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

送别王增勇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0-17 11:09:57 / 个人分类:随笔

  

送别王增勇兄

 

 

 

今天,在火箭军总医院告别室,送别了王增勇兄。

增勇兄大我10岁,生于19537月,享年64岁。按照北师大文学院提供的生平简介,增勇兄1969年至1973年在北京通县梨园公社砖厂大队插队劳动;19739月至19767月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完成本科学业,获学士学位;19768月至199911月在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先后任助教、古籍部馆员、教育阅览室室长、副研究馆员;期间,19869月至19897月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深造,师从民俗教授张紫晨先生,获得民俗学硕士学位,主要成果有《神话学概论》等。199912月起,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后改名为文学院)从事行政管理工作,负责成人教育办公室事务,2013年光荣退休。

最早何时与增勇兄相识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从照片中发现,他参加了199411月在山东乳山召开的“中国民俗学会1994学术研讨会”,那次会议,是由我所在的山东大学民俗学研究所和山东省民俗学会协助中国民俗学会主办的,记忆中,此前我们就已经相识,此时,我们已经熟识了。

与增勇兄交往最多的时间,是我2000年去北师大随钟老做访问学者、以及此后的2001年考上博士的第一年。那时,增勇兄独身一人,我也是一人在京,常常是中午或傍晚,我从师大老图书馆出来,他也从文学院所在的旧主楼走出楼门,我们相伴去食堂吃饭。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教工食堂门口、或食堂里面相遇,各自打好饭,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已经记不得当时都聊了些什么了,总之,聊学术圈的事情多,聊个人的事情少,所以,我至今对他的个人生活知之甚少,只知道他一直单身,家是在北京的郊区,别的就完全无知了。

印象中,增勇兄曾经是跟随在钟老的身边(身后),为钟老提包的那个随从,默默的,很少言语。但我也曾经见过他激动的时候,特别是偶有辩论的事情,他也会慷慨陈词,只是很快就归于平静,躲在不显眼的地方,听其他那些人发表未必比他高明的高见。增勇兄一直做的是需要坐班、按时上下班的工作,参加学会的活动,若赶上吃饭的时候,他也是会悄悄提前离开,按时去上班,来去都不会引人注意。

生平简介中对增勇兄的评价是“为人真诚,热情大方,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热情服务师生,在师生中享有较高威望。”曾任中国民俗学会秘书长的贺学君老师也说到:“增勇在学会秘书处工作多年,是个内向认真的人”。应该是从他硕士毕业后,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他就参与了中国民俗学会的事务性工作。我记忆中,在刘铁梁老师担任学会秘书长期间,是增勇兄参与学会秘书处工作最多的时候。在19951月印制的《中国民俗学会会刊》第8期中,记载有截止到19941231日的“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增勇兄与董晓萍、杨利慧、安德明、郭于华、高丙中、色音等同一批成为中国民俗学会会员;在“中国民俗学会理事会会议简报”中,199422日的“在京常务理事会会议”,参加会议者中,有“常务理事刘铁梁、贺学君……及王增勇和赵淑兰”;在1994511日的“秘书处向在京常务理事汇报工作会议”中,“参加人员:宋兆麟、段宝林……董晓萍、田小杭、王增勇、刘志九”。虽然参加了这些活动,他也总是为学会的事务性工作跑前跑后,但在学会中,他始终没有什么名分,并不是学会的理事、也没有被封副秘书长之类的头衔,可是只要在需要他的时候,他一定会不计酬劳、认真工作、永远是默默奉献。我想,作为中国民俗学会这样的群众性学术组织,既需要有一些学术大佬的存在,也需要有像增勇兄这样的默默奉献的普通学者的支撑,二者缺一不可。

生平简介中提到的《神话学概论》一书我没有见到,在我书架上有1994年增勇兄送我的著作《神话与民俗》,19936月,由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该书广泛涉及到神话学及相关学科领域的诸多议题,如女娲神话考、黄帝原型考论、黄土图腾论、社丘为昆仑原型考、民俗的起源、民间文学的集体意识论、略论民俗与社会制度的关系等,特别是还论述了中国母子乱伦历史的追寻、中国食人习俗研究等当时属于比较敏感、较少为人论及的议题。增勇兄在该书后记中说道:“原本计划出两本著作,一本为远古文化研究,一本为民俗理论研究,但因各种原因,原计划不得不取消。现在这部书只是原计划中的部分内容,其中远古文化研究的内容占的比较大一些。”“本书虽然很薄,但却是自己多年来最重要的学术成果。在过去的岁月里,自己不时涌动攀登学术高峰的欲望,然而却又经常感到力不从心。一方面是志大才疏,另一方面是社会条件的局限。梦想终究不是现实。学术高峰的险峻并不亚于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

在等候告别仪式举行前的短短的时间里,听到了对于增勇兄的议论:他退休前的时间,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了工作;光荣退休后的这几年,过着与病魔搏斗的生活。生平简介中说“面对病魔,王增勇老师坚强而乐观,令人敬佩。”

增勇兄独身一生,日常生活中给人的印象也是彳亍独行,但今天前来为他送行的人还真是不少,大家都在心里默默地祝好人走好,祝愿他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病魔的困扰,天堂一定会眷顾好人!

今天为增勇兄送别的民俗学同仁有安德明、杨利慧夫妇,康丽,王素珍,还有增勇兄的硕士阶段同学尹成奎。

 

(北师大文学院发放的“王增永老师生平简介”,将增勇兄的名字写作“王增永”,应该是依据户口或身份证上的名字,特此说明。)

                     

                     2017101523:35

 


TAG:

车前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车前子   /   2017-10-18 22:06:26
户晓辉的2014 引用 删除 户晓辉   /   2017-10-18 06:55:04
我与增勇先生没有多少交往,只记得当年去北师大资料室他也赠我一本大著《神话与民俗》,至今仍然在书架上存留着。涛哥说得对,此书“特别是还论述了中国母子乱伦历史的追寻、中国食人习俗研究等当时属于比较敏感、较少为人论及的议题”。增勇先生不仅自己有学术的勇气,也让我增加了些许勇气,怀念这样一个有勇气的人!!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