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莫一大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2-14 10:18:52


经过多日的酝酿,终于踏上了寻找“莫一大王”的旅程。初来广西,我便发现了《莫一大王》这个在广西非常知名的传说,并一连发表了数篇研究《莫一大王》传说的论文。从那时起,我便期待到《莫一大王》传说流传最盛的河池去寻觅莫一大王的“神迹”,亲耳听一听乡民们口头上传承着的《莫一大王》传说。然而,一直未能得偿心愿。差不多在几年的时间里,每逢与河池籍的老师和同学交谈,总会问:听说过《莫一大王》传说没有?你们哪里有没有莫一大王庙?还有没有祭祀莫一大王的仪式?可是,每次能得到的信息都微乎其微。没有线索,自然无法去做考察,我只有等待。最近和本专业的研究生韦春艳交谈时,她告诉我:她的一位家居河池金城区(据说是莫一大王的故乡),名叫莫柳电的同学的讲,她们村子附近的山上有莫一大王留下的“圣迹”,村里还有老人会讲《莫一大王》传说。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振奋,便让韦春艳联系莫柳电同学,告诉她我们要去她们村里做考察。

十二月九日早上九点二十分,我和春艳乘上了从南宁驶往河池金城区的大巴。天气阴沉沉的,天色灰蒙蒙的,大巴在行驶中不时颠簸几下,是一种很容易让人打磕睡的情景,然而,我却毫无倦意。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草木,在万绿丛中时有红色的小花点缀着。愈往河池方向,愈是丛峦叠嶂,山上长满了树,看上去一片绿色的海洋,我不住地赞叹美丽的自然风光。韦春艳却告诉我,以前山上种的都是松树、杉木,近年,人们为了追求经济效益,开始改种桉树,而种植这种树对土壤破坏极大,会使土质变得贫瘠。我这才意识到广西的自然生态也或多或少遭到了破坏。

 大约经过了四个多小时,在下午一点半左右,大巴驶入了河池市金城区客运站。我们要从这里下车,然后,改乘到金城区下辖的拔贡镇的公共汽车。在金城区农贸市场,为莫柳电同学的家人买了一点礼品;然后,我们随意找了一家米粉店,一人吃了一碗螺丝纷,便赶着去转乘客车。

 客车在山间穿行,乡间公路不是太宽,往往一边紧贴山体,一边是悬崖峭壁。我很少乘车走山路,所以每遇这种路段总感到惊心动魄。司机经验丰富、技术娴熟,并不觉得路途如何艰险,他情绪非常轻松,一路上放着音乐,客车在音乐声中快速行驶。大概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客车进入了拔贡镇。我们在一个路口下了客车。莫柳电同学家住大莫村,距离这里还有两、三公里。韦春艳给莫柳电的父母打电话联系,莫柳电的妈妈说,莫柳电的二伯会骑摩托车来接我们。公路两旁是广阔的农田,有些田里是密密麻麻的甘蔗,有些田里是碧绿的蔬菜。好久没有呼息这乡野的空气了,我怀着淡淡的喜悦,迈步走向菜地,走在田埂间,不时用手去抚摸那青翠欲滴的青菜叶子……

 莫柳电同学的二伯骑着摩托车来了。我和春艳登上摩托车,三人共乘一辆摩托,向大莫村驶去。因为是乡间小道,道路坎坷不平,摩托颠簸得有些厉害,我双手抱住莫柳电二伯的肩膀,春艳则在后边紧紧揪住我的衣服……路上时有收割甘蔗或蔬菜的村妇,莫柳电二伯不住地用壮话给她们打招呼,她们则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们。就这样,大约经过十几分钟的颠簸,我们终于来到了大莫村。莫柳电同学刚去宜州上班不能回来,她的父母正在院子里等待我们。一路辗转,这时已是下午四点一刻。

莫柳电一家居住的是一座二层楼房,楼房分东西两单元,莫柳电二伯住西单元,莫柳电父母住东单元。莫柳电父母热情地让我们进屋坐下,我对他们表示感谢,并询问他们夫妇的姓名。这才知道男主人叫莫健勇,女主人叫韦美香,两人都是四十六岁,夫妇二人以酿酒、养猪为业,日子过得比较宽裕,早在十年前就和二哥一起盖起了这座小楼。

春艳和女主人坐在沙发上聊起了家常,我则仔细打量着主人家中堂贴着的红色条幅。条幅周围贴着对联,上联写道:天高地厚亲恩重;下联写道:祖德宗功师范长;横批则是:万福来朝。条幅的中间竖写着几个大字:天地君亲师之位,在天地君亲师五字的两侧竖写着所供诸神的名头或称谓。右侧写道:本部所属目神社王佑民之神位;敕封游天得道三界公爷之神位;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文宣之神位。左侧写道:都天至富至宝财帛星君之神位;敕封通天圣帝莫一大王之神位;六国天尊圣母万岁婆王之神位。打量着条幅,当我看到敕封通天圣帝莫一大王之神位”时,不由有些兴奋,总算看到了莫一大王在民间社会的影子啦。我回头问莫健勇为什么要供奉“莫一大王”的神位时,他很干脆地回答:“这是我二叔写的,我说不明白。晚上他来陪你吃饭,会讲给你听。”

看看天色还不算太晚,到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决计去看看传说中的莫一大王“圣迹”。韦美香找来一位莫姓摩的司机,我和春艳登上摩托便出发了。摩托穿过了寨熬村与北香村,经过一番颠簸,然后驶上了柏油马路,向西南莫一大王“遗迹”处奔去。但见前方峰峦起伏,郁郁葱葱。转头四顾,便见整个拔贡镇都在崇山峻岭包围之间。大约经过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人们所说的莫一大王“圣迹”处。“圣迹”有两处,一处是一座山峰半腰有一个脚形的山洞,山洞贯穿了整座山峰,通过山洞可以看到山峰那边的天,山洞格外醒目,远远便能看到。人们说这个山洞是莫一大王用脚踢出来的。相邻的另一座山峰,峰下也有一个洞,这个洞被人们称为“莫一洞”,据说是莫一大王用箭射出来的。“莫一洞”洞口林木葱茏,洞下是地下河,河流淙淙流出洞外,形成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溪流之上浮着数百只白色羽毛的鸭子,自由自在地游着,真个是“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景象。

我们决意要到“莫一洞”中一探究竟,但天色已经有些朦胧,我们相约到洞里看看就出来。要进入“莫一洞”并不容易,我们先是踩着几块露出水面的石头涉过溪流,扯着茅草攀到山洞左侧,然后踏着穿过洞口的渡桥,一点一点挪向洞口,一不小心,便会跌入渡桥下的溪流中,虽然只有六、七米高,也足以让人心惊胆战。一步踏进洞里,往下看是地下河,河水发出哗哗的声响;往前看视野开阔,洞口很宽,可容二、三百人,地面高低起伏,崎岖不平,洞顶可见各种形状的钟乳石,有的如蟾蜍望月,有的如蟒龙缠柱,不一而足。莫姓摩的司机说,洞很深,一直通到山外边。洞里光线越来越暗,洞外暮色苍茫,因为没带照明工具,我招呼春艳赶快出洞

等到我们回到大莫村,韦美香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请来了莫健勇的二叔,他就是莫柳电同学说的村里会讲《莫一大王》传说的老人;莫健勇的二哥、二嫂过来相陪;摩的司机也留下来吃饭。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不时往里面放各种菜肴,大家边吃边聊,边聊边饮。两杯酒下肚,我先是赞美了几句主人家酿的酒好,然后就开始了对莫健勇二叔的访谈。老人叫莫木龙,今年六十八岁,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高中毕业后做了民办教师,教数学课,七十年代转正,退休时是中学一级教师。

我尚未开口,老人就打开了话匣子,他先是给我解说他为莫健勇家撰写的中堂条幅。他说中堂上书有六位神灵的神位,分别是社王之神位,他们村的社王姓目名佑民;三界公爷之神位,三界即天地魔三界;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之神位;财帛星君之神位,财帛星君即财神;莫一大王之神位;婆王之神位,婆王即女娲娘娘,她捏土造人是人之始祖。我问老人,为什么要供奉“莫一大王”神位?他说,莫一大王是河池一带最大的神,孔夫子是文臣,莫一大王是武将,一个国家既要有文臣,也要有武将。莫姓摩的司机插话说:莫一大王是一个驱鬼的神。这让我意识到莫一大王是一个傩神。接着莫木龙给我讲起了《莫一大王》的传说。老人是当地比较了解《莫一大王》传说的人,曾经对《莫一大王》传说做过文字整理。这次他给我讲了五则《莫一大王》传说,现列表如下:

1.莫一家院子里种了一棵葡萄树,是棵风水宝树,能保莫一做皇帝。这事被朝廷的国师算了出来,带人来砍。这棵树有些神,被砍的地方能愈合。国师让人一刻不停砍了三天三夜,才算把树砍倒了。壮语“葡萄树”的读音是“莫一”,莫一大王的名字就是这么起的。

2.莫一大王如果在鸡啼头遍时赶到京城就能做皇帝。他的两个情妇,谭、尹二氏想:如果莫一做了皇帝肯定会不要我们了。于是,她们把鸡脖子都给扎上了,让它们叫不出声。莫一听不到鸡啼,结果一觉睡到天亮。莫一一看太阳已升起好高,就拿毛巾对太阳挥了一挥,太阳又降了下去。朝廷知道出了反王……

3.山上那两座山洞,一座是莫一用脚踢的;一座是莫一用箭射的。一个姓蒙的将军与莫一打斗,莫一一脚踢来,他拿起山来抵挡,山上就留下了一个脚形的洞。莫一又对着蒙姓将军射了一箭,蒙姓将军又搬一座山来挡,这座山也被射穿一个洞。

4.河池缺盐,盐是用海水制的,莫一大王就想搬山造海。他用伞把当做赶牛鞭,把一座座山当作牛一样赶。赶到拔贡,遇到他的姓谭的情妇,莫一问,你见到我赶的牛了没有。那个女人讲,我没看到牛,就看到了十三座山。这些山一听,便不再滚动了。所以拔贡山特别多。

5.在河池镇水库那儿,过去有一条河,人们来往不便,大家决定修座桥。在桥墩修好的时候,莫一大王经过这里,随手把牛粪糊在桥墩上,桥便修好了。远还能看出桥面是牛粪糊的,近看就是一座石桥。


莫木龙一边兴致勃勃地讲着莫一大王的传说,一边不断地将菜夹到我的碗里。我则时常端起酒杯给大家敬酒。为了帮莫木龙回忆,有时我也插几句话,讲自己知道的莫一大王传说,常常能够得到他的回应。夜色阑珊,大家也都醉意朦胧,韦美香妯娌两个已经离席去唠嗑,这时莫木龙也已经回忆不起更多的莫一大王传说。考虑到不能耽误主人家休息,我准备结速这次访谈。最后,我又向莫木龙询问了几个与莫一大王信仰有关的问题。一个问题是,河池的莫姓群众是不是认为他们是莫一大王的后代?莫木龙作了否定的回答。又问,金城区一带有没有莫一大王庙?莫木龙说文革前还有,文革中被砸了。我又接着问,河池群众除了信仰莫一,是不是还供奉莫二、莫三?莫木龙与在场的人都笑了……人们陆续离去,我让韦春艳付给了摩的司机四十元的劳务费。当晚,我住在了莫姓同学的二伯家里。

第二天早上六时,我便起了床,文学院办公室有事相催,让尽早赶回。莫健勇忙着酿酒,五点就已起床。韦美香随后起床给我们准备早餐。莫柳电的二伯早早起床,准备用摩托送我们去附近的停车点。早餐结束,我和春艳一再对莫健勇夫妇表示感谢后乘上了摩托,结束了这次寻找莫一大王之旅。

这次寻找莫一大王之旅收获不是太多,但并不出乎意料。在传统社会向现代化社会转型的过程中,文化生态发生了急剧变化,传统文化受到了猛烈冲击,民间口头传承日趋濒危,传统民间信仰也日渐萎缩。在这种情况下,所谓寻找“莫一大王”,也只能在民间社会寻找到莫一大王那渐去渐远,模糊与朦胧的背影……    


分享到:

TAG: 大王

玉麓俗谭——英古阿格的博客 引用 删除 英古阿格   /   2012-12-18 13:18:17

陈老师的学业马不停蹄,精进不已呵!
玉麓俗谭——英古阿格的博客 引用 删除 英古阿格   /   2012-12-18 13:17:39
5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2-12-14 15:04:46
也只能在民间社会寻找到莫一大王那渐去渐远,模糊与朦胧的背影……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8-11-1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6653
  • 日志数: 31
  • 图片数: 10
  • 建立时间: 2008-10-23
  • 更新时间: 2017-11-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