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大年情味足 ——《春节旧事》絮语之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1-14 09:51:48 / 个人分类:年节解读

 

说起大年情味足

——《春节旧事》絮语 

张志春     

 

光明日报》编者按:

       春节的脚步渐渐近了。春节文化的深厚内蕴和独特魅力,决定了她不仅是中华民族岁时年节中最为盛大的节日,也逐渐成为全人类共享的世界性节日。本期《光明悦读》为读者推荐几本关于春节文化习俗的图书《春节旧事》《过年老风情》《舌尖上的新年》。

《春节旧事》,是作者张志春从内心深处对春节的生命体验和叙述。他回忆了春节前、春节中和春节后的起始仪式、净化仪式、馈赠仪式、娱乐仪式和结束仪式的整个过程,这些回忆和记录,洋溢着浓浓的年味,悠悠地沁入人心,温暖着每一个屋檐下、每一个家庭中的人们。

 

 

  春节是中华民族岁时年节中最大的节日。倘若历时性观察,它仿佛一条串线珍珠连起了中华文明史。倘若共时性观察,它自自然然地与身边每个人的生命生活有着内在而密切的衔接与沟通。特别是这个日子就像是自己的生日,这种神秘的重合让幸福感自内心深处涌来,似乎有着比别人稍多一点的感受与体验。于是当原生态节日丛书向我约稿时,我毫不犹豫地应允撰写《春节旧事》。如此伴随着生命体验的年节,似乎真的有那么多的话语要说,有那么多的情景值得记录,而且真的是从来不用想起,也永远不会忘记的啊!

 

年的脚步渐渐近  美衣美食美心情

 

  或许在内心深处,笔者对于春节有着特别的关注和有意无意地感悟。童年乃至少年时代,谁不盼着过年呢?美衣美食美心情,尽情地燃放鞭炮,尽情地燃放礼花,让狂欢的情绪绽放于夜空;平常禁断的玩乐游戏此时此刻会受到特别的鼓励与支持;走亲戚的途中满眼新鲜满心欢悦,笑着说着唱着……这就是过大年啊!节前掰着手指数着日子盼着年的脚步渐渐走近,节内沉浸狂欢,节后别离依依不舍,又时时唤起温馨的回忆。

  随着年岁的增长,眼界的开阔,渐悟年节内蕴的博大深厚,并非一己的阅历所能穷尽。在构想《春节旧事》的时候,就意识到春节厚重的负载与庄严的结构。它不仅仅是大年初一简单的一天,也不仅仅是新旧交替的大年三十和初一的粘连。它是由核心节点凝聚而成的一个节日系统,它完整地代代不已地践行着起始仪式、净化仪式、祭祀仪式、馈赠仪式、娱乐仪式和结束仪式等等,是相当规范化的内在结构与系统仪式。特别是年节丰盛的美餐,焕然一新的服饰,隆重的宾客往来设宴招待等等,呈现出一种全民族狂欢仪式的创造与践行,虽说也稍有含蓄内敛的格调。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它实质上从某个层面体现了生活目的与生命享受,从而以其内在的亲切与崇高鼓荡起生活的勇气与生命的热情。因有了这样的构想与感觉,便在春节历程的叙述中时不时带上自己所见情景,沉浸其中的感受,亲朋好友邻里乡党以及学生的见闻……或许历史的言说因个体生命的体验而增益质感,有着直通地气的舒展,而不只是一般意义上既往知识的冷静连缀。

 

相传冬至大如年  贺节纷纷衣帽鲜

 

  《春节旧事》的写作,除却生活的体验,还想有所探索。因为春节还有不少待解之谜。比如何时为起始仪式?是腊月初五的五豆节,还是腊八节?或是小年祭灶的时辰,或说大年三十贴春联祭祖才是年节的启动?究竟以哪个为准,春节的启动典仪在哪里?田野作业啊,文献考释啊,慢慢地才发现冬至与春节几乎是有趣的相似的样态。哦!冬至,有周一代原本就是我们的年节!怪道冬至大如年的古俗语流播范围这么宽广深远;怪道冬至还要特别讲究吃饺子吃年糕,如同大年圣餐一般……不只是古俗活态的印痕流传至今,而且还有诗文精准地记载。如徐士《吴中竹枝词》所咏叹:

  相传冬至大如年,

  贺节纷纷衣帽鲜。

  毕竟勾吴风俗美,

  家家幼小拜尊前。

  再如《中华风俗志》所述冬至节,丛火,祀家庙,福祠、灶圣。拜父母尊长,设家宴,亲戚相贺,与元旦一例云云,都直接将冬至与年节视为一体。更有九三学社一位教授知我写《春节旧事》,特意来告诉我说,在南方她婆婆家,有老人过寿以冬至增岁的遗俗。真没有想到春节起始仪式的追溯,竟然揭开了冬至年节的神秘面纱。而作为今日春节的起始仪式,冬至节真的是恰到好处。不信看杜甫诗歌《冬至》所唱叹的冬至阳生春又来,不就是春节的预告么?

  紧接着便是净化仪式。对居住环境是除尘扫房,对自身环境则是炫彩新衣。

  春节服饰,官方大传统延续不绝,民间小传统亦源远流长。如《梦梁录》卷一载南宋都城临安的风俗:细民男女亦皆鲜衣,往来拜节;如民国年间上海歌谣《新年十日歌》:年初一,一寝觉来太阳照东窗,起身忙换新衣裳……”全新的款式,色彩,质料,穿着在身,呈现在春节这个中华文化空间里。彼此新衣新帽,即便平常幽默嬉闹者,此时此刻也是庄严敬肃,周旋揖让。刘禹锡《元日感怀》描述了这一情景:

  燎火委虚烬,

  儿童炫彩衣。

  炫彩衣的心理,源于服饰之新,是自身形象的刷新,是全新的服饰带来自由与狂放的美感。不只儿童,成人亦是。生命的狂欢时刻需要衣饰的辅助,需要形式上的仪典,才能推出意念中的崇高。这是心情意绪的感性显现,仿佛重温童年的美饰梦,仿佛重返自我崇拜期与求偶期似的。天地间,四周的一切突然都变得那么新鲜,无美饰似乎与这个环境不大协调。随着节日的来临,生活的常规被打破了。于是乎,强调以第一次穿着来迎接新年就有了特别的价值。同时,新衣的鲜艳意味着每个人在天地初始时分,都是一个重要的值得被关注与赞扬的角色,特别是幼小年轻者更多这样的敏感与微妙。这在人们看来,是一种有宗教意味的仪式。它让人们在春秋寒暑的轮回中,象征性地回到可以重新开始的原初,汲取新的生命能量,从而获得生命内存与外貌全盘刷新式的变化。

 


                     原载《光明日报》201711016版)

 


TAG:

耕田书童的博客 引用 删除 耕田书童   /   2017-01-16 22:22:3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