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晶:外婆的聊斋系列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3-27 21:30:34

外婆的聊斋系列

作者简介:闫晶,1978年生,甘肃平凉人, 教师,喜爱文学历史,经常以写作抒怀,作品多属于自家收藏,见诸报端刊物极少,极致追求文章自然真性情。虽无建树,然依旧埋头笔耕,不辍其好。

       最近一周总是反复的听一些幼儿故事,自然便想起小时候我妈给我讲的很多故事,其中一个系列便是野狐精的故事,很有些聊斋的味道,只是我的故事里的野狐精都是极其残忍的害人精,没有一点蒲松龄式的温暖和情爱。

       我妈的故事大多是听我姥姥讲的,我妈说那时候她们娘俩在外乞讨,借住在祁家湾里高清海家的高房上,房子烂得没有窗子和门,她那时四五岁的光景,整天饿的脸贴在土炕上睡觉,她说那个时候不知为什么就是瞌睡多,她就是睁不开眼睛,姥姥每天出去乞讨,经常会挖些野菜回来充饥,那个时候苦苣菜已经长老了,但是姥姥还是会连根挖回来,摘捡一些嫩叶来吃。姥姥每次摘捡野菜的时候就会叫趴在土炕上的妈妈一起来捡菜,妈妈不起来,姥姥就拿说古今来哄她爬起来,于是我妈的很多故事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从姥姥的记忆里复制到我的记忆里的。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地里挖苜蓿菜,不知不觉天爷麻影子(黄昏)下来了,快黑了,这时候路上过来了一个野狐精变的年轻男人,牵着一匹黑马路过,看见女人就惊喜的说:

       “哎呀,姐姐,你咋在这搭呢着(这里呢)?”

        女人惊诧的说:“你是谁啊?我不认得你。”

        “哎呀,姐姐,你咋不认得我了?我是你娘家来的兄弟啊,你给人来时节(出嫁的时候)我还岁(小)的很着呢,你把我都忘了啊?!”野狐精动情地说。

       “哦,我是记得娘家有个岁(小)兄弟叫乖娃的,都快十年没有转娘家了,娘家的兄弟都认不得了。”女人摸了一把眼泪说道。

       “姐姐啊,我就是乖娃啊,咱妈想你想得眼睛都哭麻(瞎)了,叫我出来寻你来,安强(恰好)在这搭(里)碰上了,臧(赶快)跟上我回去遭(咱们)享福走。咱家里麦子堆住房门着呢,绫罗绸缎都叫虫打(咬)了,臧连杆(赶紧)骑上马走吧!”野狐精就不由分说把女人扶上了马鞍,便一手抱上了女人的孩子。拉上马就走开了。女人要抱孩子,野狐精说:“姐姐,你坐稳,我把我来这小外甥抱上,心疼的很!”于是女人就不再坚持了。

       走着走着,女人听见孩子哭了一声,便担心的问:“娃娃咋着叫唤着呢?拿我抱上!”

       野狐精说:“没有啥,没有啥,娃娃来鞋掉了,我给穿上了。”

       于是女人便不再过问,又走了一阵,又听见娃娃大哭了一声,女人着急的问:“娃娃咋了?拿我把娃抱上!”野狐精又说道:“莫有撒(没事),莫有撒,是娃娃瞌睡了,臧(现在)已经睡着了。”女人便没有再问什么。

       天黑的不见五指的时候,野狐精把女人带到了一座高门大院跟前,说道:“姐姐啊,到咱家了,臧(现在)下马来好好缓一缓(歇息)。”

       女人就下了马,问道:“我来娃来,拿我给砸些奶(喂奶)。”

       野狐精说道:“娃娃已经睡着了,咱家蜜糖油糕多得很,叫娃娃睡醒来了就吃么,还吃啥奶呢?”于是把马拴在门口的石桩上,带着女人进了屋,屋里黑打糊涂(很黑暗)来,女人问这说咋不点灯?野狐精就点了个灯盏说:“咱妈已经睡下了,怕惊扰了她。姐姐,你先等一回,我给你组(做)饭去。”

       女人瞧着炕上睡着一个白头老婆子,一点都不像她娘家的妈妈。就揣摸着在炕头上坐了一会,野狐精端着一碗饭进来让女人吃,说要洗锅就出去了。女人拿筷子挑了一下面,就挑出了一根娃娃来手指头,一阵子撕心裂肺的痛苦之后,女人才明白野狐精把她的娃娃害了,臧踏着黑路里了(身馅贼窝)。这个女人就忍着伤心在脚地上挖了个坑,把那一碗饭埋了。

       过了一阵,野狐精进来了,问着说:“姐姐,你吃饱了吗?我组哈来(做的)臊子面吃得香吗?”

       女人忍着伤心说:“吃得香的很。”

野狐精看着女人哭红的眼睛问:“姐姐,你咋哭了呢?”

       女人说:“刚才吃饭时辣椒沫儿溅到眼睛里了,揉得眼泪淌着呢。”

       野狐精便说:“姐姐,臧(现在)吃饱了就早些缓着睡,明早了还有些七姑姑八姨姨都要来看你呢!”说着野狐精就把房门锁了几道锁子,然后就在上炕里躺下睡了。

       女人就蜷缩在野狐精妈和野狐精中间睡下了,这时看见野狐精把一把斧头压在了枕头下。女人就问:“弟弟,你咋还要往枕头底下放斧头呢?”野狐精说:“姐姐,你不知道,咱家后院里拴着四个大恶狗,我怕恶狗咬开铁绳来胡闹,就拿斧头防着。姐姐你要尿尿就尿到尿盆里,可千万不能到后院去。”说完野狐精就打起呼噜了。

       女人蜷着身子越想越害怕,也不能跑出去,就悄悄的翻起身来,把野狐精的老妈慢慢挪到野狐精身边睡下,自己就睡到窗眼跟前,伸手摇晃着窗子上的玄关,晃着晃着窗扇就开了,女人就赶紧从窗子里爬了出来,没地方跑,就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后院里,月亮地里居然看见树桩上拴着四个姑娘,一个个都被野狐精打的遍体鳞伤,她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就赶忙哭着喊:“姐姐,快把我们放了,快些放了我们!”女人就赶快替他们解开了绳子,一起拉上从野狐精家的后院墙上翻出去跑了。

       野狐精睡到天发亮了时候便起身拿起斧头,一斧头朝他旁边的人砍去,然后就叫他老娘道:“妈,醒来喝汤来!”过来一会听不见他老娘的声音,便又喊:“妈,起来吃肉来!”还是听不见他老娘的声音,于是就点亮了灯盏来看,一看到他刚才砍死的是他的老娘,再看见窗户大开,那个女人跑了,野狐精都快气死了,马上跳起来去追这几个逃跑的女人。

       野狐精就顺着大路追,远远看见这几个女人了,追势便更加凶猛。眼看着野狐精要追上了,这个女人就赶紧把自个的一只耳环脱下扔到路上,野狐精追过去捡起耳环就转身跑回家里放下,又开始追,(老家故事里野狐精小气且愚蠢,捡到东西都要先拿回去放下),眼看着又快追上了,这个女人就故伎重施把她的另一只耳环扔到路上,野狐精捡到又转身回家了,如此几番,这些女人身上值钱的东西就丢光了,没东西可以扔了,后面野狐精还穷追不舍。就在这个时候,一帮马贩子赶着马群过来了,这几个女人就赶快向马贩子求救:“大哥啊,大哥,把我们几个救一下!臧后头(后面)有个野狐精追着呢,我都快莫命(都快没命了)了!”马贩子就寻(找)来了几个长虫(蛇)皮口袋把这几个女人装起来驮到马背上。刚驮好,野狐精就追上来了,野狐精看不到了女人,便问马贩子着说:“你都看见五个大女子架这搭(从这里)走过了吗?”马贩子说没有看见。野狐精不信,又看到马背上驮的东西,就问到那么你们的马背上驮的是啥?马贩子们说驮的是货,不能乱动。野狐精不信,说:“那我摸一下是什么货。”就飙起(跳起)往其中的一个口袋上捏了一把。被捏的那个女子吓得尿了一裤子,把口袋都湿透了。这下惹恼了一帮马贩子,他们大骂野狐精道:“叫你不要乱动不要乱动,看把我们的货捏得淌水着呢,都捏坏了!”于是一群人拿着马鞭子把野狐精给打死了。

        打死了野狐精,马贩子就把这几个女人放了出来,几个女人眼前一抹黑,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家里也回不去了,干脆还不如给马贩子当媳妇算了,于是,这五个女子就给一帮马贩子当女人去了。



分享到:

TAG: 聊斋系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马向阳

马向阳

本人现就读于西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民族学专业,毕业于河西学院文学院人文教育,爱好民俗学和民族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7-04-24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3683
  • 日志数: 71
  • 图片数: 18
  • 文件数: 1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11-08-06
  • 更新时间: 2017-03-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