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北京地方志发展之概况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2-13 10:17:57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作者提供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本站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关于北京地方志发展之概况

 

北京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中心 张雅晶

 

北京地方志编纂当以隋时的《幽州图经》为首开先河,元末熊自得的《析津志典》可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北京地方志。历经唐、宋、元、明、清至民国,修志代有传承。合各类专和已佚志书,近百种之多。奠定了历史上北京地方志编纂的理论框架和体例,积累了大量有特色的地方志和史料。1949年后,尤为近二十年来,国运兴盛,修志也进入了一个新时期,新修志书分类之细、种类之繁、数量之多,达史上未有之高峰。

本文拟就北京地区古今地方志编纂,从两个方面做一论述。其一,历史上的北京地方志编纂及其特点;其二,1949年至今的北京地方志修志及研究概况。本文实属刍言,以求教于方家。

       一、历史上的北京地方志编纂及其特点

 

北京为中国文化古都,六百多年来,地方志代有编纂,流传至今,数量巨大。据《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初稿)统计,共有府州县志94种,计1484卷。(注1)北京最早的志书为隋代的《幽州图经》(已佚),现存最早的志书为元代的《析津志》(辑佚)。北京历史上第一部完整保存的府志为《万历顺天府志》。中国封建皇朝编纂的专记北京地区的最后一部也是流布最广的府志为《光绪顺天府志》。民国时期编纂了《北京市志稿》。

纵览1949年前的历史上的北京地方志编纂,大致可分为以下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汉、代到宋、辽、金时期可谓发生阶段。

严格地说,最早的关于北京地方的文献是周代的《燕春秋》一书。《史记》〈周本纪〉载:武王克周后,封召公奭于燕,现今的北京即为昔日燕国之都。清缪荃孙、傅云龙纂之《光绪顺天府志》〈艺文志〉收录了历史上记述北京的历史文献220余种,其中首推周代的《燕春秋》,然早佚。仅见于《墨子》〈明鬼篇〉卷八引(注2)。虽含方志之因素,未脱国史王朝之志的范畴,却难称为北京方志。

从汉代到宋、辽、金时期的北京地方历史文献,多散佚无存了。如汉代的《燕丹子》早佚,后从《永乐大典》中辑出,为现存最早的北京地方文献。(注3)。汉代的《燕十事》十篇正式载入《汉书》〈艺文志〉卷十,是载于正史的第一部北京历史文献。清代名儒缪荃孙曰纪录顺天事,见于史志者,以《燕十事》为始。”(注4)但认为此三燕书均非地方志。北朝时前燕尚书范亨撰《燕书》,是为前燕史,而非蓟城志。北齐阳休之着《幽州人物志》三十卷,王灿枳评价甚高:是迄今所知的第一部北京历史人物传记。阳休之在幽州长期任职,所记资料是很珍贵的,但至今未见此书流传的刻本。”(注5)然人物传仍非方志。进入隋唐五代时期,北京称为幽州或幽都,《隋书·经籍志》着有《幽州图经》一卷,图则作绘之名,经则载言之别。”(注6)阎崇年、王灿炽考证后均认为此已佚之书当为北京最早的地方志书。(注7)隋唐时已佚之《幽都记》,在《太平寰宇记》中紫渊水征引此书两则,既传人物,又志地理,颇近方志。”(注8)唐代平致美着《蓟门纪乱》及姚汝能撰《安禄山事迹》为研究安史之乱及北京历史的重要资料。

进入宋代,中国的方志体制确定,我国重要都会相继出现专志,如宋敏求之煦宁《长安志》20卷图2卷,周综纂之干道《临安志》15卷,马光祖撰之《建康志》50卷可谓例证。然其时北京地区相继为入主中原之辽、金、契丹、女真等北方游牧部落占据,燕京的经济文化落后于黄河流域的长安、长江流域的建康和江南一带的临安,虽辽有燕北会要,金则疆域有图,但属草昧,且已亡佚。阎崇年认为,在此背景下,北京专志比之于上述都城志书出现晚,也属自然了。

第二阶段:元代可谓是北京地方志编纂的滥觞阶段。

元太祖十年(公元1215年),蒙古军队占领了金中都(今北京),元世祖至元四年(1267),始于中都之东北置今城而迁都焉。”至元九年(1272年)改大都为中都建中都省署于大都。(注9)可知从1267年北京正式成为中国统一的多民族的封建帝国之都城和全国的政治中心。从史料看,元代的大都已成世界著名的繁华都城。据王灿炽《燕都古籍考》考证,元代记录北京地方史料大致有《皇原建都记》、《元内府宫殿制作》、《大都路图册》、《大都志》、《蓟邱述游录》、《南村辍耕录》〈宫阙制度〉、《元氏掖庭记》、《析津志典》、《元代画塑记》等和《大明一统志》、《大都志》、《大都图册》。其中相当部分已佚。《大明一统志》是元代两次官修的全国性地理书籍,关于北京的内容主要集中在大都路部分中。现有赵万里辑本,1966年北京中华书局铅印二册本。元初的《大都志》、《大都图册》俱已亡佚,具体内容无考。(注10

元末熊自得所撰的《析津志》(也称为《析津志典》或《燕京志》),是第一本体例较为完备的北京地方志。辽圣宗开泰元年(1012年)耶律隆改幽都府为析津府,故北京也称为析津。熊自得出任崇文监时,得以接触大量的皇家藏书和各种文献资料,并对大都的山川名胜、民风民俗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积累了丰富资料。后退隐山村,终成北京历史上第一部由民间个人私撰的大型地方志书――《析津志》。也因私撰未得刊印,早已失传。幸得明朝《永乐大典》以《顺天府志》的一部分而收入,方得以流传至今。今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组也辑录了抄本《析津志辑佚》。(注11

该书具特点二:第一,体例完备,排列有序。该书早佚,规模难见其详。但仅就缪荃孙于光绪年间从八百多册《永乐大典》中所辑出的部分《顺天府志》来看,其府属各县志的体例,均以建置沿革、县境、至到、城池、廨宇、坊市、乡社、民军屯、坛场、祠庙、学校、风俗、山川、关隘、桥梁、古迹、寺观、户口、田粮、宦绩、人物、孝义、贞妇、仙释、土产、场冶、灵异等为顺序。从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组辑录抄本《析津志辑佚》之目录来看,依次为:城池街市、朝堂公宇、台谏叙、工局仓廪、额办钱粮、太庙、祠庙·仪祭、寺观、河闸桥梁、古迹、大都东西观马步站、人物、名宦、学校、岁记、物产、属县。共十八目。(注12)从目录编排体例不难看到,已具方志基本体例。第二,包罗宏富,内容广博。该书呈方志保存史料的基本特点:有闻必录,内容详尽。如学校志中录当时南城文庙已酉石刻皇帝圣旨白话碑,又如详载了关于当时元大都额办钱粮的的钱、帛、钞、丝、粮、米、盐课、酒课、醋课、食羊课、税课、契本钱、历日钱、房地钱、税粮、差拨钞等的具体标准。甚至具体到两、钱、分、厘、圭、丝、忽、微(均为钱钞单位)。还保存了已佚之早期史料,如已失传的欧阳玄的《居庸关过街塔铭》全文。这就为我们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注13

第三阶段:明朝是北京方志的发展阶段。

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明成祖颁发诏书,将首都回迁北京。翌年,改北京京师,宣告正式迁都北京。北京称京师顺天府,遂复为全国的政治中心。明朝记载北京的地方志书总量有个不断增加的趋势。《光绪顺天府志》〈艺文志〉中共记录有120多种,缪荃孙等人所见共十种。王灿炽调查发现达67种之多。

明朝北京地方志编纂的一个特点是专业化程度强,即不仅有府志,而且州有州志,县有县志和专志。州志如官修《隆庆州志》、嘉靖《通州志略》、隆庆《昌平州志》等;县志如《永宁县志》、万历《怀柔县志》、万历《房山县志》等数据价值很高的方志。此外,还有很多的州、县志及其图志,惜俱亡佚。《文苑阁书目》卷十九中尚录有《北平志》二册、《北平成均志》二册、《北平八府图总目》一册、《北平图志》一册、《北平府图志》一册等,亦俱亡佚。(注14

入明后的第一本北京志书,冯秉文认为:当推《洪武北京图经》”,但散失已久。此外,明朝先后有两本《顺天府志》。一本是永乐《顺天府志》二十卷,未刊已佚,后收入《永乐大典》卷四千六百四十四至四千六百六十三中。清乾隆年间有人从中辑出,1930年,孙殿起曾经在济南书市购得其中的第七、第八两卷。(注15)清末缪荃孙从《永乐大典》卷四千六百五十至四千六百五十七中,辑出《顺天府志》卷七至十四,共八卷,三册。该书主要辑录了《析津志典》、《大元一统志》、《舆地要揽》、《北平图经志书》、《太平寰宇记》、《郡县志》、《宛平县图经志书》等已佚之书籍。录明初北京经济史料甚细。如详载了洪武年间的北平的户口、田粮以及其它数据。阎崇年认为该书成书于洪武年间,至永乐初年修成。王灿炽认为作为现存的最早的北京志书具有珍贵的价值。另一本是万历《顺天府志》,由时任顺天府尹沈应文、府丞谭希思和大兴县县丞张元芳等共修。其时各省皆撰志书,而京兆独阙,识者病焉,(注16)遂成此书,汇为地理、营建、食货、政事、人物、艺文等三纲三十六门。该书不仅为明初最完整的官修北京志,也是保存下来的内容最为丰富、体例较为完备的北京专志。有民国年间北平崇文斋传抄明万历刻本,1959年北京中国书店据此刻本进行影印,方使此书得以流传。万历年间宛平县知县沈榜撰《宛署杂记》,记录了众多的北京经济社会数据。原刻本藏于日本东京尊经阁文库,1961年北京出版社有影印本。(注17

第四阶段:清朝北京方志编纂达鼎盛阶段。

清廷重视修志,故研究北京史之的风气日隆。巨儒名家均加入之,形成了官修、私修并举的局面,煌煌巨著层出不穷。私修著名者有明末清初孙承泽的《春明梦余录》和《天府广记》二书。尤为后者,详记了北京城市历史、地理沿革、人物掌故和明代中央政府各官署职掌制度的情况。(注18)顾炎武撰《昌平山水记》、《北平古今记》、《京东考古录》、《万岁山考》等书,现存的只有后两书。(注19)清初名儒朱彝尊以为北京为历代都城之地,应有专书记载,遂发奋努力,博览群书,收罗翔实,辑录成一部北京方志史上前此未有之书”――《日下旧闻》。乾隆年间,乾隆帝令对此书进行修订和补充,动员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日下旧闻考》160卷,记述了北京城池、宫殿、坛庙、官署、苑圉、河运、京郊、风俗、物产、边障等历史和现状,为清朝最为宏伟、内容最为丰富的官修北京地方历史文献。(注20

康熙年间张吉武等曾纂修(康熙)《顺天府志》,这是清朝最早修的北京志。内容广博,然流传面窄,今全国仅存一部。现存的抄本,黄皮大字,残存二至八卷,记事约至康熙二十四年。(注21)光绪《顺天府志》是清朝后期修志规模最大的一次官修北京方志,可谓集元、明、清三代北京方志之大成。由大学士、直隶总督李鸿章监修,吏部尚书兼管顺天府尹万青藜、顺天府尹周家楣为总裁,翰林院编修缪荃孙为总纂,历时六年,方告成书。全书130卷,350万字,史料价值甚高。(注22

清朝北京各地州县普遍修志。还出现一批专志。如志水道的有李逢亨的《永定河志》、志名山的有智朴的《盘山志》等,志坊巷的有朱一新的《京师坊巷志稿》,志学校的有《钦定国子监志》,志人物的有孙承泽的《畿辅人物志》,志庙宇的有释然的《广济寺志》、志会馆的有胡远源的《京师长沙会馆志》,记风俗的有潘荣陛的《京师岁月记胜》等等。

第五阶段:民国时期是转折阶段。

民国历届中央政府均倡导修志。北洋政府1917年通知各地修志。192912月国民政府颁发《修志事例概要》廿二条,旋各省设通志馆。(注2319445月颁《地方志书纂修办法》,规定省志三十年纂修一次,市志及县志十五年纂修一次。”194610月复颁《地方志书纂修办法》。各省主席均领衔纂修或续修了省志,国民党中宣部部长叶楚伧主编了《首都志》(南京)。一些著名学者出任通志馆长,纂修了一些名志。(注24)但这一时期北京政权叠变,政局不稳,北京方志的修撰也进入了一个历史的转折时期。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改北京为北平,设北平特别市。翌年北平特别市古迹古物评鉴委员会倡议遵令修志,傅振伧撰《编纂北平志蠡测》。(注2599日,国立北平研究院正式成立。11月,于院内设以吴敬恒、李宗侗、张继、沈尹默等为常务委员的史学研究会,决定开展编纂《北平志》、《北方革命史》、《清代通鉴长编》及开展考古工作。之所以将编纂《北平志》置于首位,是因为:《日下旧闻》、《日下旧闻考》、《光绪顺天府志》的《京师志》,虽在旧志书中为较好的著作,而不足语科学的历史,不足为社会科学作基础。况即使后者距今也已四五十年了,历史观已变,旧日的制度风俗,日渐消亡,如不趁早把他们收集记录之,对后世的学者将是很大的损失。“(注26)据王灿炽研究统计,他们在当时,做了以下的工作:

  一、瞿宣颍起草制订《北平编纂通例》。以纪述北平近代之史迹为主旨。尤注重于社会状况之变迁。内容分为六略:疆理略、营建略、经政略、民物志、风俗略、文献志。(注27

二、出版《北平》(半月刊)。1932121日刊。共出两期。第一期刊瞿宣颍之《北平志编纂通例》、奉宽之《昊天塔》、李玄伯之《北平旧闻琐记――(一)儿女英雄传中的状元及状元夫人》、张次溪《梨园馆考》、瞿宣颍《北平史表长编序例》等文章。第二期刊奉宽之《旧京之元国书石刻》、通章之《北平食盐之来源》、张次溪之《故都戏院沿革考》(一)、高静涛之《北平城区古石刻之存佚》、瞿宣颍之《北平史表长编》卷一(徐炳昶校补)等。这是北京历史上第一种具有北京地方志特色的期刊,有重要的意义。(注28

三、调查研究。从30年代初起,为编《北平志》除古籍和档案资料外,开展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如调查北平庙宇就进行了相当艰苦细致的调查,如分别进行了绘图、照相、拓碑、记录等工作,经过几年的努力,共拓片1200多幅,照相2000余张,庙宇平面图700余幅,记录800余份。查得庙宇882处,比之于旧北平公安局档案中的728处增加了154处。(注29

四、瞿宣颍编《北平史表长编》,记事从9381899年止。虽失之简略,但此乃编写北京历史年表的第一次尝试,可称为北京史的一部简明工具书。(注30

五、《北平庙宇长编》。这方面成果有《北平庙宇通检》、《北平寺庙调查表》、《北平庙宇志》、《北平庙宇征存录》、《法源寺古物登记录》、《法源寺志》等。

六、编纂《北平金石目》。有关成果有下列数种:《调查北平庙宇碑刻报告》、《北平四郊寺庙碑目》、《补拓北平石刻续目》、《北平庙宇碑刻目录》(内城篇、外城篇)、《北平东岳庙碑刻目录》等。

七、编纂《北平风俗志》。主要由张江裁担任。他在这方面的成果还有《北平天桥志》、《北平岁时志》、《燕都景物诗录》等等。

八、编纂《北平戏剧志》。戏剧资料成果大致有:《清代燕都梨园史料》38种、《清代燕都梨园史料续编》13种、《清升平署志略》等。

九、编辑出版《北平史迹丛书》:《北京历史风土丛书》、《北京史迹风土丛书》、《京津风土丛书》、《燕都风土丛书》等。

十、编辑《燕都史迹索引》。(注31

1937七七事变爆发,旋北平沦陷,史学会收集的大量的文献、图书数据遭浩劫。《北平志》编辑工作被迫停顿,难以恢复。但其成果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资料。其编纂体例和修志思想也有参考价值。

1931年左右,有人编纂了一部《北平志略》,为未完之稿本。内容简略,摘引了民初北京数据,可资参考。

日伪时期,出现了一本可称为巨著的《北京市志稿》。1949年后,因为政治的原因,被秘藏了多年,鲜为人识,至80年代评价也不高。(注32)王灿炽多方查找,终得一见。并写出了《〈北京市志稿〉初探》的研究文章,重新做了评价。

1938年秋,日伪北平特别市决定编纂北平地方志,设北平市修志处,邀集了原清史馆总纂吴廷燮、民初国务院秘书长夏仁虎、原清会典馆编纂处总纂夏孙桐、民国国史编纂处处长瞿宣颍等一批方志学专家学者编修此书。总纂吴廷燮。该书所记地域范围为北平城区及大兴、宛平二县。时间为远古至1938年,重点记叙光绪十二年到民国二十年(1886——1931年)左右,特点为详近略远。分为舆地、建置、民政、度支、文教、礼俗、宗教、前事、货殖、金石、艺文、人物、选举、职官、舆地、名迹、故宫等十七门。及至1939年秋,为经费所限,全书匆匆告成,凡196卷,现存157卷,合订为50册,约400万字。现存的是1940年稿本。(注33)此书规模巨大,保留了很多当时的资料。苏晋仁教授归纳该书的五个特点为:1、收集史料重点在《光绪顺天志》后至民国二十年这段纷乱时期,保存了许多现在已经散失的史料。2、只修前史,不记当代。3、将已经融入北京土著的八旗人士与北京土著一样看待,分别写入志中。4、无论营建、被服、饮食、器用等手工业,还是税收、银行、公私立各类学校及多达数百种报刊杂志、古迹名胜等资料,均予以保存。5、详载了北京从宣统至民国二十一年的户口数目、寺庙户口、教别、历年外侨的国别、历年犯罪人数、破案统计、马路修建、自来水、电车、环城铁路等社会资料。(注34

出于对其价值的的重新认识,1986年北京市将整理点校此书的工作列为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七五重点研究项目,课题组专家们在时数年中,进行了认真的标点、校勘审订,由于历史的原因,当年《志稿》的纂修者仅完成了体例拟定、数据汇集、书稿誊录等前期工作,留下的四百多万字的手稿,严格地说还是一个毛胚,因此,重新整理的工程之浩大,实不逊于当年纂修的全过程。”(注35)直至90年代中期方得以完成。1996年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

尽管该书存在着诸如体例不一、文字未作标点、材料无出处、引用未校勘、总纂未审定等问题,但考其书之价值,具以下的特点:

第一、作为民国官修的一部较全面的北京地方史志,这种简单大段照录的体例特色不仅广泛汇集了前代的文献资料,而且保存了今天很难见到的大量珍贵的民国官方档案数据,因此,该书有着其它同类文献无法比拟和不可取代的价值。(注36

第二、文体创新。全书记录民国以前沿循了旧志体例即转录原始文献及档案资料,而民国时期的材料因文体已转为半文半白,与所录前代文言文形成了鲜明的比照。这种新旧文体并存的局面,恰好反映了新旧文化交替的文风变迁。(注37

从辛亥到七七前的25年中,还先后有《密云县志》、《良乡县志》、《平谷县志》、《房山县志》、《顺义县志》、《昌平县志》及《居庸志略》、《成府村志》等。

1904年日本驻屯军司令部组织了几十个中国通纂修了一部《北京志》,1908年由东京博文馆出版,服部宇之吉(时任北京大学教习、汉学家、东京帝国大学教授)统稿。计39章,264节,凡40多万字日文假名。附47祯北京市景习俗照片。(注38)该书记述了清末北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教育、卫生、社会、民俗等各方面极为详尽。作为一本由外国人尤其是由侵华的外国人所写的北京志书,其独特的视角及保存当时大量珍贵资料值得引起重视。也正因此,虽然其体例比较匀称,但其存在的缺门和缺少出处等问题显示出缺乏中国方志的基本功。现由燕山出版社改名为《清末北京市志资料》出版。

在内忧外患的民国年间,共修志1500多部,成志数不可谓少,几未间断,可见统治者的重视。(注39)民国时期的方志学研究随时代进步也不断深化,然终因客观原因和政局不稳,战争频繁,资料损失严重,人心思散,北京方志研究呈现下滑状,北京方志研究成果无论在质量上数量上反不如清朝。

综上所述,历史上各个时期的北京方志研究与成果不一,但就总数而言为数不少。据阎崇年统计,各个朝代的北京地方志(包括府、市、州、县、村、镇志)分别为:元朝1种;明朝10种;清朝36种,民国15种,合计为62种。(注40)如果加上各类专志和已佚的志书,估计近百种之多。这些方志都从某一个角度不同程度地记载和保存了有关北京的史实,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历史遗产,对北京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

 

二、1949年至今的北京地方志修志及研究概况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北京成为新中国的首都和全国的政治中心。从1949年至今为止的53年中,可以说是北京历史上地方志修纂和研究的黄金时期。然也不平衡。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容分述之。

第一阶段:从1949年到1966年,可谓准备阶段。

建国后十年间,国力恢复,趋向繁荣。1958年中央政府决定大规模地编纂地方志,至1960年,据国家档案局统计,全国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500多个县开始了新地方志的编写工作,约250个县编出了初稿。(注41)与全国性修志高潮基本同步,195812月北京成立了北京志编写领导小组,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的修志工作。当时规划并拟定了《北京志》四十几个专题,分别组织了各部门和北京十几所大学的有关师生进行调查研究和编写工作。及至1966年,已经完成初稿的有:北京大学历史系编写的《北京史》和中国人民大学编写的《北京地下党史》等。中国人民大学编写的《北京工业史料》、《北京金融史料》等书作为编写《北京志》的长编资料书已由北京出版社单独出版,内部发行。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编写出版了《北京植物志》等。其它各个专题收集的调查资料存放北京市委档案室。惜乎至1966年此项工作全面停顿了。(注42)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是1958年编的《平谷概况》,此书虽未以志名,却类志之框架。全书分为历史、地理、政治和革命、经济、文教卫生、人民生活等。然以论代史的的痕迹较深,甚至没有起码的地图。(注43

第二阶段:1966年至1976文化大革命时期,是中国全面动乱时期,也是北京地方志编纂史上罕见的空白时期。

第三阶段:1977年至2002年,这是北京地方志编纂从复苏到走向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全面繁荣的新时期。从1980年起到2000年,这二十年中大致经过了两个时期。即十年酝酿时期,十年行动时期。

1980年起到80年代末为十年酝酿期

1978年后,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各地新编地方志再次蓬勃发展。北京虽相对落后,也于1981年开始第二次修志。该年12月,中共北京市委召开了《北京志》编纂工作座谈会,讨论市社会科学研究所(今市社科院)起草的《关于编纂〔北京志〕问题的请示报告》和《新修〈北京志〉篇目及编纂分工设想》。1984年平谷县作为试点进行筹备,次年8月全面进行。1986年北京市成立地方志筹备组,1988年市政府发布了98号文件《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成立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和印发市地方志工作规划纲要的通知》,(注44)颁《北京市地方志工作规划纲要〔19891999〕》,确定了修志而非续修贯通古今、详今略古的原则,规定5年完成区县志、810年完成《北京志》的编纂任务;决定整理出版一批旧志书,编辑出版北京方志丛书,创办方志通讯刊物。9月成立了成立以市长为主任的北京市方志编纂委及办公室,各区县局分设编纂委等。翌年召开了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首次会议和全市地方志工作会议,部署全市修志工作。(注451989年因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而陷于停顿。直至1990年才正式全面启动。

90年代初到2000年为十年行动时期

1988年市政府颁发了《北京市地方志工作规划纲要》,次年制定了24卷的篇目设计。经过几年的实践,到1998年又将篇目调整为35卷。即编纂《北京志》107册、154部,区县志18部(册),合计125册共172部,总字数在1亿字以上。新编《北京志》主要篇目分卷为:综合、自然环境、地质矿产·水利·气象、自然灾害、中央机构、政权·政协、政务、共产党、党派·工商联、人民团体、政法、军事、综合经济管理、城乡规划、建筑、市政、工业、农业、商业、对外经贸、开发区、旅游、教育、科学、文化艺术、档案、著述、文物、世界文化遗产、新闻出版广播电视、卫生、体育、民族·宗教、人物、民俗·方言等35卷。经过近十年的工作,90年代初开始启动,截至1999年底,完成初稿、送审稿和出版65部。从21世纪起进入收获期,速度也明显加快。及至20026月,已经出版了43部,通过终审、复印及待印的25部,完成初稿71部,正在编纂的33部,尚未启动的1部。与此同时,还先后编纂、修订和出版了一系列的其它有关数据,总计字数在2亿字以上。主要包括:

 1.年鉴。从1990年至今已编纂出版了12部《北京年鉴》,计1500万字。市和各部门还分别编辑出版了专业性和综合性年鉴。(注46

 2.地情资料。12年来编辑出版了有关北京的志稿、方志丛书、专题资料书等大批地情资料书约400多种,(注47)如北京市经委系统编辑出版了工业志稿5种,500多万字;市建委编辑出版了建筑企业集团的企业志7部,750万字;市人民银行出版了《北京金融史料》10册,约500万字;市水利、林业、交通各局也先后出版了系列丛书。

3.整理旧志。先后整理出版了1026册旧志史料,如《光绪顺天府志》(16册)、《清末北京志资料》(据1907年东京出版的日文《北京志》翻译)、《康绪大兴志》、《光绪昌平志》、《光绪昌平州志》、《昌平外志校理》、《北京湖广会馆志稿》、民国《北京志稿》等。(注48

并恢复出版了《北京地方志》杂志,创立了北京地方志学会。20019月北京市地方志学会成立,尽管该学会仍以官方为主并排除了民间个人会员入会的可能,(注49)但毕竟表明了北京方志研究经多年实践而进入到了由官方包办发展到官民合办的阶段。团体会员包括138家修志单位和教学单位,显示了在新的更高的的层面上对北京地区方志学术资源群体的整合,也是对北京修志队伍的大检阅。该学会的成立,无论在促进方志理论的研究和提高修志队伍素质以及吸引扩大修志队伍等方面,都将有积极意义。

新时期二十年来的北京史志研究和编纂工作确实达到了历史上空前的高潮。其特色大致可以归纳如下:

第一、政府主持,官办民助,全方位展开,培养了一支修志队伍。十多年来建立了市区(县)两级修志机构,加上市属各部、委、办、局、总公司地方志编委会合计195个。专职人员上千人,兼职人员上万人,形成了一支专兼职相结合的修志队伍。

第二、规模空前,数据详尽,近考暇稽,以存信史。首先,从编志要求来看,新志并非续修,而是上溯事业发端到发展的全过程。按此框架要求,须横记百科,纵述千年。新编《北京志》以横排的体例展开编修,当代北京地处现代中国社会的中心都市,行业齐全,门类众多,各行各业与行政区划都有各自的志书,很多志动则几十万至几百万字。全部172部志书,合计1亿字,这在北京历史上无疑是空前的。其次,地方志就是数据志,数据特点是其重要的标志。即志书应详写是什么,不写或少写为什么,将大量的数据提供给读者,由其见仁见智。新编《北京志》修志资料极为丰富。资料来源不仅吸收了历代的北京史志及各种书籍、北京地区历史档案数据、以及本行业的档案文字,还有大量的实地踏勘和口碑资料为左证。(注50)据谭列飞统计,通常入志数据是所收集数据的10%-15%。如北京《工业志》共20部分志,预计总字数在600万-700万字,然在10年的资料收集中,共收集资料达47亿字。《民用航空志》59万字,收集资料为1000万字。《园林绿化志》69万字,收集资料达1000万字。这就保证了志书数据的权威性。因为有了行政渠道,许多的珍贵资料得以收集利用入志。再次,志以存史,首须翔实准确方为良志信史。通过考订核查,纠正了不少史家错误,发现了很多的材料,以对历史负责、对后人负责的精神实事求是地填补了历史记载的空白。

第三、行业特色突出。如《气象志》中的《北京气象要事记略》,简略却又十分精炼地记述了北京气象工作历史上具有开创性、转折性或决策性的重大事件;《气象灾害年表》集中记述了自公元前177年至公元1995年间北京的主要气象灾害。《房地产志》则以丰富的资料,全方位记述了北京地区房屋发展的全过程。

第四、继承旧志传统体例,更具时代特点。新志基本保持了传统志书史体纵看,志体横看的特点,坚持以类系事,在增加的篇章节形式下保持了各篇之间、各章之间、各节之间横分的关系。同时,新志也不乏体例的创新。如概述性文字的充分运用,较好地体现了志书各部分的联系。新志层次增多,记述更加清晰系统。大量的图片使志书图文并茂,形象生动。此外,在资料的取舍上,也突出了新时代的特色。

北京新志虽然已蔚然大观,仍存在诸多的不足。其一,体现在理论准备上。迄今为止,方志的编写基本上还没有形成一套系统完整的新方志理论体系,仍基本沿用清代章学诚的方志思想和编纂范式。其二,修志队伍理论和业务素养参差不齐,整体不高。专家少,兼职人员多,基本上仍是传统众手成志的模式,著名学者来新夏教授已经指出,这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是可行的,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则颇多窒碍。(注51)其三,体例上未统一。作为一部统一的通志,体例应统一,但却出现不一致的现象。其四,部分志书内容断缺,如对民国时期一带而过,资料和研究均显不足;部分志书则交叉重复,数据、记述多有歧异现象。其五,多数志书均有回避矛盾的倾向。

目前,一方面《北京志》及县区志正在紧锣密鼓地加紧编修。据200310月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最新统计,已出版的志书有63部,通过终审的志书有33部,完成初稿志书预计通过终审的有46部,编写中的志书预计完成初稿的有29部。另一方面,2002年起到2010年《北京志》续修篇目也正在草拟当中。(注52

综观北京地方志发展概况,可以看出,北京旧志成果丰硕,为我们保存了大量的珍贵史料,北京新志更为今后北京志书的编纂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教训。北京旧新志在中国方志史上均占据着其它地区不可比拟的重要地位。

本文附表1:《北京志》篇目

2:《北京志》及区县志县编纂进度表

3:《北京志》续修篇目(征求意见稿)

────────

注释:

1.朱士嘉主编,《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初稿)油印本,1978年,页2

2.王灿炽,《王灿炽史志论文集》,(北京:燕山出版社1991),页53

3.梁启超,〈方志学〉,《东方杂志》212,(1924),页91

4.阎崇年,〈北京方志探述〉,《燕史集》,(北京:燕山出版社1998),页268

5.王灿炽,《燕都古籍考》,(北京:京华出版社1995),页14

6.李宗谔,《祥符州县图经序》卷首,同注4268

7.同注4

8.同注6

9.同注4

10.同注5,页4866

11.王灿炽编,《北京史地风物书录》,(北京:北京出版社1985),页249

12.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组辑录抄本《析津志辑佚》“整理说明”,(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

13.冯秉文:《北京方志概述》,(长春: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1985),页18

14.同注4,页271

15.孙殿起,〈庚午南游记〉,《文物》1962年第9期。

16.(明)万历《顺天府志·谢序》卷首。

分享到:

TAG: 北京 地方志

mjgnbsc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jgnbsc   /   2015-05-16 10:55:04
解读时大彬+http://www.juhutang.com/forum.php+紫砂壶的工艺特点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