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勃】唐朝的清明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5-27 16:18:31 / 个人分类:作品已发表

本文发表在《文史知识》2017年第4期


在我国节日发展史上,唐朝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这不仅因为我国的节日整体上摆脱了此前禁忌、禳除的神秘氛围而成为真正的佳节良辰,也因为唐朝出现了一些对后世影响深远的新节日,比如清明。

清明原本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当太阳运行到黄经45o时即交清明,时在阳历4月5日前后。汉代《淮南子》云:春分“加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音比仲吕”。古人之所以将春分后的这一节气称为“清明”,是由于“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的缘故。不过,节气终究只是太阳视运动的一种反映,是气候、物候变化的标志,与富有人文意义、充满情感、包含特定活动的节日在性质上并不相同。到了唐朝,清明节气才由于各种因素的作用影响发展成为节日。但一经生成,就深受时人重视。清明节与时在冬至后一百零五日的寒食节(约在清明节前一、二日)连在一起,拥有十分丰富的习俗活动,成为大唐社会最重要也最富有特色的节日之一,同时也是国家最重要的法定假日之一。唐玄宗开元年间休假唐代宗大历年间休假五唐德宗时假期更达七天之长,和元正、冬至一样。

大体而言,唐朝清明节习俗主要有改火,扫墓以及踏青、斗鸡、荡秋千、蹴鞠等娱乐活动,并包括一定的饮食和农事习俗。

一、火燧知从新节变:改火习俗

改火之俗在我国虽然古已有之,但起初并不在清明节。《后汉书·礼仪志》有“日冬至,钻燧改火”的记载,说明汉代改火是在冬至。魏晋以后,改火活动一度消失,但唐朝人重新将这一活动推行开来。他们借助当时盛行的寒食节禁火三日的习俗,在寒食节将火灭掉,形成“普天皆灭焰,匝地尽藏烟”的局面,到清明节这天再重新将火燃起,从而实现改火的目的。

唐朝,改火是全社会普遍流行的习俗,所以刘长卿《清明后登城眺望》“百花如旧日,万井出新烟”王表《清明日登城春望寄大夫使君》“寒食花开千树雪,清明日出万家烟”。平常百姓要在清明节钻木取火,皇家也不例外。据《辇下岁时记》记载,清明,尚食内园官小儿会于殿前钻火并带比赛性质。谁先钻得新火,谁就能得到“绢三匹,金碗一口”的赏赐。不仅如此,朝廷还有赐新火的仪式。谢观《清明日恩赐百官新火赋》对赐新火仪式过程和盛况进行了细致精彩的描写:清明节一大早,有人将钻燧取来的榆柳新火献上朝廷。皇帝下令颁赐新火。于是,太监们将众多的蜡炬在新火上点燃,列队而出,将新火引至宫外。“振香炉以朱喷,和晓日而焰翻。出禁署而萤分九陌,入人寰而星落千门。”场面十分恢宏壮观。朝廷之内,在的官员都能分到一炬新火,他们感到无限荣光,纷纷叩谢皇恩浩荡,表达自己定要效忠国家的热切愿望。而后,皇帝大宴群臣,大家竞相用自己手中的新火炊爨取暖……这是一个盛大而热闹的场面,更是一种既树立君主权威又营造君臣和谐的手段。通过赐新火,皇帝显示了自己无上的地位,宣告自己愿意让大臣分享统治权;通过接受赐火,大臣们显示了对君主地位和合法性的承认,表达了愿以忠诚回报君主恩宠和信任的决心。

“火燧知从新节变。”旧火灭亡,新火再生。清明改火活动,反映了时人对“将以明而代暗,乃去故而从新”的真诚追求。他们醉心于新火的使用,并中感受春光的美好。无论杜甫的“朝来新火起新烟,湖色春光净客船”,还是贾岛的“今日清明节,园林胜事偏。晴风吹柳絮,新火起厨烟”,都抒发了新火点燃后的美丽心情。

二、郊外纷纷拜古埏扫墓习俗

扫墓,又称墓祭、上墓、上坟、祭扫、拜扫、拜墓醮地等,是到逝者坟墓上祭祀的活动。清明扫墓,源于寒食墓祭。据文献记载,唐朝初年寒食墓祭已在民间蔚然成风。唐玄宗时期从民间风俗上升为国家礼制:“寒食上墓,礼经无文,近世相传,浸以成俗,士庶有不合庙享,何以用展孝思,宜许上墓,同拜扫礼。”官方因俗制礼,极大地激发了人们实践这一习俗的热情,郭郧《寒食》诗云“兰陵士女满晴川,郊外纷纷拜古埏。”就反映了寒食扫墓的盛况。

清明扫墓正是寒食扫墓的延续与挪移在唐朝,二者并存。白居易有两首关于扫墓的诗,一名《寒食野望吟》:“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离别处。冥漠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一名《清明日登老君阁望洛城赠韩道士》:“风光烟火清明日,歌哭悲欢城市间。何事不随东洛水,谁家又葬北邙山?中桥车马长无已,下渡舟航亦不闲。冢墓累累人扰扰,辽东怅望鹤飞还。”从中可见寒食扫墓和清明扫墓同时存在但寒食扫墓与清明扫墓又有所不同,由于寒食节不能用火,清明节可以用火,所以寒食扫墓为逝者送的纸钱不能烧化,清明扫墓则无此禁忌。

中国人讲究返本追始,慎终追远,清明扫墓以表思时之敬,是缅怀逝者、感恩先人的表现,具有深远的社会意义。自此以后,扫墓就成了清明节的核心习俗,长期发挥着敦亲睦族、培育感恩情怀的重要作用,成为凝聚人心、和谐社会的制度安排和精神纽带。

三、游人恋芳草,半犯严城鼓娱乐习俗

清明是春天的第五个节气,此时,几番朗日酥雨交替,已经驱走了冬天的萧索冷清,骀荡春风已然吹醒了草,吹开了花,吹绿了柳,吹蓝了天,吹来了鸟鸣,也吹动了人心。人们纷纷走出户外,举行各种娱乐活动,拥抱春天,感受生命的美好。

踏青赏春是清明时节的重要习俗。杜甫《清明》“著处繁华矜是日,长沙千人万人出。渡头翠柳艳明眉,争道朱蹄骄啮膝”描绘了男女老少乘船骑马、踏青赏春的热闹情景。春天是春情萌动的季节,男男女女外出踏青又为彼此的相识交往提供了可能,所以踏青时节总会有一些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发生。其中最著名的当数“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故事。据《唐诗纪事》载,参加科举考试没有成功的崔护,在清明节独自到长安城南游玩,至一村户,见花木丛萃,寂无人声上前敲门讨水喝。女子端水给崔护后,自己倚着桃花,情意绵绵地看着。崔护临行时,女子送到门外,似有恋恋不舍意。来年清明节,崔护追忆往事,情不可遏,又往探视,见门院如故,门却上了锁。惆怅之余,挥笔在门扉上题诗一首“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从而留下一段千古佳话。

荡秋千是清明节另一重要娱乐活动。据宋·高承《事物纪原》记载,秋千“本山戎之戏也,自齐桓公北伐山戎,此戏始传中国”。最初是军事训练的工具,后来演变成一种娱乐设施。唐朝十分盛行,有“半仙之戏”的美称。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好是隔帘花树动,女郎撩乱送秋千。诗人韦庄用杨柳、花树、女郎、秋千,构成了清明时节的又一动人图景。唐朝人的秋千往往是彩色的,高高地搭在秋千架上最爱秋千之戏的是那些处在人生最美丽年华的青年男女他们聚集在一起,轮流将秋千荡起并带有竞巧比赛的意思。荡的人凌空飞扬,衣袂飘举,怕的是不能荡得高一点再高一点。看的人如痴如醉,心痒不已,恨不得马上也上去大显身手,一展丰姿。秋千之戏给大唐人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清明时节,唐朝人从上到下还都十分热衷斗鸡游戏,“绣袍驰马拾遗翠,锦袖斗鸡喧广场”是当时司空见惯的景象。唐玄宗时期斗鸡尤其风行。当时宫廷中设有专门的斗鸡坊,安排专人对斗鸡进行训练。陈鸿《东城老父传》中的传主贾昌就是一个擅长训鸡的人,曾有“神鸡童”的美誉在他的训练之下,斗鸡们树毛振翼,砺吻磨距,抑怒待胜;进退有期,随鞭指低昂待决出胜负,则强者前,弱者后,随昌雁行,归于鸡坊”,令人叹为观止。贾昌因此颇受恩宠,以至时人发出“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的感慨。上行下效,皇帝喜欢,民风尤甚都中男女以弄鸡为事;贫者弄假鸡斗鸡价格暴涨,以至不少富豪人家为买鸡而不惜倾家荡产对此,后世人颇有微词,认为唐玄宗出生在酉年酉月,因爱好斗鸡而亡其国,对唐朝由盛转衰负有重大责任。抛却这样的负面作用,斗鸡游戏确实给人们带来了无穷的乐趣。斗鸡的激烈搏击极易令人进入物我两忘、眼里心里唯有斗鸡的痴迷状态。在这种状态中,们呐喊惊叫,为鸡加油助威,日常积压的郁闷与烦恼由此得以发泄释放……

蹴鞠,也作蹙鞠、蹋鞠、蹴球、筑球、踢圆、圆情等传说蹴鞠是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为了训练军队而发明的后来演变为一种游戏。至少战国时期蹴鞠已和吹竽、斗鸡、走狗、弹琴、六博等一起,成为齐国都城临淄老百姓的休闲娱乐活动。发展到唐朝,成为清明时节的一项重要娱乐活动。杜甫《清明》十年蹴鞠将雏远,万里秋千习俗同”,说明了这一习俗的流行。唐朝鞠的制作有了改进,蹴鞠的方法也有较大变化。早期的鞠,“以皮为之,实以物,蹴蹋之以为戏也”,是以皮革制作的实心球;此时是具有球皮和球胆的气球了。据初唐徐坚《初学记》载:“鞠即球字,今蹴鞠曰球戏。古用毛纠结为之,今用皮。以胞为里,嘘气闭而蹴之。”由于鞠的制作方法发生巨大变化,球体变轻,能够踢高,人多以踢高为能事。有个叫张芬的女子,常常在福感寺蹴鞠,“高及半塔”,就被时人称赞为“曲艺过人”。

在蹴鞠形式上,唐朝也有了一些新变。当时的蹴鞠主要分有球门的和没有球门的两种形式。没有球门的蹴鞠俗称“白打”。白打原是两人对踢,后来发展为三人角踢,四人、五人直至十人的轮踢,但仍称为白打。从简单的几个动作到“脚头十万踢,解数百千般”,蹴鞠技巧在唐人的普遍参与中大大提高了。带球门的比赛则叫“蹴球”。马端临《文献通考》中记载了蹴球的规则:“植两修竹,高数丈,络网于上,为门以度球,球工分左右朋,以角胜负否。”

“时也广场春霁,寒食景妍,交争竞逐,驰突喧阗。或略地以丸走,乍凌空以月圆。”在清明时节的大好春光里,看一场精彩的蹴鞠比赛,真是莫大的艺术享受。

“杨柳青,放风筝。”风筝也叫纸鸢。清明时节阳气上升,风自下而升上,是放风筝的好时候,唐朝人也很喜欢这一活动,甚至天还没有大亮,就有人玩上了。“青门欲曙天,车马已喧阗。……不得高飞便,回头望纸鸢。诗人罗隐就曾经在一个“寒食日”的早晨看到了高空中飞翔的风筝。

娱乐活动丰富,是唐朝清明节的突出特点。无论踏青、荡秋千、斗鸡,还是蹴鞠、放风筝,都吸引着人们留连于户外,留连于大自然的春色之中。“云间影过秋千女,地上声喧蹴踘儿无论男女,都在舒展身体,放纵心灵,甚至天色晚了,仍不愿回家。“游人恋芳草,半犯严城鼓对娱乐活动的热衷与参与,让大唐的清明节明丽而热闹,具有鲜明的狂欢特性。

四、留饧和冷粥,出火煮新茶:饮食习俗

清明节也有专门的饮食,冯贽《云仙杂记》记载“洛阳人家……寒食装万花舆,煮杨花粥”;宋人庞元英《文昌杂录》载唐朝节物云:“寒食则有假花,鸡球,镂鸡子,子推蒸饼,饧粥。”这里虽然说的都是寒食节,但视为清明节的饮食也无不可。白居易《清明日送韦侍御贬虔州》中更明确提到清明节要“留饧和冷粥,出火煮新茶”。

由于清明节日也是节气,所以与农事有关的活动也成为清明节俗的有机组成部分。韩鄂《四时纂要》中说这天修蚕具、蚕室有利于蚕业丰收。

有唐一代,国家形成了大一统的局面,社会相对安定,日渐发达的生产力带来了相对富裕的物质生活,人们的精神面貌也大为改观,人性得到较自由的发挥与张扬,呈现出一种蓬勃向上、恢宏自信的大唐气象。清明节正是在这种环境中形成并得以发展的。

唐朝清明节兼具节日与节气的双重身份,集死亡和再生于一身,融欢乐和悲情为一体,具有丰富的习俗活动。改火习俗赋予它更新之意,扫墓习俗让它承载了慎终追远、感恩先人的传统,农事习俗让它禀持了顺天应时、循时而动的精神,娱乐习俗则使它成为唱响青春之歌、生命之歌、自由之歌的盛大仪式。唐朝清明节奠定了清明节的习俗与格调,也成为清明节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它影响深远,直到今天,当众多传统节日已经衰落式微,清明节仍然褒有旺盛的生命力,不仅成为四大传统节日之一,也在国家法定假日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分享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