组饭!”
         一会儿大姐把饭组成端上来野狐精吃了,就问野狐精着说:“今晚上睡铁炕炕呢还是木炕炕,还是土炕炕?”
        原来野狐精家里有三种炕,铁炕,木炕和土炕。野狐精说:“冷的很,赶紧给我把铁炕炕烧上!”有抽了抽鼻子问道:“屋里咋有一股生人味道,屋里没来谁吗?”
       大姐说:“你的鼻子叫风吹得不灵了吧,一个人渣渣都没见过。”于是野狐精就到铁炕炕里睡觉去了。野狐精的铁炕炕就是个大锅,大姐就往上面压了三重锅盖,开始加大火烧起来。回头就把九个女子叫上来一起帮忙扇风匣,塞硬柴,野狐精在里面热的不行了,就喊着说:“老婆子,热死了!热死了!快些把锅盖揭开,我要睡土炕炕!”大姐她们只是烧火,渐渐的野狐精被烙死到锅里了,又烧了一会,揭开锅一看,野狐精就被烧成一堆灰了。
        十个女子就把烧野狐精的灰倒在地里,过了几天地里就开了一地好看的十字花,这些花儿越开越好看,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花儿。一天来了一个货郎,货郎看到了这么好看的十字花,就问这几个女子说拿他的十字线换这些十字花行吗?这十个女子就应承了,拿十字花换了很多十字线。货郎就担着一担十字花走了,走着走着,怎么听到有人在喊:“吃货郎肉!吃货郎肉!”货郎吓坏了,四面看了看没有人,一看自己的单子里,居然是十几个野狐精娃在叫喊着往出挤,齐声喊着“吃货郎肉,吃货郎肉!”货郎吓坏了,看着路边上有一条水沟,就赶忙把担子扔到沟里跑了。
        这十个女子就在山上快活的生活了一段时间,一天九个女子想家里的爹娘了,就一起商量着回去看看,大姐就给她们收拾了两匹骡子,驮了很多钱和粮食就打发她们走了。九个女子回到家里一看,家里的院墙都塌了,门房也塌得进不去人了。房顶上烂了个大窟窿。九个女子爬上房顶从大窟窿里看见老爹和老娘坐在炕上,老爹吃老娘头上的虱子,老娘啃老爹脚上的垢甲,九个女子看着又心疼又气愤,就决定把老爹老娘耍笑一下,于是就往下面扔了一个油饼,老爹老娘以为天上下油饼了,就赶快把一块油饼分吃了,又等着下油饼。九个女子在房顶上嘻嘻笑着说:"大,妈,天上给你那来油饼呢,是你丢在野洼里的九个害女子回来看你都来了。"
        老两口听着是九个女子回来了,就伤脸(害羞)着不行了。从此以后九个女子就回来和她大她妈一起生活了。



更多精彩请关注乡土文化与乡土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分享到:

TAG: 聊斋系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马向阳

马向阳

本人现就读于西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民族学专业,毕业于河西学院文学院人文教育,爱好民俗学和民族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感兴趣的同仁,还可以关注本人的“乡土文化与乡土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7-06-2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4413
  • 日志数: 71
  • 图片数: 18
  • 文件数: 1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11-08-06
  • 更新时间: 2017-03-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