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储粮,不打墙。广交友,笑满堂!

彭伟文:日本人自虐式的公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1-21 01:33:10 / 精华(1) / 置顶(1) / 个人分类:讯息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作者提供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本站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日本人自虐式的公德

彭伟文

 

彭博士在日本师从著名的民俗家佐野贤治先生多年,博士论文主要研究民俗体育广东醒狮的组织性传承,即广东的舞狮如何通过民间组织代代相传。作为海外归国人才,目前她已经被引进至浙江师范大学体育文化研究基地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

 

  上个月,隔壁搬来一对小夫妻。就在搬家那天,他们敲开了我家的房门,送上一盒点心。虽说在日本一直有搬家以后带着见面礼上周围邻居家问候的习惯,但这样做的大多是自购住宅打算安家落户的家庭,在这种租客经常流动的公寓里还是很少见的。当时我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心里直嘀咕:来了一家拘泥礼节的邻居,以后可麻烦了。听了他们的话以后,我才放下心来。原来他们是因为家里有个小娃娃,晚上经常哭,怕会吵到我们,先来打招呼的。我去年搬进来的时候,因为安置家具和拉电视天线,很是弄出了一些噪音,安定下来以后也给楼下送了一包巧克力表示歉意。在人口密集,空间狭小的日本都市里,邻里之间互相干扰是在所难免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对方在受到你干扰的时候,想着你是个好人,心里不至于产生什么怨气。但是,这一番公关以后,邻居们并没有打成一片,而是开始了鸡犬之声相闻,见面互相点头,无言擦身而过,不知姓甚名谁的日子。虽然这是私人生活中的小细节,却基本上反映了日本人都市人公共道德的特点:很妥帖,却没有什么温度。

  到日本旅游的外国游客,或者是初到日本的外国人,只要进入到普通日本人的生活中,一般都会被一些小细节所震撼,进而感动,进而反思。手扶梯上,所有人一律靠左,留出右侧给急于上下的人;电车上的优先席,往往宁可自己站在旁边让也它空着的年轻人大有人在;无论是站台上还是柜台前,哪怕只有两个人也会排成队伍;在公共场所,不仅没有人拿着手机大声说话,连手机铃声都基本上听不到……作为一个中国人,虽然令人惭愧,但是不得不承认日本人的公共道德水平比中国人要高出很多。就拿在国内最让人恼的排队问题来说,虽然日本这几年感叹年轻人的公德越来越差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只要站到自动售票机前面就能看出来,即使是那些走没走相坐没坐相的高中生也从来没有插队的。根据御茶水女子大学在1999年作的一个关于公共道德的调查,在日本最为人反感的行为前十名从高到低是:插队;随地乱吐唾沫或者口香糖;在其他乘客面前换衣服或者脱袜子;自己的孩子干扰到别人而不去制止;站在公共汽车或者电车门口挡住别人上下车;往停在路边的自行车车筐里扔垃圾;穿着鞋子踩上凳子或者车座;在公共场所乱涂乱画或者破坏公物;在电影院或者剧场里说话;乘车时不先下后上。这虽然不能算是什么高标准,但是拿这个去衡量中国的公德水平,恐怕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但是,仔细想想,日本的公德也有一些很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在手扶梯上大家靠左站,从效率上看起来确实是很合理的,现在中国的大城市也在大力提倡。实际上,这完全是一种错觉,甚至可以说是错误。日本电梯协会的主页上就有关于这个问题的说明。手扶梯在设计上就是以乘客静止站立为前提的,经常有人在上面行走的话,容易造成机器故障。此外,万一在手扶梯上有人跌倒,会造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加上电梯不可能马上停止,危险性不言自明。而且,表面上在手扶梯上行走效率更高,实际上即使是下楼梯,行走也只能比静止站立快几秒而已,根本不值得为之冒险。因此,不仅日本电梯协会,经常有人在手扶梯上奔跑的各个地铁站和电车站也曾经大力宣传静立乘梯。但是,很明显,没有任何效果。甚至在曾经出过事故的川崎车站,这种习惯也仍然根深蒂固。去年在一档颇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中,在手扶梯上应该站着被作为“没有用的知识”拿来开玩笑。直到不久前,网上还有人抱怨有的人乘手扶梯站在正中间,不讲公德。在科技发达,什么都讲“合理性”的日本,这恐怕不能不说是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现象。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日本的公德是以大多数人的行动样式为标准的。

  用日语来说,公德有时候被认为是一种“常识”。日语的“常识”在很多时候指的并不是水比油重这种日常的知识,而是人情世故,也就是不做出不符合一般人行动样式的行为,不让别人感到不自在,不让自己讨人嫌。因此,这种公德观在具有相当强的强制性的同时,也造成了很多钻空子的现象。例如,在电车上,车长会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这样的话:在优先席附近的乘客,请切断你们的手机电源;其他乘客请关闭手机铃声,并尽量不要在车厢内通话,以免影响到其他乘客。在优先席附近切断手机电源,自然是担心有的老人装有人工心脏,受到手机信号的影响可能会发生危险,应该说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但是,和绝大多人数关闭铃声,且只发邮件而不通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关闭手机电源的人,至少我个人从来没有见到过。究其原因,恐怕第一是乘车时间不长,未必会碰上装了人工心脏的,心存侥幸;第二是,和手机铃声之类不同,有没有关闭电源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因此,这一条根本就没有人在意,以至于在关于公德的调查上完全没有显示出来。同样的,只要没有人知道,不按照规定扔垃圾,晚上不看红绿灯过马路的日本人也不是没有。虽然本尼迪克特①的文化模式理论随着学界的整体发展,受到的诟病愈来愈多,但是有时候拿她的“耻辱感文化”②来套日本人的公德观,似乎也不是完全错误的。

  总的来说,日本人的公德观有着比较明显的遵守规则的成分,而不仅仅是互相体谅,或者理性需要。这种特点,除了表现为对公共道德的机械理解和钻空子以外,还使日本人的公德观表现出很明显的防守性,或者说是内缩性倾向。简而言之,对多数日本人来说,所谓公德就是管好自己,以不犯规矩,不讨人嫌为标准。至于超过这个标准,进入社会贡献领域的公德观,就很少见到了。比如电车上,宁可站着也不坐优先席的年轻人,坐在普通席位上的时候,则哪怕旁边站着一位颤颤巍巍的老人,也很有可能不会站起来让座。如果说这个例子还没有达到“贡献”的水平的话,那么下面的例子也许能说明一点问题。我在到日本前,就在广东省的骨髓库登记过,到日本以后,听说国内的资料和日本没有联网,在日本又登记了一次。有一次和一个教养很不错的日本人说起这事,他既没有说我傻,也没有说我伟大,他说的是:那很疼的!他的这种反应,后来在其他日本人身上又看到过几次,使我对日本人的自我防护机能启动之快惊叹不已。

  也许,就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虽然日本人的公共道德水平比较高,但是他们的公德观并不那么伟大。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我必须公平的说一句,这种并不太伟大的公德观,只要你不是个认死理的人,至少能为你在拥挤的都市里保证相当的舒适度。对都市人来说,我想这应该说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这种内缩性的公德观,有时也会形成巨大的压迫力。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曾经有一位老教授晚上在家里突发心脏病,太太因为担心救护车的声音会干扰邻居休息而没有求救,使老人就此撒手尘寰。这种事情,不仅在我们异国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而且就算当时真的叫了救护车,邻居也未必就会有什么怨言。但是,对这位教授的太太来说,考虑到周围的人,也是一种很自然的选择。此外,内缩性的公德观,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造成人际关系疏离的原因之一。在保证了舒适度的同时,也形成了茫茫人海中的无数精神孤岛。这恐怕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不是在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了。

http://www.sina.com.cn 2007091015:54先锋中国评论



分享到:

TAG: 日本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