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

长夜无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7-20 14:28:18 / 个人分类:随笔

 

长夜无眠!

 

昨天和前天两天,应松尾恒一教授的邀请,在千叶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参观,这是我所看过的最好的民俗类博物馆。

 

昨天下午将近五点(东京时间),在千叶至东京的电车上,接到了乌丙安先生的女儿乌疆来自柏林的微信:“我老父亲今天早上柏林时间645分走了。”

 

乌先生90岁了,原本今年7月计划在辽大举办研讨会为他祝寿的,因身体原因,先生最终决定赴柏林女儿处接受德国医生治疗。在他4月下旬出国前,先生曾与我通话将近40分钟,详细说明了病情和其他事宜。到德国后,先生曾对医治前景表示乐观。就在半个月前,627日,先生还在我发的京都金阁寺照片下面留言:“看照片回忆198587两度参拜金阁寺!难忘!”我和学界的朋友们一直认为先生可以长命百岁的,无奈,天妒人寿,先生还是走了!!!

 

1983年年末,我大学四年级,读到了乌先生的《民俗学丛话》,这是引导我走上民俗学研究道路的引路书之一。1985年,在筹办《民俗研究》的过程中,先生给予大力支持和鼓励,创刊号上,刊登有简涛兄对先生的长篇访谈。1986年深秋,徐经泽教授邀请先生到山东大学讲学,并聘请为山大客座教授,这是先生诸多兼职中的第一个校外教授。

 

搜索带来日本的笔记本电脑中,找到了几张有先生身影的照片。在19851121中国民俗学会首届学术研讨会的大合影上没有找到先生,但是,就是在会议期间,与乌先生、柯杨先生等在北师大研究生宿舍畅聚的合影,则是我和先生最早同框的照片。此后,30多年里,与先生有数不清的机会在一起,先生对于我个人的学术成长和个人生活的关心,对于山东大学民俗学学科建设和《民俗研究》杂志的支持与鼓励,对于中国民俗学会工作的热诚参与和无私相助,一幕幕场景如同昨日,总是闪现在眼前!

 

乌先生早在1985年和1987年就曾访问日本民俗学界,今晚这个长夜,我住在东京日中友好会馆的后乐宾馆,或许就是先生30多年前访日时曾经驻足的地方。时日转换,星斗轮回!逝者长已矣,我辈后来者唯有加倍努力,才能不辜负先生一辈开拓的民俗学事业!

 

       2018712日清晨不眠之夜,于东京旅次中


TAG: 辽宁大学 民俗学 乌丙安 中国民俗学

车前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车前子   /   2018-07-21 07:24:55
俗学难绝有后继
旅日不眠悼先贤。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8-07-20 16:25:34
长夜无眠!--苦呀!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8-11-21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19752
  • 日志数: 231
  • 图片数: 125
  • 文件数: 46
  • 书签数: 10
  • 建立时间: 2008-09-12
  • 更新时间: 2018-07-2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