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民间文化,关注民族起源,探索文明脉络,企求华夏哲思。进入民俗学论坛,深感三生有幸。特别声明:所有在博客中所发的论文,除非表明,均为原创,仅在中国民俗学网交流,如要转摘或纸媒选用,请与我联系:gsmxzrp571@163.com,QQ:752946184

《岷县百名花儿歌手调查实录》后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4-29 09:23:06

  

后记

 

 

手捧1300页的书稿,并非其页码厚,而是其内容确确实实感到十分沉甸。它的信息是多方面的,价值是多角度的,能够给多种学科学者提供相应研究资料和进一步深入的线索。通过这本大书的整理,让我感到很有继续把这项工作做下去的必要,因为还有很多杰出歌手有待继续发掘和记录,更因为由于这次大规模调查,声势造出去了,好些歌手开始理解我们,并主动找上门来期待我们去记录他们的花儿人生。

在长达3年时间的整理过程中,每位歌手的神情笑貌、调查过程的坎坷经历随时就如演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在眼前,让我激动,让我感慨,让我沉思。

由于花儿歌手都是农民,他们需要播种、耕耘、收获,更有大多青壮年外出务工,只有在“冬藏”时节才有可能采访到。因此我们选定冬季展开调查。从开始掌握四五十名歌手线索,逐渐滚雪球般采录230多名歌手信息,从20131216日开始至2014619日暂告一段落,过年期间的腊月24日我们还在采访,正月20日一过又投入采访,顺利的一天能够采访到3名花儿歌手,不顺利的一天一名歌手都采访不到。有部分歌手如宋晓春、李秀芳等打电话五六十次以上方联系到。有的歌手如叫“杨春芳”的,是我在2013年农历五月十五日麻石头花儿会上亲口问到的,其对唱能力非常强,当时唱倒了七八个男性花儿歌手,我拍了照片录了像,问下了姓名,问电话号码她不告诉,只知道是闾井人。她唱到性情处,男歌手们就一支接一支递烟点火,因此她一支接一支的边抽烟边唱花儿。她抽烟与唱花儿一样很随意很潇洒,甚至很有风度。她的头发是天然黄,长长的披在双肩,与她的蛋型脸、高挑的身材很协调,歌手们私下都叫她“黄毛儿”。为了不虚行程,我提前给时任闾井镇杨劲峰书记打电话,试图通过驻村干部联系到名叫“杨春芳”的花儿歌手。杨劲峰书记来电说闾井有叫“杨春芳”的人,已经出嫁到清水乡迭麻村,并担任村主任。我就又联系清水乡徐正乡长,打听“杨春芳”电话,通话后“杨春芳”说从未唱过花儿,才知搞错了。遂决定直接去闾井调查。这日是2014年元月10日,先到蒲麻镇砖塔寨村调查赵红生,结束后去闾井,杨劲峰书记已经给我们调查清楚此歌手名字并不叫“杨春芳”,而叫“谢银菊”,喇嘛村人,派驻村干部领我们去。结果村上说此人与男人离婚多年,丢下孩子走了,不知去处。我们又折回到杜家村其娘家打听,其兄弟说家中长不来,与家中人常不联系,不知道电话号码。这时已经是下午5点,顺原路返回,虽然仅百公里路,但路况极差,需5个小时才能走到,且有冰窟窿路面,大家都惧怕。就决定远宕昌理川走,刚走了半个多小时,雪开始下了,并越下越大,刚上到半坡就足有半尺厚,上到山顶就更厚了。车左右打滑很厉害。山顶进入宕昌地界,路况好多了,但面对厚厚积雪,打滑更为厉害,天已经完全黑了,分不清哪是悬崖、哪是山坡、哪是沟渠,只是茫茫一片白。刚过山脊一个下坡,车突然不听指挥,“砰”一声车辆横横子停在路边,幸好被一块石挡住未滑入沟渠,我们立即下车,每遇较陡坡段、弯道,均帮扶车辆下坡、转弯,直至山下。到达宕昌哈达铺已经是晚10点多,吃过晚饭,到家12点过了。类此险情还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大多女歌手丈夫、公公婆婆反对唱花儿,我们采访一位女歌手结束后,临出门送我们说:“我们男人不在了,你们就来嗷。”说罢,她笑了,我们也笑了。花儿歌手绝大多数未上过学,不识字,我们调查组何燕飞负责采录歌手信息,有位歌手让把何燕飞联系号码存在其手机上,说你就写成“飞飞”,我就认识这个字,惹得大家一阵欢笑。过后我每遇到该歌手,就问“把飞飞想啦?”来逗她,其用贼贼的神情给我一个“瞬眼”,显然她心中是乐的。有几个女歌手因儿子娶了媳妇后被媳妇赶出家门,长期流落在外,经常让我心生牵挂,但又无可奈何。在采访60多岁的包成桃时,其清亮的声嗓、文雅的歌词让我惊讶又感佩,为了更多“掏”其花儿,我竟然以小兄弟的神情不停的“撒娇”,逗得她不停的乐,然后又不停的说、说、说,不停的唱、唱、唱,之后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还联系了几位歌手,让来采访。可惜太忙,再未去成。

总之,从冰天雪地的隆冬季节开始,到春暖花开的盛夏时节结束,与众多花儿歌手结下了很好的友谊,我们四个也成为了更加默契的至交朋友

调查结束后,由王彦明根据录音编写谱例,由徐卓对谱例做最终校对修订;由何燕飞根据录音整理出书面稿,我根据打印件又做了十多次校对,再分别撰写每位歌手的“调查印象”,拟定排版要求,确定了现在的版式,再聘请并分发姚振华、姚志忠等先生补充加注,修改错别字,最终由我甄别综合,作为定稿送交出版社审阅。各位先生修改稿本如数由县非遗中心归档保存。在书稿整个整理过程中,李璘先生多次悉心指教,一再叮嘱我们全方言整理,保证调查的本真,在个别具有普遍性词的处理上力求尽可能的合理和规范。这样就保障了本书的质量。并撰序肯定了我们的工作。在此一并向诸位先生致谢!特别感谢赵宗福教授赐序,给该草根文本赋予了崇高的学理性使命。

本书是岷县文广局季绪才、石志平等领导班子的魄力之果,其通盘考虑与睿智之举,必将影响深远,历久弥新,是岷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重大成就,在中国花儿学史上无疑是一座里程碑。也是我们四个不惧风险、不畏艰难、精诚团结、默契配合、放弃双休日、起早贪黑戮力奋斗的结果。近一年来,我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乐此不疲,且越干越有兴趣。我乐意为“文化担当”而全身心投入不遗余力忘我工作。

至于错误,肯定难免。对有些方言词的注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出现差异,甚至谬误,也属正常,因为能力毕竟有限。正确的,是大家的功劳;错误的,由我本人承担。在此恭请读者诸君开诚批评指正为盼。

 

 

张润平

2016911

 


TAG: 后记 岷县 张润平

张润平 引用 删除 张润平   /   2017-04-29 19:44:12
原帖由宁锐于2017-04-29 17:56:20发表
功在千古!功在后世!有精力时就继续干吧!

谢谢先生长期来的勉励!月余后即寄。
张润平 引用 删除 张润平   /   2017-04-29 19:42:54
谢谢先生关注并转发!再有月余就印刷出来了,一定首先多寄几套。
原帖由陶立璠于2017-04-29 13:48:56发表
一篇情真意切的后记,出版后别忘了分享一本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7-04-29 17:56:20
功在千古!功在后世!有精力时就继续干吧!
从田野到书斋——陶立璠空间 引用 删除 陶立璠   /   2017-04-29 14:08:48
有关文章已上传《中国民俗网》。谢谢。
从田野到书斋——陶立璠空间 引用 删除 陶立璠   /   2017-04-29 13:48:56
一篇情真意切的后记,出版后别忘了分享一本
耕田书童 引用 删除 耕田书童   /   2017-04-29 12:37:46
恭喜恭喜,大作出版!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张润平

张润平

张润平,男,1963年出生,大专学历,汉族,中国民俗学会理事、甘肃省民族师范学院河洮岷文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西羌文化特邀研究员,定西市文史研究员,关陇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定西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花儿文化专业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羌藏历史、民间文学、民间信仰、藏传佛教、史前史研究等。出版专著《西天佛子源流录文献与初步研究》《岷县历史文化与民俗散论》《岷县青苗会研究》,编著《人文岷州》、《岷县史话》等,《民族研究》《中国藏学》等刊物发表论文30多篇。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7-06-2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45867
  • 日志数: 275
  • 图片数: 10
  • 文件数: 2
  • 建立时间: 2009-12-19
  • 更新时间: 2017-04-2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