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吕博导对学术批评的认识及对我的回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4-25 17:51:43

         论吕博导对学术批评的认识及对我的回应

 ――兼评吕书宝的《戏评陈教授同志<与乌有先生商榷的缘起>》

 

数月前,我展开了对吕书宝的学术批评,之所以说是学术批评,是因为在批评过程中我把重心落实在了他的学术“成果”上。两篇批评文章,一篇是批评吕博导的《“秦世不文”辨》一文;一篇是批评其《岭南民族民间文学主流文化因子论》一书中的某一观点。

最近吕博导终于回应了,然而他写的这篇东西把重心放在了我这个人身上。首先吕博导认为我写商榷他的文章是自己要“泄泄私愤”或见了他当了博导而感到有压力。这就是吕博导对学术批评的认识,批评谁就是与谁有私怨,要宣泄自己的私愤。吕博导称我为商榷专业户,确实,被我商榷的学界同仁不下十数人。按吕博导的说法,我与这十数人都是有私怨的。前不久,曾商榷过的叶春生先生辗转托人给我捎来了他的新著《叶春生民俗学论集》,施爱东博士赠给了我他的《倡立一门新学科》等三本新作,刘宗迪博士在我的个人空间中留言感谢批评,他们与吕博导在对学术批评的认识上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至于“压力”之说,好像是难以辩白。其实也是不难说清楚的,吕教授虽然贵为博导,然而在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想做学术委员,得票未过半数;想做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也没选上;最近,又闹着要做研究生招生复试小组的组长,虽然闹到研究生处、文学院领导那里,但是又遭到教研室同仁的抵制。大家看看,这么一个没有市场的人,会让人感到有压力吗?这里所讲的,没有一句是“听说”的,都是文学院老师众所周知的。大家可以去文学院领导或古代文学教研室的老师们那里去求证。

我曾经与李启军共同竞选文学院副院长,最终告败。吕博导称我“春节大概忙着带领老婆去竞争对手家‘串门’祈福”,据吕博导讲还是“有人看见的”。吕博导攻击人是很有手段的,以为他一说是 “有人看见的”,便会有人以为是事实。其实我与李启军虽曾为竞争对手,但一直关系不错,年前还应他之邀参加了在云南腾冲的美学会议,过年到他那里去串门也属正常,也从没想到会被别人跟踪。问题是李启军是本地人,春节他要回老家过年,并不专等我去“串门祈福”! 同事间、师生间正常的礼尚往来往来,吕博导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同时,也被他理解的十分龌龊。至于所云“天天想当官当不上,结果还得仰人鼻息在那些竞争对手膝下讨残羹剩饭吃”之说,更是毫不掩饰的人身攻击。本人至少还是教研室主任,用不着去争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小组的组长,也用不着去争研究生招生本学科复试小组的组长。做不了官,做百姓,就是吃别人留下的残羹剩饭,这就是吕博导的心态和逻辑!

吕博导认为公开他与我私下信息交流的话语是“不道德”。这让我始料不及――吕博导原来还是一个道德家!我与吕博导没有什么深交,谈不上交情,在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有什么密不告人的私密话!既然如此,我们之间的谈话都是可以公开的,如果我们两个人之间能有什么默契或秘密那才叫天方夜谭!

吕博导称,“听说”我经常求学院花钱发文章,让我讲讲那些文章不是买版面发的。吕博导很厉害,根据“听说”就给我定了罪,然后就让我交代罪行,写交代材料。吕博导,我告诉你,不能单凭“听说”就给人定罪,我如果由文学院出钱发了文章,文学院负责科研的黄平文副院长肯定知道。我的文章并不难找,都在民俗学网站我的个人空间里,你尽管拿去向黄平文求证,也可向文学院所有的学术委员去求证吕博导,制造谣言虽然有时候还说不上是犯罪,但的的确确属于缺德,你知道不知道?

吕博导一再讲商榷他的文章一定要发表,而且要发表在非老少边穷地区的期刊上,他才回复。吕博导的思维逻辑一直比较另类。谁说过在学术网站上发表的文章就没有学术意义,而只能发表出来,才有回应的价值?吕博导既然如此看不起老少边穷地区的学术水平,自己却呆在老少边穷地区,岂不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不巧,我看到吕博导在《广西民族大学学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要把文章发表在老少边穷地区的期刊上?之前,我已经告诉吕博导,学术批评文章能不能发表在刊物上,发表在那里,商榷对象的质量起一定作用。我发表的批评文章曾发表在《中央民族大学学报》与《宗教学研究》上(不知道吕博导是否认为这些刊物都属于老少边穷……),但是批评吕博导的论文则未必,因为我只拿了一本小学生字典做工具书就完成了。

吕博导还“听说”我经常告诉别人自己是学科带头人。不知吕博导是听谁说。自称自己是学科带头人,骗不了广西民族大学的老师,因为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科带头人只有一个,只有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认为有俩。在对外学术交流的过程中,我们教研室的老师都是集体参与,我称没称自己是学科带头人她们最有发言权。相反,她们都知道,每遇外地专家,我都很有耐心地向他们说明:我不是学科带头人,只是受文学院委托处理少数民族文学方向的事务。文学院确实有这方面的委托,而且也给了我相应的待遇,这都是经过文学院公示了的。少数民族文学方向在学科建设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2007年获自治区级精品课程,2009年获自治区教学团队;作为申博专业的一个方向,虽然人少,但各项要求都达标,一再为蒙元耀博士或各级领导所肯定。我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成绩原因,主要是因为我们这支队伍很团结,不像古代文学专业有害群之马,个别人水平差、人品差,但想法不少,整日上窜下跳,搅得大家什么时候都不得安静。

至于有人非要拿我当学科带头人,那怨不得别人。譬如,有这么一个人,通过了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的硕导遴选,然后,就向我要求在本专业方向带研究生,并声称要让我对他负责,你想想这岂非莫名其妙?我既不是学科带头人,哪里有让你来本专业带学生的权力,哪里有义务负你的责?明明白白的事,还要去网上查,能怪谁呢?

要说吕博导这篇东东,完全没有学术批评的成份也未必冤枉了他,譬如,他批评我在祈使句的后边用了问号之类,其实这是吕博导自己错了。“不许急”自然是祈使句,然而“说好不许急”还是祈使句吗?吕博导自己错了,还振振有词,一直追溯到当年我博士论文答辩时所经历的艰辛,岂不可笑!我的博士论文答辩确实并非一帆风顺,却使我受益匪浅,在论文出版时,在后记中我对董晓萍老师表示了诚挚的感谢。想不到什么事情都能成为吕博导的进攻利器,我不妨再告诉吕博导,我没有读过大学,第一学历是专科;小学时候还留过级;小时候翻过邻居家的墙偷了人家的枣……,这些或许对你也同样有用。

在学术批评史上吕博导的标点批评非常标新立异,我在学术批评的过程中向来没批评过别人论文或著作中的错误标点或错字,受吕博导的启发,我也顺捎给吕博导指正几个错字。在吕博导的《岭南民族民间文学主流文化因子论》一书中有这么几个字好像不正确,如“董勇”的“勇”(94页),“顾领刚”的“领”(200页),“蔡伯谐”的“谐”(176页),黄小娟的“小”(233页)……

说到这里,我要告诉大家吕博导的这段文字在东方不败个人空间的个人资料里才有,不是电脑高手很难找到,如果要看,需要他给你提供“金钥匙”。他始终不明白网管为什么会删贴子,制造流言网管会坐视不管吗?吕博导感到很委屈,让我回应他一下,也顺捎着让他这篇贴子见见阳光。我很为吕博导的执着所感动,在今天这个社会里,还有谁这么勇于展示自己人性中最丑陋、最阴暗的一面呢?故将其贴子附录于后,广而告之一。

通过这次辩论,希望吕博导能有所长进,知道什么叫摆事实,讲道理。单凭“听说”是不能给人定罪的,那是“莫须有”!制造“曾参杀人”之类的谣言骗不了几个人。

最后,我再罗嗦几句,既然吕博导称我为同志,我也不妨以同志视之,给其几句话:

1.学术批评是天下公器,没有哪个能拒绝得了;你可以批评与反批评,但是要基于白字黑字,而不应该是制造流言搞人身攻击。

2.你给老冯闹,给李惠玲闹,给陆凌霄闹……,古代文学教研室还有几个人喜欢你?文学院有几个人喜欢你?

吕博导啊,有的人不抹就黑,有的人抹了才黑,有的人再抹还是不黑。本人虽然是一个穷乞丐但并不惧与你这位石油大亨比金币,在与你的较量中我底气十足!

按吕博导的要求贴该文于民俗学网站我的个人空间,捎带着附上吕博导的贴子,让其也跟着见见阳光;相信不久就会有有心人把这些搬到文学院的QQ群。我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论辩中让大家清楚是非。

另,虽吕博导以为我的打油诗很烂,但仍常技痒,故不免打油一首:

博导水平不一般

谣言也能编成篇

自称大亨有金币

为何不见半文钱

 

           戏评陈教授同志《与乌有先生商榷的缘起》

我与好多学界同仁就学术问题展开过商榷,但并不愿与乌有先生商榷。原因是乌有先生虽然贵为东北某名校(据说是白云大学)博导,但工作关系仍与我同在一个单位,与其商榷,怕有人怀疑我与他有利益纠葛,误以为我借学术之名以济私。

〔此地无银三百两,好像是因为学校没有推荐陈教授当博导吧?又不是你们两个竞争,怎么能形成纠葛。不是一个档次,哪来利益纠葛可言?陈兄放心,除了这篇文章之外,我们不“怀疑”您“济私”。再说写文章没油水济私,只能愤,可以理解〕

然而,终不免要商榷乌有先生了。乌有先生博导后,好像有点寂寞,数次到民俗学网站本人的个人空间来留下一些含意暧昧的话,譬如:“过来看看。。。还挺热闹。。。”,“就是文章太长。。。。。。”之类的话。对于博导的光顾,我自然不能不重视,不得已给他发了则短信,弱弱地问:“商榷一下吧?”谁知正中了博导“激将”之计!原来这正是乌有博导需要的效果。从他回的短信,大家就会看到他是如何的惊喜与兴奋!

〔这是人身攻击啊!登录您的空间,对尊博文发表点感想,就是寂寞难耐?您的空间是慰安所吗?恐怕以后没人敢去啦!哈……〕

从来未敢把自己当成一盘菜,想不到博导能青眼相看,竟如此期待我的“如炬目光”。对不起啊,博导!由于多余的顾虑,竟使您一如闺中怨妇,抱怨我对您的视而不见。既然乌有博导态度如此积极,我也只好商榷了,虽然,我并不以为“商榷也是一种炒作”。

〔一个单位工作,一个院里居住,陈硕导对那乌有博导躲都躲不开,语不是说低头不见抬头见吗?陈硕导见乌有博导,有压力可以理解,如果乌有博导像陈硕导那样小心眼,何必到博客上来和你见面,天天到你家拜访激将(陈硕导是否有大风度?)不更好?〕

然而,我仍然不放心,乌有博导与我近在咫尺,据说曾经当过兵、练过武,一旦他觉得商榷效果不佳,放弃了文斗搞武斗,来一个千米奔袭,岂不危哉!我是一个非常惜命的人,于是又一次弱弱地问:“说好不许急?”哪知,博导不高兴了:“我都答应了,老兄怎么这么磨叽啊!”看看,不商榷还不行了,人家嫌我“磨叽”了(请注意,句末用的是感叹号,博导生气了)

〔嗨嗨……这不是路静吹口哨吗?语叫“炸庙”。自己胆小,还污蔑人家乌有老师,商榷文章“发表”两个月啦,弱弱的陈教授现在人身安全如何呢?悄悄地告诉你,不要告诉别人,省得情急之下占线打不进去身心受辱:报警电话号码是:110

无奈,我只好与强大的乌有博导过招了,于是,便写下了《“秦世”还是“不文”――就<“秦世不文”辨>一文与乌有先生商榷》。该文完全局限于学术争鸣的范畴,不涉及任何学术之外的问题。至于乌有博导读后感受如何,完全取决于他的《“秦世不文”辨》一文的品位。

〔人家读您的文章,就感觉自己的文章品位有问题啊?是谁认定的啊?陈教授很霸气啊。陈教授那两篇商榷文章看了,简直是乞丐和石油大亨晒金币,哪里谈得上“学术”,有意思……,我很替陈教授害羞!如果陈教授不介意,我将在虚心学习的基础上好好戏谑一下您那两篇大作,但是用您的话 “说好不许急?(嗨嗨!这问号,是从您硕士学历之前的大专中文科学的吗?您教中学时就教给学生这样使用标点符号吗?再说这几个字,属于“祈使句”,不能在前面使用“弱弱地”,是这样吗?陈教授?难怪您的博士论文通过答辩那样困难,这样使用语言,导师能不生气吗?哈……看你当年把导师气得)”,陈教授也莫跟我急眼啊〕

中国民俗学网站“批评与方法”、“高校论坛·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栏目附上乌有博导的大作,以方便大家鉴赏及与我写的批评文章相对照。文章在春节前就已写好,在元宵节后才放到我的个人空间,之所以如此者,自然别有一番心思,想必学界同仁都能领悟兄弟的人文情怀。

〔您开恩让乌有教授过好年啊?人家春节期间好像在海南三亚玩得很开心,其他博客上有照片晒幸福的。我倒是觉得人家比你过得好的,起码没有天天想当官当不上,结果还得仰人鼻息在那些竞争对手膝下讨残羹剩饭吃!您春节大概忙着带领老婆去竞争对手家“串门”祈福吧(有人看见的,详情不便说)?一定很累,何不把不愉快抛给乌有教授!不过听说人家外出度假期间从来不上网,如果您不这么厚道,恐怕也“刻薄”不成人家〕

另,如果有哪家刊物感兴趣,可直接在网上发短信与我联系,要付稿酬哟!另有一篇,也已写毕……

〔多么盼望权威(非老少边穷)核心期刊刊登您的商榷大作啊!据您说如果真能发表,乌有教授就会搭理您,那一定有好戏看啦!语说:看热闹的不怕事情闹大,是吧?我尊敬的陈大民俗学家!但是听说您经常求学院花钱给您发文章,如果没有,您最好把不是花钱发的文章单列出来,晒晒稿费邮单。先说好,不包括您拜倒在竞争对手脚下之前“愤(这里该用“奋”,故意用错别字,陈老师不要扣分啊)”的文章啊,悲愤出英雄嘛!〕

另,与博导商榷是一件大事,应该打油以志之:天下英雄知多少/哪个与某单挑/蓦地闪出乌有/却好,却好/教授更兼博导

〔好像不是乌有“闪出”,大家见到的反而是您老同志“跳出”来的吧?人家是被动跟你私信交流。到现在也没见人家“闪”出来搭理您,一定很生气吧?再说,就是打油诗也要讲究逻辑呀!这样头上一句脚上一句像精神错乱似的,有点跌教授的份子吧?〕

附:原始短消息:商榷一下吧?/引用:商榷一下吧?/哈哈哈哈。。。。金文兄终于把如炬目光扫描到我这里来啦!看来先人金玉良言对:请将还是不如激将啊!/榷也是一种炒作,如果老兄在核心期刊(边远地区也行、农村包围城市也行)上发表关于我的商榷文章,我一定仔细阅读认真回应。/果在网上发表高论,即使“物美”我也认为“价廉”,所以我只能从三个方面配合金文兄:/ 1.留脚印/.打五分(记住要设置成允许评分啊)/3.不说话。/我的文章基本上都发表在核心期刊上,不过能不能发表在核心期刊上还要看商榷的对象。直接在网上如何?说好不许急!/老兄怎么这么磨叽啊,我已经表态啦!

 

〔这有点不道德吧?明明是私下信息交流的话语,你怎么给人家公开啦?你自己的丑话公开不怕被讥笑悉听蹲(对不起,是尊)便,不是还有更过分的行为艺术比如“露 * 癖”之类吗?您这不算什么。但是人家的短信你擅自公开,经过人家同意了吗?再说人家的语言和你的话相比,倒是显得您很不知进退(不是:不知深浅、不知好歹等)咄咄逼人啊。你们有仇吗?再说短信中抢眼的倒是那“三个方面配合”,怎么人家不配合啦?看来得用一句语和一句成语来理解人家的行为:您的文章浅陋得让人家“无语”、或者是这乌有教授不厚道,又耍对烂文章“不屑一顾”的士大夫臭脾气了吧?陈大教授(我听说您经常告诉别人您是学科带头人,但是在网络信息中就是找不到相关信息,你是秘密带头人啊,克格勃还是黑手党的带头人啊?所以不敢泄密按照您宣称的称呼您为学科带头人,只能用“大教授”来表示对您的尊敬),咱不和他一般见识好吗?〕

 


TAG:

徐秀红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徐秀红   /   2012-05-22 19:44:04
5
沙野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沙野   /   2012-05-21 23:05:38
吕博导称,“听说”我经常求学院花钱发文章,让我讲讲那些文章不是买版面发的。吕博导很厉害,根据“听说”就给我定了罪,然后就让我交代罪行,写交代材料。吕博导,我告诉你,不能单凭“听说”就给人定罪,我如果由文学院出钱发了文章,文学院负责科研的黄平文副院长肯定知道。我的文章并不难找,都在民俗学网站我的个人空间里,你尽管拿去向黄平文求证,也可向文学院所有的学术委员去求证。吕博导,制造谣言虽然有时候还说不上是犯罪,但的的确确属于缺德,你知道不知道?

陈兄笔下留神:
〔2007年第2期《社会科学战线》陈金文署名文章《浅析壮族民间故事中“莫一大王”的形象》〕,花钱没有?吕书宝是第一届学术委员,知道很多底细的
引用 删除 晴空123   /   2012-05-01 11:03:30
5
陈金文的空间 引用 删除 陈金文   /   2012-04-28 07:40:10
这个世界很荒唐
自掴其脸要人帮
学习雷锋好榜样
试问某人响不响
引用 删除 火枪手   /   2012-04-27 08:01:22
独立苍茫气势熊,
杀气冲天毒血迸。
腹中原本皆稻草,
看来技巧亦凡庸。
引用 删除 火枪手   /   2012-04-27 07:52:17
名曰不败实必败,
到处撒野今如何?
多行不义必自毙,
阿宝阿宝奈若何!
引用 删除 钱塘君   /   2012-04-26 22:35:51
支持陈金文教授!!!
引用 删除 钱塘君   /   2012-04-26 22:28:55
5
引用 删除 弗洛伊德   /   2012-04-26 21:52:58
陈金文教授是令狐冲,武功高强且涵养极佳,终将打败四面楚歌的东方不败!
引用 删除 晴空123   /   2012-04-26 21:45:49
“公道自在人心”,支持陈教授!
陈金文的空间 引用 删除 陈金文   /   2012-04-26 20:11:13
广西民族大学研究生处已下载该文并打印,每位科员人手一份,正细心研读。
引用 删除 456   /   2012-04-26 17:05:01
原帖由456于2012-04-26 17:04:19发表
“人在做,天在看”支持陈教授!

打错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8-11-1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6653
  • 日志数: 31
  • 图片数: 10
  • 建立时间: 2008-10-23
  • 更新时间: 2017-11-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