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27 15:14:59

从东京回到浦东机场的晚上,整个浦东爬满了暖黄色的灯光。飞机摇摇晃晃地俯冲向一片光的所在,火柴盒般渺小的建筑和众生逐渐变得庞大而可感。一整片的黄色灯光把簇新的浦东装点成古城楼的模样。

恍惚之间,旅途疲倦的我以为回到了北京。北京,是你在迎接我的归来吗。点点错落的灯光,拼凑成天安门城楼边花车的模样。09年秋天的一个夜晚,我的少数民族朋友们穿着鲜艳的衣裳,在北京秋日质朴刚健的风里,从民大的操场悄然列队,前往长安街。刚刚到报社参加工作的学长会兴奋地发来短信,告诉我石景山的兵营中,同样做着紧张严肃的准备。我探头看到飞机披着五彩的烟霞飞向城的中央,听到阶梯教室里的国歌与呼喊,爱和欢乐仿佛要溢出胸中。那是北京给一个20岁的孩子一份欢迎的厚礼。

再次行走在一片暖黄灯光的城楼下,大概是14年吧。14年的1231日,我一个人懵懂地去看了一场话剧,大概是《恋爱的犀牛》。可是焦灼而渴盼的心情仿佛并不能被一场话剧填满。我在地铁雍和宫站下了车,融入到一群豆瓣组织的夜行者队伍里。清冷的街道和风里,一大群互不相识的人有人背着包,有人背着摄像机,还有人转为聊天而来。我们浩浩荡荡,并排穿过昏暗的胡同,从雍和宫走到鼓楼,又沿着中轴线一直走一直走,走到灯火辉煌的长安街,在天安门前一齐高喊几声:新年快乐。那时的我甚至拥有着一切,却不知疲倦地想要更多更多,我就以这样的方式迫不及待地进入自己的本命年。那些年真好,一点点的欢乐,在无忧的年纪会被放大那么多倍,甚至在记忆之轮中打上深刻的烙印。不幸的是一点点的挫折和委屈,也会被许多倍的放大,仿佛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把我一次次推向尚未抵达的存在。

飞机缓缓坠地。这里是浦东、是上海,一个看似故乡,实则我并不熟悉的地方。周围仍然是一团团暖黄色的灯光,只是城楼远了,花车远了,我的朋友们也远了。男人女人和孩子开始拖着行李下飞机,他们用英语或是上海话聊天,有的尖利有的憨钝。温润的秋风扑面,相比日本,这里毕竟也是一个温暖和鲜活的所在。只可惜一年多来,我与这座城市,我们都没有恰当的机缘与耐心彼此握手或者相拥。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刘过 《唐多令·芦叶满汀洲》

 

走出机场,我突然变得轻松。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7-12-14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405
  • 日志数: 2
  • 建立时间: 2011-09-25
  • 更新时间: 2017-11-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