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符号价值视野下毛笔制作技艺的保护传承与创意开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2-19 22:41:21 / 个人分类:邯郸学文

符号价值视野下毛笔制作技艺的保护传承与创意开发*

刘爱华

(南京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 江苏南京,210093

江西师范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江西南昌,330022

 

 要:在消费社会,“符号拜物教”成为时代物语,符号消费成为普通大众日常生活的主旋律,建构和延展着不断膨胀的符号系统秩序。毛笔,是书画传统传承、赓续、弘扬的物质载体和根基,是具有东方文化神韵的一个经典符号,属于精英文化或雅文化的一部分,而毛笔制作技艺,是其依存的技术条件和形成基础,属于民间文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毛笔及其制作技艺,兼具精英文化和民间文化的属性。与规模化、标准化、同质化物质生活发展相背离的是,精神文化需求的多元化成为消费社会内在发展趋势,这种发展悖谬与张力为毛笔制作技艺发展提供了一定空间,因此,可从功能价值和符号价值两个维度,拓展毛笔产业链条,积极融入时代元素,挖掘其文化内涵和象征寓意,推动毛笔制作技艺的保护传承与创意开发。

关键词:消费社会;符号价值;毛笔;保护;创意开发

 

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需求得到较大满足,退居次要地位,而精神文化需求逐步上升,但大工业的生产方式,必然推动消费产品的规模化、标准化、同质化,甚至推动生活消费的趋同性、同一性。传统文化生态下手工造物活动与自然协调发展,凸显了手工艺品的人性品格、文化魅力和个性特征,在消费社会其温暖、独特、人性等亮点得到更好展现和张扬,其符号价值、生产关系意义得到更大建构、延展。

毛笔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是书画传统传承、赓续、弘扬的物质载体和根基,是独具东方文化神韵的一个经典符号。在当代社会,或者说在消费社会,传统书画生态逐步衰微,其功能价值已逐步弱化,而符号价值逐步增强,因此,作为其载体的毛笔制作技艺的发展,需要在强化其功能价值(毛笔的书写功能)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强其符号价值,从而提升毛笔的整体价值,增强其在当下的适应性和可塑性。

 

一、消费社会发展与符号价值衍生

按照世界各国的经验,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时,文化消费会快速增长;接近或超过5000美元时,文化消费则会井喷。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4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636463亿元,截止2014年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为136782万人,2014年全年人民币平均汇率为1美元兑6.1428元人民币,据此可计算出2014年全国人均GDP7575美元。[1]201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67670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9[2],人均GDP也有所提升。这意味着我国居民消费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人们对物品的消费不再仅仅追求其功能价值(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而更多是追求其符号价值,更好展示、张扬其个性、地位、审美及性格。

在消费社会,随着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广告等出现,尤其是互联网、微博、微信、飞信等新媒体的快速发展,“符号拜物教”得到极大膜拜,人们被诱惑去购买各种商品从而反过来进一步建构、强化了商品的符号性和“神圣性”。通过全方位的立体式的反复传播,广告深入人们生活的每个角落,成为一种重复的命令,正如法国著名社会学家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所指出,“这种反复叙事,就像在咒语中一样,寻求通过事件来促成反复叙事式的重复。消费者通过其购物所作的只是使神话事件神圣化”[1](P120)。广告的反复叙事,通过对符号系统的解码及重构,抽离了商品的内容和实质,编织出一种意识形态的结构,即驱动疯狂消费的“逻辑规则,而使购物者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消费迷狂中而不能自拔。在这种叙事中,广告“强加给人一种一致性,即所有个体都可能被要求对它进行解码,就是说,通过对信息的解码而自动依附于那种它在其中被编码的编码规则”[1](P116)。这种内在的魔力,驱使消费社会走向一种背道而驰的悖谬之中,一方面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作为大众媒介的广告具有神奇的魔力,它推动了社会消费的单一化、同质化、趋同化,服装、食品、电影、化妆品甚至身体都可以被消费,形成一种具有普及性意义的消费品,按量化的标准进行生产、营销和消费,另一方面,单一化、同质化、趋同化的消费品难以满足社会多元化的精神文化需求,难以适应崇尚自由、时尚、自我的社会发展趋势,与遵循个性发展的社会文明进程又是相背离的,因此,消费社会的自身快速发展,必然形成一种内在的矛盾与张力,推动消费文化在大众化与小众化之间进行调适,从而形成一种糅合大众文化元素的个性色彩鲜明的社会消费理念。

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1982年在《大趋势》里写到:“我们的社会里高技术越多,我们就越希望创造高情感的环境”。[2](P17)现代工业技术产品与人具有一种间接的关系,是工具的工具,营造的是一种“去除情景”的生产、生活氛围。正如哲学家安德鲁·芬伯格(Andrew Feenbeyg)所指出:“现代社会在区别生产与审美和道德的调控方面是独一无二的。现代社会无视它们的对象嵌入社会的方式,用包装代替了一种内在的审美技巧,对技术的意外后果给人类和自然产生的影响漠不关心。各种系统的危机就源于这种技术、道德和审美的人为分离。”[3]P226-227“去除情景”的工业产品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放弃了情感投入,因而也失去了人性的观照和人的主体性。作为对消费社会发展悖谬的一种调适或弥补,传统手工艺及其产品在现代科技的“碾压”下却获得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因为它直接和人手相连,是展示人的主体性和创意性的一种造物活动及其产物,是具有个性、活力和充满情感的。日本著名民艺家柳宗悦深刻地揭示了手工与机械的差异:“手与精神相联系,而机械只不过是物质,在决定性的命运中所能起作用的是其作为。手是有生命的,而机械是无生命的。缺乏顺应性又没有创造性,这是由其本质决定的。[4]P72-73传统手工艺所赋予的人性品格和文化精神是工业文明所难以取代的,这种独特魅力,在追求多元化的今天,其对人性情感的充盈和满足将具有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传统手工艺生产是对工业化生产的一种个性需求补充,手工艺产品独特的人文魅力是对机器标准化产品的情感补充,为消费的多元化提供了富有人文气息的选择。”[5]P137

当然,在消费社会,传统手工艺具有一定发展空间和可能性,不是指它能够恢复过去的发展景象,可以跨越时代,将以前的生产、生活方式复制到今天,换句话说,其发展潜力不是建基于恢复或发展其实用性,而是在激活其生活属性的基础上,不断糅合现代元素,增强其审美性、欣赏性,创造具有展示个性、时尚、多元文化需求的精美手工艺品。在继承和弘扬传统手工艺实用性,即功能价值的基础上,不断发掘其符号价值,满足人们消费的多元化需求。从消费主体来说,今天的消费已经不再局限于当地民众,甚至可以说传统手工艺的生产其目标也不是为使用而生产(production for use),而是为交换而生产(production for exchange),主要为外地游客而生产,以满足其猎奇、求异、追新的心理,这种消费从本质上来说,是符号和意义的消费。这种消费,在市场效益这个“潘多拉魔盒”的驱动下,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当然,负面性也很大,符号生产和符号消费有时甚至翻越了商业伦理的“藩篱”,成为赤裸裸的商业炒作和坑蒙拐骗,如在有些豪华酒店,一些很普通的食材,因为用上花哨的或新奇的菜名而卖出天价,诸如饮料“心痛的感觉”就是一杯白开水,汤菜“猛龙过海”就是一碗清汤上飘着一棵葱,蔬菜“玉女脱衣”就是去了皮的黄瓜段,花荤“关公战秦琼”就是西红柿炒鸡蛋,等等,对符号消费的操纵和控制超越了商业伦理的范畴,实际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消费欺骗。这自然是一种极端的现象,商品消费和消费社会的发展不可能依存于赤裸裸的欺骗而持续,但就其本质来说,当代社会消费理念确实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实用性或有用性不再是消费的主要考虑。“我们已经看到当代物品的‘真相’再也不是它的用途,而在于指涉,它再也不被当做工具,而被当做符号来操纵。”[1](P108)商品的符号和意义,对于消费者来说,更具吸引力和魅力,是驱使其消费的重要考虑因素。而这种符号和意义的消费,凸显了消费者的兴趣爱好、审美情趣、价值取向等,从而最终又推动着商品符号价值生产的持续,对传统手工艺来说,这种符号和意义的消费,成为手工艺品在今天重新得到“青睐”的社会价值理念驱动力。

 

二、传统书画生态衰微与毛笔符号价值凸显

在传统社会,中国书画生态主要依存于浓郁的书画氛围及大量的书画者,在物质载体上则主要依存于笔墨纸砚,而毛笔作为文房四宝之首,其地位更为重要,从梦笔生花、笔走龙蛇、点睛之笔、笔扫千军、如椽大笔、下笔如神等成语的寓意中可见一斑。仅从毛笔来说,传统书画生态的构建与维护主要通过两条途径:一条是民间的途径,即广大民众出于实用目的广泛使用毛笔。在西方硬笔传入中国之前,中国的书写工具主要是毛笔,普通民众使用毛笔主要是用于结账、记事、算数等,只要能识字甚至不识字的人都可能使用毛笔,毛笔的使用范围广阔,从而推动毛笔生产的快速发展,毛笔制作中心不断出现;另一条是文人或精英的途径。毛笔书写逐步脱离实用的范畴,进入艺术的领域,主要表现为对文章才思的追崇和书画艺术的探索。从文章才思追崇的角度来说,古人有敬笔习俗,今天在湖州善琏依然延续着笔祖蒙恬的祭祀习俗。毛笔作为书写工具,在古人心中具有崇高的地位,毛笔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其文章的水平和才华的展示。毛笔,其研制采深山之修竹,取秋冬之际鼹鼠之尾毛、狡兔之脊毛和山羊之细毛,纳天地精华,集日月之神韵,极具灵性和张力。“笔之表现力,或铺张,或内敛,或瘦劲,或肥美,提按铺拢,锋露锋藏,汪洋恣肆、逸兴遄飞、纵横捭阖、变幻莫测,恍若神鬼之术,这种‘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神奇力量为历代文人所赞颂。”[6]P100汉代著名学者杨雄对毛笔的推崇不是从正面进行论述,而是用反诘的语调赞颂毛笔对世人的巨大功用,“孰有书不由笔。苟非书,则天地之心、形声之发,又何由而出哉!是故知笔有大功于世也”[7](P3)。他认为有了毛笔人类才可以抒写“天地之心”,才可以进行“形声之发”。西晋文学家成公绥在《故笔赋》中对毛笔的推崇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治世之功,莫尚于笔。能举万物之形,序自然之情;即圣人之志,非笔不能宣;实天下之伟器也”[8](P616)。毛笔这种神奇功用,甚至衍生出梦笔生花[3]、辟邪驱鬼等神话传说和习俗。从书画艺术探索的角度来说,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书写逐渐远离实用的目的,逐步分化,进入美术学的范畴,衍化为文人集团的专有技艺,即书画艺术。毛笔材质的优劣和制作技艺的高低,直接影响到书画艺术神韵的展示和张扬。虽有“善书者不择笔”一说,但也仅限于虞世南、欧阳询等少数名家而已,择笔而书而画却是书画家的常态。故有王右军父子非宣城陈氏笔则不书,柳公权喜用长锋软毫笔,黄庭坚、苏东坡喜用无心散卓笔,等等。毛笔优劣对书画艺术的影响不言而喻,宋代著名书画家米芾对此打过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说,“笔不可意者,如朽竹篙舟,曲箸捕物”[9](P24)

随着时代的发展,西方硬笔传入中国,尤其是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书画生态发生急剧的变迁,毛笔不但被硬笔(钢笔、圆珠笔、铅笔等)所取代,而且硬笔也逐步边缘化,电脑网络成为生产、生活的主要“书画”工具(书画也可以电脑设计),人类进入无笔化、无纸化时代。这种文化生态的迅猛发展,不但冲溃了基于实用目的普通民众书画生态,而且基于审美目的文人文章抒写和书画创作也遭遇重大冲击,毛笔已经不再作为文章才思的物质载体,而逐步被电脑、互联网所取代。即便是极具专业性的书画艺术,也开始严重边缘化,大多数文人或读书人也开始远离毛笔书画,书画艺术成为书画艺术家或爱好者小圈子的一种“孤芳自赏”型的艺术门类,书画创作也就步入远离大众生活的神圣“祭坛”,让人敬而远之,如中国书法于20099月已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审议,并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在事实上已经说明具有典型东方文化神韵的传承几千年的中国书画艺术之一的中国书法已经逐步边缘化,成为岌岌可危的需要保护和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面对中国书画艺术的衰微,空有强烈的民族情结是徒劳的,因为书画生态已经严重破坏,传承机制已经发生了断裂,企图恢复昔日书画艺术的繁盛局面只能说是空想。这不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悲观,也不意味着承载书画艺术赓续的物质载体毛笔及其制作技艺的保护与传承已经失去了意义,而是一种基于现实的清醒认识和考虑,也是毛笔及其制作技艺可以融入当代社会,重新焕发生命力的立足点、出发点和着力点。

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在《物的体系》中明确指出:“要成为消费的对象,物品必须成为符号……它被消费的——但(被消费的)不是它的物质性,而是它的差异difference。”[10](P223)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消费社会的重要特征。物品成为消费符号,包含着隐含在物品中的人际关系的改变或消费关系的差异。物的消费变成了符号的消费,符号价值进一步凸显,“商品拜物教”尤其是“符号拜物教”的盛行,就是一种消费关系的重大转变。“被消费的东西,永远不是物品,而是关系本身。”[10](P224)消费本身也发生了变异,成为一种符号控制体系,“消费的主体,是符号的秩序”[1](P198)。毛笔,作为中国的文房四宝之首,即便在古代也是一个符号,如前文所述,它是文章才思和书画艺术的一个物质载体,毛笔这个符号具有象征寓意,赋予古代文人才气与灵性,得到一支好毛笔,则如神助,下笔千言,文采斐然。如梦笔生花这个典故,更多是指南北朝时的江淹,他有一次夜宿吴兴城西孤山,因为梦到神人给予其一支“五色笔”,从此,“文藻日新”,才思泉涌,风骚绝代。后来,也因为梦中“五色笔”被郭璞索取,“尔后为诗,不复成语”[11](P32),不得不承受“江郎才尽”的落寞和忧伤。从民间传说来看,梦笔,还有给人带来官运亨通、书法精进、辟邪驱鬼等功效[4],因此,毛笔,是一个可以给人带来好运的符号象征。同时,毛笔也是书画艺术的物质载体,一支好毛笔对书画家影响极大,决定了其书风、画风,不少书画家对毛笔产生极大依赖,以至于没有中意的毛笔就不再挥毫练书作画。对普通民众来说,毛笔,也是腹有诗书的表现,不识字或略识字而使用毛笔有时总有点心怀惴惴,不敢在大堂广众下“晒”出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古代或在传统书画生态下,毛笔其实已经具有符号价值功能,是一个典型的象征符号,也折射出了人际关系的改变。

在古代社会,毛笔已兼具功能价值和符号价值,当然,在今天其属性亦然。从功能价值来说,毛笔的发展潜力和发展空间是有弹性的,但也是有限的。201182日,教育部制定了《教育部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明确规定中小学要开设毛笔书法教育课程。随后各省教育厅纷纷出台中小学书法教育的执行政策和实施办法,毛笔书法教育得以在中国逐步恢复和发展。这是毛笔制作技艺传承的一个重大利好政策,也是毛笔制作技艺得以继续展现的一个重大机遇。但由于传统书画生态的急剧变迁或者说已经不存在,因此如何挖掘毛笔的当代性,如何让其契入普通大众的生活,凸显毛笔的符号价值,才是今天毛笔产业发展及毛笔制作技艺传承的一个更为重要的发展路径。随着中国国力的逐步提升,经济的快速发展,守护传统文化瑰宝的思潮也进一步席卷跌宕。同时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追求多元化的精神文化需求也是一种内在趋势,毛笔制作技艺属于手工艺,是手与原材料直接接触的造物活动,是具有创意的一种体验活动,是具有情感、饱含温暖的体化实践的产物,是具有人的品性和体温的一种个性化的文化符号。因此,毛笔作为一种文化符号,是具有东方文化神韵的高雅文具,在收藏市场、鉴赏市场、礼品市场等领域更具发展空间和发展潜力。

 

三、毛笔制作技艺传承与开发路径分析

毛笔是一种具有东方文化神韵的文房雅具,既具有实用价值,又具有美术价值。在消费社会,毛笔发展逐步由大众产品过渡到小众产品,由普通民众的书写工具,转变为专业集团的艺术创作工具,但毛笔制作技艺的民间属性并未改变,一直依存于民间艺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毛笔兼具精英文化和民间文化的属性。也就是说,从毛笔产品来说,它已经成为精英阶层一部分即爱好书画艺术的专业人士的一种书画工具,符号性明显,从它的生产过程来说,它又具有民间性的特点,毛笔制作技艺基本由民间艺人所传承,功能性突出。因此,当代毛笔制作技艺的发展,可从保护传承和创意开发两个角度进行一番探讨。

(一)毛笔制作技艺的保护传承

“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12](P1)从非物质遗产保护的角度来说,毛笔制作技艺具有民间文化属性,是广大毛笔技师千百年来一直传承和发展的一项谋生技艺,积极融入市场,进行生产性保护,提升毛笔制作技艺水平,是毛笔制作技艺传承和发展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日本著名民艺学家柳宗悦认为,“民众工艺的特色:一、是为了一般民众的生活而制作的器物;二、迄今为止,是以实用为第一目的而制作的;三、是为了满足众多的需要而大量准备的;四、生产的宗旨是价廉物美;五、作者都是匠人”。[4](P59)自古以来,毛笔虽然更多是满足文人雅士的需求,但毛笔是以实用为目的的,一般毛笔的价格也比较便宜,生产者也大多是普通劳动者,因而,毛笔制作技艺虽然与上述五个条件不是特别契合,但基本上具有民众工艺的特色,这是其必须保护和传承的基础。“如果工艺的文化不繁荣,所有的文化便失去了基础,因为文化首先必须是生活文化。”[4](P6)柳宗悦认为工艺文化的繁荣是其他文化繁荣的基础,虽然随着时代变迁,很难保证所有的工艺文化都能繁荣,但从整体上来,工艺文化的繁荣确实是时代发展的必然。毛笔制作技艺作为一种工艺文化,虽然面对的是一个书画文化生态被破坏的时代,但物极必反,随着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越来越强烈,对优秀传统文化越来越认同,传统手工艺价值必将重新被人们审视,从而拂去沉积厚重的尘埃,闪烁出耀眼的光辉,这也是可能的,甚至已经逐步成为一种现实。因为毛笔制作技艺被肯定,“主要是工艺本质和存在方式、价值的被肯定。它对人的灵魂的观照,它对自然真切的感受,它对历史的传承,对直觉经验的重视,它的制作过程给人带来的愉快,都无不直指人类的精神深处。因而现代人对手工艺的需要并非是物质的需要和对其有用性的需要,而更主要的是表现为一种精神上的需要”。[13](P117)

具体来说,毛笔功能价值的保护和传承,需要对毛笔制作技艺进行生产性保护,提升毛笔制作技艺水平,积极发挥其使用价值。从保护与传承的措施来看,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一、营造尊重制笔技师(或笔工)的文化氛围。制笔技师(或笔工)是毛笔制作技艺传承的主要实体和关键,一直以来,其地位十分低下,毛笔制作技艺繁杂、枯燥、辛苦,很多制笔技师(或笔工)是迫于生存而从事毛笔生产,过去男的制笔技师(或笔工)很难找到对象,就是因为这个工作地位很低,今天在很多毛笔产区,制笔技师(或笔工)地位依然很低,不少年青人宁愿去一些条件不是很好的私人工厂打工,也不愿传承毛笔制作技艺。因而,要借鉴日本的“人间国宝”制度,尊重制笔技师(或笔工)尤其是其中有灵性和创意的制笔技师(或笔工),根据其家庭经济状况给予一定的扶持,更重要的是要赋予其荣誉称号,让其感受到所从事职业的神圣性、重要性,从而更好激发其传承技艺的责任感、使命感和自豪感。二、倡导“工匠精神”。在全社会大力倡导“工匠精神”,让从业者尤其是制笔者意识到自己职业的价值,少一点浮躁、功利,多一点责任、感恩,把职业当成事业,当成信仰,在工艺上严谨专注,精益求精,推动毛笔制作技艺逐步提升。三、规范市场,注重品牌塑造。毛笔制作技艺保护传承不仅仅取决于技艺本身,还需要一个规范的市场,要打击那种盗用“制笔世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幌子的滥竽充数者,注重品牌塑造,增强品牌的强溢价属性,推出一批具有重大影响的毛笔品牌,同时要维护市场秩序,扶持政策应向处于劣势的制笔技师(或笔工)实行倾斜,维护广大小生产的利益,激发其改进和提升毛笔制作技艺水平的热情。四、搭建书画家与制笔技师(或笔工)的交流平台。要创造条件,积极搭建书画家与制笔技师(或笔工)的倾听、沟通、对话、交流平台,让书画家对制笔技师(或笔工)多一层了解,也让制笔技师(或笔工)对书画家的个性化需求有更多了解,从而根据需要进行工序革新、调整,改进和提高毛笔制作技艺。五、加强毛笔制作技艺擂台大赛或推动毛笔品牌参加各类展览。通过毛笔制作技艺擂台大赛活动,一方面可以从中遴选出真正的制笔技艺大师,从而形成标杆榜样的示范效应,另一方面大赛的选拔对年轻制笔技师(或笔工)也是一种锻炼,有助于其与制笔技艺大师的切磋,从而真正提升直接的制笔技艺水平。同时,要敢于走出去,积极参加全国各种类型的文化产品展览或文房四宝博览会等交易展示,通过这种交流,可以相互学习,寻找差距,提升毛笔产区毛笔制作技艺整体水平。六、加强“互联网+毛笔”电子商务平台,拓宽毛笔的营销渠道。要积极利用互联网,进行毛笔的营销和经营,壮大“互联网+毛笔” 电子商务营销队伍,通过多渠道立体式的营销平台,扩大毛笔的销路。七、积极拓展产业链条,开发类似笔类产品。在现有书画毛笔生产的基础上,根据市场需求,不断开发化妆笔、陶瓷笔、S笔、T笔、养壶笔、勾线笔、指甲笔、绘彩笔,延伸产业链条,开拓更多市场。

(二)毛笔制作技艺的创意开发

毛笔,自古以来就是一种具有东方文化神韵的象征符号,是文章才思和书画艺术的物质载体,属于精英文化或雅文化的一部分。毛笔的价值,尤其是对中国书画艺术、中国传统文化的深远影响,“成为中国人观照自然、阐释世界和承载其观念意义与情感的重要工具与方式,塑造了中国文化的精神形态”[14](P1)。毛笔制作技艺又是毛笔依存的技术条件和形成基础,因此,积极融入现代元素,对毛笔制作技艺进行“再设计”,推进其与当代生活的对接,赋予其当下性,是其创意开发需要认真考虑、面对的重要环节。“对于传统手工艺的‘再设计’介入,是对传统手工艺产业链的根本性转变,它把传统手工业属性的‘民间’概念与当代‘时尚’概念相融合,既是对传统手工艺发展危机的一种解决尝试,同时也给当代设计与民族精神文化的结合带来了契机。”[5]P138

对毛笔制作技艺来说,可以探索其产品作为文章才思所蕴含的符号价值意义,尽管今天,毛笔使用价值已经十分微弱,但在人们观念中,毛笔和读书人的才气紧密相连,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也蕴含了长辈对子女在学业上的殷切期盼,笔者认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可以根据时代需要,深入挖掘其衍生寓意,可以开拓一系列具有符号价值意义的毛笔。一是可以开拓具有收藏价值的纪念毛笔。如胎儿笔,用新生胎儿的毛发制成。如启蒙笔,用发蒙儿童的毛发制成,如状元笔,用考取大学子女的毛发制成。如送行笔,用亲人的毛发制成。如思恋笔,用恋人的毛发制成。如生肖笔,用寿星的毛发制成。如结发笔,用夫妻双方的毛发制成。此类毛笔用小孩、自己、恋人、父母或夫妻的毛发制成,具有很重要的收藏和纪念的价值,市场前景广阔。二是可以开拓具有赠送价值的礼品毛笔。此类毛笔主要针对高端市场,作为礼品赠送他人。如采用楠木、檀香木、湘妃竹、象牙、玉、玳瑁、珐琅、金银等作为笔杆,更高档的还可以在笔杆上进行微雕,融入传统书画艺术,当然亦可根据消费者需求,进行个性化设计,诸如雕刻十二生肖(包括个人)、财神、文昌帝君等图案、人物,再用一个比较精美雅致的礼盒进行包装。在礼品市场充斥烟、酒等比较俗气的商品的当下,毛笔作为礼品市场前景也十分广阔。三是可以开拓具有休闲娱乐价值的旅游市场。各地毛笔产区根据其实际情况,积极整合当地文化资源,可以尝试建立毛笔文化主题公园,引入文化旅游理念,开拓毛笔文化旅游市场。主题公园立足当地实际,融入现代文化元素、娱乐元素,进行科学的创意设计,把主题公园分为不同特色区域,如毛笔博览区(展示可以搜集到的各类名笔及相关图片)、研究创意区(毛笔衍生品开发研究实验基地)、名人雕塑区(用当地具有影响力的历史文化名人做模型)、工艺体验区(旅游者可用亲自感受、体验毛笔制作技艺)、文房交易区(集中进行笔墨纸砚甚至书画的交易)、民俗古迹区(移植当地具有特色的民俗遗迹)、休闲旅游区(根据古代毛笔习俗、传说设计的体验式的娱乐设施)等园区,建立一个集研究、休闲、旅游、娱乐为一体的毛笔文化旅游基地和融经济交易、文化体验、作品交流、生活感受为一炉的毛笔文化创意产业区,通过利用多种媒介形式,立体式的宣传推介,拓展多元融资渠道,加强品牌营销,全面提升毛笔产区的整体价值和知名度。

毛笔制作技艺的保护传承,关注毛笔的使用价值或功能价值,注重毛笔制作技艺的提升。毛笔制作技艺的创意开发,着力于挖掘毛笔的文化内涵、象征寓意和符号意义,关注毛笔作为符号的对外影响力和辐射力。因此,毛笔制作技艺的保护传承与创意开发是对立统一的,虽然立足点不同,但最终都是服从于提升毛笔的整体价值,而整体价值的提升反过来又有助于毛笔制作技艺的提升及符号价值的挖掘。

 

四、小结

在消费社会,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快速提升,人们的消费观发生极大变化,购物时商品的功能价值不再是主要的考虑,而更多考虑的是其符号和意义。而报纸、杂志、电视、广播及微博、微信、飞信、互联网等传统媒体、新媒体“竞相争艳”,广告无处不在,“符号拜物教”成为时代物语,符号消费成为普通大众日常生活的主旋律,建构和延展着不断膨胀的符号系统秩序。毛笔,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是书画传统传承、赓续、弘扬的物质载体和根基,是具有东方文化神韵的一个经典符号。毛笔,在古代,其功能价值十分突出,但其符号功能亦十分明显。随着时代的快速发展,硬笔、电脑、互联网轮流更替,传统书画生态发生急剧的变迁,或者说传统书画生态早已不存在,毛笔逐步远离普通大众的生活,甚至远离大多数文人或读书人的视线,成为少数专业爱好人士“孤芳自赏”式的一种艺术类型,作为书画艺术及毛笔本身依存根基的毛笔制作技艺也逐渐衰微,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视域。

当然,尽管毛笔及其制作技艺面对的是一个急剧变迁的时代,大工业生产带来物质生活的极大满足的同时也伴随精神文化生活的单一化、同质化、趋同化,中国亦然。但物极必反,随着中国国力的逐步增强,对精神文化生活多元化需求的呼声日益高涨,这也是崇尚个性、自由、自我的消费社会的内在要求,因此,毛笔是精英文化或雅文化的一部分,作为文章才思和书画艺术的物质载体,其符号价值自古即有,而作为其依存技术条件和形成基础的毛笔制作技艺,又具有民间文化的特征,在当下其发展仍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笔者认为,毛笔制作技艺的保护与创意开发,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毛笔制作技艺的保护传承,根据市场需求,拓展毛笔产业链条,加强品牌营销,提升毛笔制作技艺水平。二是毛笔制作技艺的创意开发,即利用毛笔作为一个具有东方文化神韵的经典象征符号,努力挖掘其文化内涵,开发具有象征寓意的纪念毛笔和具有赠送价值的礼品毛笔,同时根据毛笔产区实际,开发建设毛笔文化主题公园,融毛笔研究、体验、休闲、旅游、娱乐于一体,提升毛笔文化整体价值。

 

参考文献

[1][]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消费社会[M].刘成富,全志钢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

[2][]约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方向(简明本)[M].姚琮编译.北京:科学普及出版社,1985.

[3][]安德鲁·芬伯格(Andrew Feenbeyg).技术批判理论[M].韩连庆,曹观法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4][]柳宗悦.工艺文化[M].徐艺乙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5]陈君.传统手工艺的文化传承与当代 “再设计”[J].文艺研究,2012(05).

[6]艾亚玮,刘爱华.神圣的“制造”:造笔传说与历史的观照[J].装饰,2011(02).

[7][]苏易简.文房四谱[M].台北:商务印书馆,1986.

[8][]严可钧.全晋文·中[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9][]周密.癸辛杂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

[10][]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物体系[M].林志明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11][]钟嵘.诗品[M].北京:中华书局,1991.

[12]闻人军.考工记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13]方李莉.新工艺文化论:人类造物观念大趋势[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5.

[14]马青云.湖笔与中国文化[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The Protecting Inheritance and Creative Development for Manufacturing Skill of Writing Brush In the View of Symbolic Value

Liu Ai-hua1,2

(1.NationalResearchCenterfor CulturalIndustryNanjingUniversity,Nanjing210093,Jiangsu,China;

2.InstituteofIntangibleCultural Heritage,JiangxiNormalUniversity;Nanchang330022,Jiangxi,China)

AbstractIn a consumer society, "symbolicfetishism"isbecoming "The tale of times" and symbolic consumption is becoming a popular theme of daily life, which construct and extend the order of ballooning symbolic system. Writing brush is the material carrier and foundation to inherit, maintainandcarry forward the traditional for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it is a classic symbol with the charm of Oriental culture, and belongs to a part of the elite culture or the elegant culture, while the writing brush manufacturing skill is the technical conditions andformation basisofit,and it belongs to the folk culture. In this sense, writing brush and itsmanufacturing skill, properties both elite culture and folk culture.Deviating from scale, standardization, assimilation of the development with material life, it is an intrinsic development trend to consumer society with the diversity of spiritual and cultural needs, which provides a certain space for writing brush manufacturing skillfor thedistort and stress on the development. Therefore,we can expand brush industry chain and merge era elements into it actively, excavate the cultural connotation and symbolic meaning, promote the protecting inheritance and creative development for manufacturing skill of writing brush from the two dimensions of functional value and symbolic value.

Key wordsconsumer society;symbolic value;writing brush;protection;creative development



*本文为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57批面上资助项目“‘非遗’视域下的毛笔制作技艺生产性保护研究”(资助编号:2015M571724)、江西省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项目“毛颖之技:江西文港毛笔制作技艺传承与创意开发研究”(项目编号:15YS19)和江西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江西文化产业品牌培育与发展研究”(批准号:JC1404)的阶段性成果。

[1]《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人均GDP达到7575美元》,中国经济网,http://www.ce.cn/xwzx/gnsz/gdxw/201502/26/t20150226_4654012.shtml2016-06-10

[2]2015年我国GDP676708亿元同比增6.9%》,新华网,http://www.sc.xinhuanet.com/content/2016-01/19/c_1117822092.htm2016-06-11

[3]梦笔生花这个典故在民间有多个版本,涉及到王羲之、江淹、李白等,而且在流传过程中梦笔传说发生了类型变异,相关内容参照拙文《“梦笔深藏五色毫”:中国古代梦笔传说及其类型分析》,《民族文学研究》,2015年第2期。

[4]关于毛笔的功能,参照拙文《“梦笔深藏五色毫”:中国古代梦笔传说及其类型分析》,《民族文学研究》,2015年第2期。

 


TAG: 创意 价值 开发 制作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月光倾城

月光倾城

刘爱华,汉族,江西南昌人,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博士,南京大学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博士后,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副教授,江西师范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中国民俗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历

« 2017-05-24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4711
  • 日志数: 25
  • 建立时间: 2009-09-22
  • 更新时间: 2017-04-0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