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晶:外婆的聊斋系列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3-27 21:32:16

外婆的聊斋系列

作者简介:闫晶,1978年生,甘肃平凉人, 教师,喜爱文学历史,经常以写作抒怀,作品多属于自家收藏,见诸报端刊物极少,极致追求文章自然真性情。虽无建树,然依旧埋头笔耕,不辍其好。

蚴蜒胎

(一)

       从前有个张员外家有两个女儿长得很像,大女儿叫水仙,小女儿叫凤仙,但是水仙是先娘生的,凤仙是后娘生的,水仙的娘死的早,从小就受尽了后娘和凤仙的虐待和欺负。
        过去的女孩子从小就得学做针线活,大一点得学绣花,水仙和凤仙姐妹俩也是,后娘给水仙的绣花布是粗麻布,绣花线是黑白两样粗线;给自己的女儿凤仙的是绸缎纱和五彩的丝线。水仙就在粗麻布上用心绣下黑白牡丹,就像活花儿一样,打开窗子,会吸引得蝴蝶和蜜蜂前来缠绕。凤仙虽然有绸缎纱和五彩线,但绣出的花儿总是七叶不全,颜色黯淡,粗针大马线的难看得很,为此,员外总是夸奖水仙的手艺好,凤仙和她娘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渐渐的水仙和凤仙也都长大了,该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来上门提亲的人也络绎不绝,恰逢这一年的端午节,员外就准许水仙和凤仙去街上逛庙会,以前的女孩子都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第一次出门,两个女孩子都很开心,都要收拾打扮一番,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戴上最心意的首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模样出去玩,凤仙的娘就早早的给凤仙准备下了最华美的衣服和首饰,当天就穿戴一新荷包里装满零钱坐着马车提前出门了。而水仙没有什么漂亮的衣服和首饰,于是只好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正要出门呢,后娘看见水仙虽然穿着粗陋打扮简单,但是脸蛋还是美丽的像月亮一样,身材娇美得像水仙自己绣的白牡丹一般,于是心生了条坏主意,就给凤仙给了一卷白纸,让凤仙裁缝一件纸衣服穿上出门。水仙伤心归伤心,但还是听从了后娘的话,就做了件白纸袍子穿上委委屈屈的出门了。
        端午节的庙会很热闹,一城的男女老少都涌到庙会上凑热闹来了。尤其是平时不出门的女孩子今天都花枝招展的出来玩了,在庙会上看戏玩耍并购买自己心意的物件和小吃,凤仙由一帮仆人陪着玩得可开心了。水仙就不一样了,穿着白纸袍子走在街上,路人看她都以为是戴孝的寡妇,对她指指点点的各种猜测和躲避。她只是走着,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连坐下了喝口水的地方都没有。最倒霉的正午的时候居然发白雨了,天上一个炸雷一响,就喷天盖的的下起了大雨,庙会上的人都匆匆奔跑避雨。
        水仙挤在人群里跑不动,再加上穿的纸衣服,大雨三两下就把水仙的纸袍子给打湿了,再加上在人群里拥挤磕碰,水仙整个人就扯皮神屌的不成个样子了,水仙羞得无地自容,就挤开人群向没人的山路上跑去,跑着跑着就见半山腰有一个山洞,水仙就躲进山洞里避雨。刚走进山洞,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问道:“庙会上,穿纸衣,大雨天,钻山洞,你该不是野狐精吧?”  水仙吓了一跳,慌忙回头看时,见一个模样很周正的青年盘腿坐在山洞深处,手里拿着一本书。水仙就像往出跑,可是外面雨下的正大,山水都轰隆隆的下来了,见没地跑了,水仙就将计就计,大着胆子说:“我不是野狐精,我是蚴蜒精。你不害怕吗?”年轻人笑着说:“蚴蜒精连大雨都躲不了,纸衣服也七零八落,破烂不堪,一定吃不了我的。”听着水仙也就苦叹了口气没再言语,便缩在一角避雨。年轻人又继续读她的书。雨下了一阵就停了,水仙蹲在地上不敢起来,想等书生走了天黑一点路上没人了再回家去。这时书生起身要走了,经过水仙身旁时就给水仙披了一件衣服,说:“看你内衣上的水墨牡丹,应该是张员外的大小姐吧,绣牡丹出了名的。今天我把我的袍子借给你,给我保管好,改天我到你家来取。”说完书生就走了。



(二)

      水仙逛庙会晚归,还穿着一件男人的袍子,把他爹张员外都快气死了,再加上凤仙娘俩在一旁添油加醋的尽说些不好听的,他爹就不问青红皂白打了水仙一顿,罚她永世不得出门。过了不久,水仙在山洞里遇到的那个书生家就派媒人来提亲了,这个书生他爹在朝里当大官,他和他娘住在当地。书生自从见了水仙一面之后就决定娶她为妻 ,就把这事给他娘说了,他娘听说张员外家的大女儿针线茶饭样样是顶尖的,早就有这个意思,既然儿子提起,就很快找媒人来撮合这桩好事。
        凤仙娘听说来给水仙提亲的是当地最大的大官家,嫉妒得肠子都绿了,这也是她和凤仙梦寐以求的上等好人家啊,于是凤仙娘决定要把这桩好事给自己女儿凤仙,就想办法往死里害水仙。
       于是凤仙娘就想了一条很恶毒的计策,就乘着水仙睡着的时候往水仙的床上放了很多的蚴蜒,蚴蜒钻到水仙的鼻子里,口里,也钻到了水仙的身体里,钻到身体内的蚴蜒就在水仙的肚子抱娃生蚴蜒儿子,蚴蜒越来越多,水仙的肚子就越来越大了。凤仙娘就把水仙大肚子的事告诉了他爹,张员外见女儿做下丑事,败坏了门风,就一气之下把水仙赶出了家门。被赶出家门的水仙几近死亡的边缘,家里和他断绝了关系,身上就穿着那件书生给她的袍子挨家挨户的要饭吃。
       再说自从设计让他爹赶走了水仙之后,凤仙娘就给凤仙做主定下了和书生家的亲事。反正姊妹俩长得很想,自己人不说,谁知道嫁出去的是那个。张员外正吃力着水仙的丑事,也就懒得过问。很快书生家里就张罗婚事了,纳采下聘问吉成礼,不到半月,凤仙就冒名顶替顺利的和书生成婚了。新婚之夜,书生看着凤仙的脸笑着说:“几个月不见,你倒是长胖了,我的袍子你带来了吗?”凤仙不知所云,便以为是新郎要她做件袍子,便说:“我给你做件袍子。”书生觉得答非所问,再细看眼前的凤仙和山洞里见的人虽然很像,但眼神气质上还是相距甚远,又想起岳父家的复杂情况,觉得中间一定有什么蹊跷,于是就没有和新娘圆房,第二天以访学为借口就出门打探实情。
       书生很苦恼,去丈人家问吗,肯定不合适,再去哪儿打探消息又没有门路,正在无计可施之际,书生偶然看到街边上倒着一个人,身上穿着那件非常熟悉的他的袍子,大吃一惊,就过去把那人拉起来询问,一看吓了一大跳,正是他在山洞里见到的那个女子,再看人已经快不行了,就赶紧把她带回了家,安置好后就去找他娘把他见到的人事和疑惑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书生的娘听了之后就说先不要声张这事,把人治好再说。于是就请了医生来治疗,医生说水仙没有怀孩子,肚子里是一包蚴蜒,得把蚴蜒弄出来病就好了,可是咋把蚴蜒胎弄出来真是个麻烦,书生的老娘听了却说这个病她能治。
       书生的娘就把水仙好生调养了一段时间,等体力好点了,就在后院里支起锅烧滚了一锅油,然后让水仙站在油锅旁边张开口任油烟熏,很快一肚子的蚴蜒都从口里爬出来掉到了油锅里,经这么一熏,水仙的病就根除了,水仙这才把后娘害她的前前后后给书生和他娘说了。书生的娘听了即震惊又心疼水仙,就把水仙安置在自己房里好生照顾,派人把冒名嫁过来的凤仙送回了家,顺便还给凤仙给了一个大包裹,说让带回去送给她娘。
        凤仙娘打开大包裹一看就晕了过去,原来包裹里全是一堆油炸的蚴蜒。凤仙看到这一包恶心的蚴蜒,当时就吓疯了。张员外这才知道了凤仙娘们子害水仙的事。
        水仙最后嫁给了书生,从此苦尽甘来,过上了好日子。



相关阅读:

TAG: 聊斋系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马向阳

马向阳

本人现就读于西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民族学专业,毕业于河西学院文学院人文教育,爱好民俗学和民族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感兴趣的同仁,还可以关注本人的“乡土文化与乡土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7-10-1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7509
  • 日志数: 71
  • 图片数: 18
  • 文件数: 1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11-08-06
  • 更新时间: 2017-03-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