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2-07 21:38:46

查看( 10 ) / 评论( 0 )

老君观

今日游老君观,多见红灯高照,门前红火。

旧志载,老君观:一西北三十五里,一西南十里。


先说西北三十五里老君观,即今之洛河,据同治版县志载:“安城多崎崛之山,其西北诸峰尤美;而耸然特出者,惟老君观最奇。峰下北出二里许,林谷幽深,松篁掩映,有古寺焉。所称独松栖鹤者,邑中八景之一也。”志载:“独松寺,县西北三十五里。上有古刹,刹前有独松,虬技鹤盖,亭亭云表,因以名。”清乾隆年间知县李策(安邱人,着令城隍庙道会朱阳亮主持老君观,得到了重修。


西南十里,即盆峪沟之老君观。盆峪沟,狭长如盆,故名,今讹为彭裕沟!多李王刘敖杨诸姓,其余均十数户,如洪周等。 一溪南来,东坡平缓,旧称东辉,西坡高耸,多呼朝阳。老君观位于乐辉之顶。

先说老君。一提到老君,多指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是公认的道教始祖,即道教中具有开天创世与救赎教化的太上道祖。老君乃无生之至精(自有·永有),太上——至高无上,老——乾阳,君——性王,“至高无上的性王”,即“大道”的意思,造化自然者也。在小说《西游记》中被尊为开天辟地之祖,是“混沌之祖宗,天地之父母,阴阳之主宰,万神之帝君”。太上老君者,大道之主宰,万教之祖宗,出乎太无之先,起乎无极之源,终乎无终,穷乎无穷。《史记》称老子西去函谷关不知所踪,其实太上老君与弟子们出函谷关,是对西方诸国实施教化,入夷狄去了,一路化胡涉及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老子弘道西方,降服西方96种外道,这些外道能为魔事。流传最多的说法,老子正是太上老君的原型。太上老君,道教天神、教主。为三清之第三位。又称“道德天尊”、“混元老君”、“降生天尊”、“太清大帝”等。在道教宫观“三清殿”,其塑像居右位,手执扇子。 相传其原形为老子。北魏前称:道德天尊,是道教最高神明“三清”尊神之一,即老子。约自北魏起,又称太上老君。

再说观。观作四解。1.道教的庙宇:白云~。紫阳~。2.古代宫门前的双阙。3.楼台:楼~,台~,观宇。4.姓。

以此观之,老君观当为道士。其实不然。比如竹溪中峰偏头山下的老君观。去城十里,一沟南进,多见灯笼红火,高挂门前,一如日子红火。沟如葫芦,始进始小,斩进斩进大,忽而收束如颈,上有一桥,高悬标志。彭裕沟(中峰十六沟,其长居第二,长4公里,略次于灌沟4.5公里),不提。


老君观,实有和尚。坡顶平垣地数亩,正中一四合院,坐北朝南,两边厅屋,各四间,西客堂,寢堂2,东侧为学堂。正殿三大间,人字挑,无墙,要地俗称过断。门楼前操场。和尚2人,平日多为来香客们抽签,问卦,敬老爷等。王新云,长老和尚,管事的,本地高坎子人,今天朝阳六队人。1951年折旧换新,废毁庙神,数人村民以草绳拴老爷神像,吆喝声中拉倒,活活气死。王新鹏,与王新云为叔伯兄弟,出五服了。1939年老死。另有一观内杂务的,女士,名字叫肖金莲,观内做饭,洗补疗种。就是为两位道士做各种洗洗补补,头痛脑热种田收租一类杂事。道观四周有五六亩地,尽是观产,是他们“做会”收入买来的。


什么 是“做会”?

佛教仪式之一。又作法事、佛事、斋会、法要。乃为讲说佛法及供佛施僧等所举行之集会。即聚集净食,庄严法物,供养诸佛菩萨,或设斋、施食、说法、赞叹佛德。印度古来即盛行此类集会,其种类名目甚多。一般较常举行之法会为光明灯会、报恩会、金刚禅坐会、妇女法座会、念佛会、消灾会、福寿会等。此类法会大多于农历初一、十五举行.

十月初一做会,各地远近来和尚来交流,四处八道的,提前一天到,三天会,还请道士来接幡。和尚只能念经的。幡,用竹竿等挑起来直着挂的长条形旗子。建醮扬幡,即宝幡所指兴利除殃,闻睹皈依罪消福生.宝幡,是道教坛场常见的法物。但凡大型的道教斋醮活动,必然会扬幡、朝幡,故而在道教科仪中不仅有很多与幡相关的科仪,而且也有与幡相关的圣号,甚至赋予幡很多宗教解读,比如扬幡可祈福禳灾,结幡可与神灵沟通等。


附近各大家族的和尚来做会,比如杨家凸的敖斋公,有儿女,来做会领布子,上写钱数,如1oO元,缴给长老和尚,观内吃斋,晚上回杨家凸休息。家族和尚,又称家庙,而老君观则是十方丛林。其中规则各有不同,我在《竹溪寻觅系列》写及此处有详细说明。家庙是子孙嫡传的,是佛教道场私有化后带来的问题。子孙道场的住众,以自己的徒子徒孙 为主,以子孙相续的模式构成了丛林的主体,外面僧人很难进入。子孙庙财产属一僧或一系僧人所有,住持系师徒 相承。。子孙道场是末法时期的现象,最要害的是“依人不依法”,权大于法,庙主一人的独裁处事就是该庙的“法” 。子孙丛林经本寺僧众的同意,可以改为十方丛林;十方丛林则不许改为子孙丛林。这些都与十方丛林有显著不同。十从丛林呢,严格遵守十方丛林的管理制度,住持是以选贤任能的原则,可公请诸方名宿大德担当,或经僧团 推荐选举德高望重的有道之士任之。住持来自十方、去至十方,有一定的任期,至时候必行交接仪式。十方寺院财 产属僧团共同所有、可容纳十方僧人,只要是能遵守十方丛林制度,均可共住,若有违“共住规约”者,则无资格 “共住”,寺院僧团可及时举行类似现代会议形式的“羯磨法”,对违规犯戒者予以举过并“迁单”处理,若有触 犯国家法律刑事犯罪者,交由司法部门依法处理。


一句话,老君观是十方丛林,”做会“时遨请来的多为家庙中人。

长老和尚按布子按排席面多少,煮蒸炒凉,碟盘碗盏。最多上百席,多在七八十席,最少也有四五十席。素席,请乡野名厨四五人,比当地最红白喜事场面上。也是观内收入主要是做会。平时初一,十五香客众多,香表不拘多少,不值钱,还愿的,还香油还银元。

当地流传的一则故事,与老君观有关。敖传鼎抢亲。灌沟有梅家寡妇 。夫去子存,公婆均在,辛苦耕织奉送二老。观下一敖传鼎的无流子,偷窥看中了她了,准备抢亲。老君观抽签,王新云解签,你生带八字命带孤,一床绣被无人铺,死了以后无人哭丈夫。说是最好不要去,你命中一定注定孤老一生,不会有妻儿老小的,晚上睡觉注定连铺床摊被的人也没有哦,即使死了也没有一个人哭啊。还是好好回家,多做好事吧。


敖传鼎去问他大哥,当地的保长,管理附近数里大小杂事的。敖传能说,你有人有田地,谁个不羡慕?有才有能力,哪个不想嫁给你?何况一个寡妇?当即招呼了数十个年青汉子,连夜赶到梅家寡妇屋前,大呼小叫开门备嫁妆。寡妇门前是非多,梅家寡妇每晚早早关门,闭灯熄火,只是年青貌美,难挡周围浪子浮闲,公公婆婆很不喜欢。听到敲门声假装没听到。梅家寡妇高高兴地开门,大声招呼数十汉子,说是谁嫁出不是欢欢喜喜,谢谢大家前来,堂屋正中扔下一捆旱烟,那是顶上红的烟叶尖,最为香淳。众汉兴高采烈地转坐堂屋,梅家寡妇又说,我去给大家烧茶喝,明天一亮,准时出门,现在天黑不好赶路的,是不是?众汉齐呼好。偏房烟起,茶香四溢,寡妇说是清洗干净,好上路。有一个叫敖传林的,暗道上路不好,一般多指起程、动身、开始走上路程,可是当地更多的, 是说一个人走向死亡。大家者高兴,也没有细想。一壶茶添了一道又一道,梅寡妇的公公婆婆始终没有见面,一包茶叶换了又换,始终没见梅寡妇来招呼,大家想着天明再走,只有敖传林感觉不对,推天厨房门,听到哧哧呼呼地声音。可是没有声音,开燫亮火,灶台边黑漆漆一片,低头看灶门边一团,声音依旧不止。细瞅,梅寡妇倒在灶边,菜刀丢在一边,咽喉边血沫沫子直还在昌,眼见是死了。


敖传林悄没声息的回到堂屋,大声对众汉子说,天还暗,明天早上还得半夜,这儿又没休息处。不如明天早上来,她不是说早上一定欢欢喜喜地出嫁么?众声叫好,一起出了院落。走不远,敖传林悄声说,出大事了, 寡妇走了,大家还是早点出避一避的好,到远处躲几天。梅寡妇的公婆听到没有暄闹,才起身来看。邻居也来到门前,寻到厨房,叫得一声苦,人早早的去了——一点气息也没有,身体也是硬硬冷冷的,四周是一滩血。

这对到县里喊怨,报案让公人们去缉凶。连夜赶到县城,四门紧闭,门子不应,公婆两从以头撞门,声闻数里,公人才算是开门,跑到县衙前,高声喊怨,声闻数里,附近街坊鸡叫狗咬,多人起床问询。公婆具道始末。邻居附声证明。里长出呈证辞。县衙发出捕捉文书,不提,敖传鼎被捉坐窂,数年后死去。这是民国年间事。

老君观所做诸事,多为村民谋福利,劝人行善,修路铺桥。有碑为证。传说明朝修,有碑文,1951年修老君观水库砌石坎了。围墙也拆,和尚坐缸,俗称死了,大水缸加盖,挖凼埋,上打碑文,记载生平事功,也毁弃。后做学堂,1937年事,称为老君观小学,1984年折旧换新,改名为东辉小学,是中峰镇最大的小学之一。近日动工,改迁于盆峪沟底正中,为朝阳东辉两村共建。


早八时去,晚五时回,多遇堵车。

讲述人刘义新,民国21年人,今年八十八岁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