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少数民族文学系:口头传统研究教学园地。从神州博客搬家过来。感谢刘宗迪老师给了我们的园地一个好名称:“放牛班的课堂”……我们的LOGO为日本画家/作家东山魁夷的画作。欢迎您的到来~~

北大中文系常州籍教授陈泳超:致力于民间文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9-22 23:27:52 / 个人分类:学人专辑

查看( 227 ) / 评论( 1 )
新华网-常州日报 2014年08月27日 15:46:55  作者:沈栖桐 沈向阳

陈泳超教授在接受家乡媒体专访





  去拜访陈泳超教授的那天,未名湖刚被一场雨洗得格外清新。

  毕业季的北大,无论是未名湖畔还是博雅塔下,甚至是块并不知名的草坪上,都可见拍毕业照的学子们。

  身着休闲装,戴着墨镜,推着自行车,帅气的教授俨然也是燕园一景。忽然,有松鼠从脚边窜过,“哧溜”一下钻进假山石隙间。定睛看着活生生的生命,陈泳超的笑靥如孩童般纯粹。从事民间文学研究的他,打心眼里喜欢这“充满生机的大和谐”。

  梳理民间故事

  2009年初秋,“常州道情”“常州唱春”“常州小热昏”……这些已被列入“非遗”名录的常州地方曲艺,60年来首次登上北大舞台,引起师生浓厚兴趣。而将这项名为“常州地方曲艺发掘抢救学术观摩展演及研讨”活动引入北大的,正是北大中文系常州籍教授陈泳超。

  离乡日久,但他依然时时记起故乡的人和事。在应约为家乡一本杂志撰写的文字中,陈泳超一口气回忆了9条常州童谣,“全凭记忆笔录,个别地方曾征询父母意见。”搜集、回忆这些传统童谣,在陈泳超看来,“也是对乡里故土的一种感恩之情”。而他的童年,也藏匿在这些童谣里。

  “二月江南好风景,故人此日共清明”。舣舟亭麻石柱子上镌刻的黄仲则这两句,一直在他心里头。陈泳超的老家离舣舟亭不远,儿时就读的新坊桥小学也在附近。引起他对民间文学最初兴趣的,或许正是那些浅白明丽的童谣,还有祖母讲述的“孟姜女”之类的民间传说

  于是,陈泳超的学问之途上,“民间文学”成为他锲而不舍的追求。

  1984年从省常中毕业后,陈泳超考取了北大中文系。在大学本科期间,他对民间文学、俗文学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屈育德、段宝林教授指导下,他和同道者一起恢复了北大民俗会,并主要负责北大中文系连续几届民俗采风的成果编撰工作。他数度前往苏州,调查民间文学。毕业时,他将论文题目定为《冯梦龙真情民歌观》。

  后来,他师从南京师范大学谈凤梁教授攻读元明清文学,他的硕士论文,是《白蛇传形成土壤的历史层积》;获得硕士学位后,他在南师大学报任编辑,其间师从郁贤皓教授攻读先唐文学,博士论文是《尧舜传说总体研究》。

  在南师大10年工作期间,陈泳超积极参与江苏省及吴语协作区的民间文艺活动,曾任江苏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吴歌学会理事等职,发表了《傩的本义及正误》等20余篇论文,参与苏州歌谣集成的最后统稿,长期参与中国第一部区域性民间文学志《江苏民间文学志》的组织、编撰工作,并自费在江、浙、沪一带以及湖南永州等地区进行了多次民间文学的实地调查。

  1999年,陈泳超调往北大中文系。他做的关于常熟白茆山歌传人陆瑞英的调查,被学界称为“是一个用科学的方法,用一个学者严谨的态度去做的一本书”,著名民间文学学者刘锡城赞叹:“这本书是北大在八九十年以后,民间文学又发出的一声震响。”

  在民间故事的记录史中,陈泳超进行着饶有兴致地梳理。

  还原前人生活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杜牧的这首《清明》,在中国可以说尽人皆知。春天是万物萌动、生机盎然的季节,“杏花春雨江南”,足够诗意,也足够迷人。

  不过,在陈泳超看来,正因为有“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句子,“这首诗就有了一种生的欢乐与死的阴影交织的复杂情韵,在我看来,这也正是清明节最动人的意味。”他已经习惯从俗文化的角度去解读那些习俗:“传统清明节还有好多有意思的活动,比如插柳、戴柳、荡秋千、放风筝、斗鸡蛋、挑荠菜等等,都是充满生机的游戏,我总觉得让这些活动与扫墓混在一天,让生的快乐和死的惆怅混在一起,才是大和谐,让人赞叹。”他试图在自己的研究中,探寻生活方式的多种可能性,“虽然我们不可能去一一经历,但可以去更多地知道,甚至可以知道我们祖先生活的样子。”

  显然,还原生活的曾经场景,是一件有趣的事。

  上世纪90年代末,陈泳超的《尧舜传说研究》刚一出版,就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成为研究尧舜传说的权威性著作,他也由此成为研究尧舜文化的著名专家。

  研究上古史的学者,往往会在尧舜故事中寻找社会发展演变的因子;研究神话的学者,又能以破译神话的姿态在尧舜故事里碰撞出一些奇妙的火花来。陈泳超的《尧舜传说研究》,在某种意义上却是特立独行:它既没有以传说中的因子印证历史的发展,也没有力图在对传说的解读中破译出惊世骇俗的尖新观点,只是倾力于“把古今神话与传说为系统的叙述”,在详细全面地占有资料的基础上踏踏实实地为我们展现了尧舜传说在流传、定型过程中的脉络与线索。

  有关尧舜的传说本身极为复杂、多变,但陈泳超却不避艰辛,把尧舜传说放在长时段中清理考察,这就构成了本书以历时性为线索的基本框架。在分析了尧舜传说的定型过程之后,陈泳超又采用情节单元分析方法,以《五帝本纪》为文本依据,把尧舜传说分成几组情节单元,比较全面地展现了尧舜传说发展演变的历程。以事实说话,把混蒙的传说与神话变得条理清晰,是陈泳超的用心之处,也正是这本书的特色所在。

  感受民间信仰

  在陈泳超的办公室里,有一块匾额:“德著汾河”。

  这是几位六七十岁的老者千里迢迢从山西洪洞县送来的,他们感激陈泳超对当地一项流传了千百年习俗给予的持续多年的关注与整理。

  从2000年开始,陈泳超就去洪洞的庙会上转悠。在那里,他发现了当地流传已久的“接姑姑迎娘娘”习俗。

  汾河两岸,有两个村民聚落,一个叫羊獬,一个叫历山。前者被认为是尧的行宫、二妃的娘家,后者被认为是舜和二妃的住处。每年农历三月三,羊獬村民从本聚落的神庙里,通过很隆重的仪式抬出二妃的驾楼(神轿),然后鸣锣开道、仪仗护持,更有威风锣鼓喧天动地,铳炮之声震耳欲聋,一支以男性为主的队伍很神圣地走出村庄,越过汾河,涌上历山;第二天又更加隆重地从历山神庙里接回两位圣母的小型神像,绕行万安住一宿,迤逦回到羊獬。到了四月二十八,历山等地的队伍又来到羊獬,将两位娘娘的神像迎回历山,二十九日万安队伍也来举行相似的迎娘娘仪式,途中热闹一如三月三。

  在陈泳超看来,显然是女神的感召力纽结了这两个村民聚落。虽然近古以来华北地区女神信仰非常普遍,但常见主神通常是无生老母、碧霞元君、天妃妈祖、送子娘娘、三霄娘娘等,她们大多是神灵世界里的创生物,即便像天妃妈祖那样由人变神,往往也是独立自在的,并没有太多的人际关联。可是洪洞县的这两位女神,却是传说中尧舜时代的娥皇、女英,而羊獬被认为是尧的故乡,历山则被看作舜的故乡,也就是说两地分别是女神的娘家和婆家。这就昭示了本地神灵令人注目的特性——历史化、祖先信仰及其世俗化。

  陈泳超觉得,这是典型的游神型庙会活动,它的突出之处在于比通常的游神活动增加了一个非常详瞻的解释性叙事框架,而这一叙事竟然与被公认为中华民族文明始祖的尧和舜联系了起来。有意思的是,羊獬村民认为自己是尧的后代,历山和万安的村民认为是舜的后代,由于尧的两个女儿嫁给了舜,所以两地民众就互为亲戚了,并且有世代不通婚的戒律。更有意思的是,随着游神庙会的定期开展,队伍所经过的所有二十几个村庄的村民,也都互称亲戚,他们很自豪地认为这是从4000多年前就一直流传下来的历史事实。

  陈泳超说:“这样把地域关系血缘化的努力,不仅为该区域内民众和谐相处提供了一个美好的前提,而且放大看去,它竟是整个中华民族建构理念的一个缩影。从《史记·五帝本纪》开始到现在的炎黄子孙口号,不正是把不同地域的不同族群血缘化为同根同祖的统一民族吗?”

  在陈泳超眼中,民间信仰中的神圣性也许只是象征的,而“它的俗民狂欢性质,却魅力常在,至今犹然。”那些令人动容的美好,都是鲜活的。

  陈泳超简介

  1966年出生于常州,我国著名民间文学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1984年毕业于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同年考取北大中文系,1991年在南师大中文系获硕士学位,1998年获博士学位。1999年起,进北大中文系博士后流动站工作,同年晋升副编审,2001年4月起在北大中文系民间文学教研室任教至今。

  中国俗文学学会秘书长,2007年任国家非遗评审专家委员会成员。
  
分享到:

TAG: 陈泳超 民间传说 民间文学 民间信仰

nothing 张志娟 发布于2014-09-02 19:12:36
照片背景像是老师办公室呀
常州媒体第二次报道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