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鸣县罗波镇龙母信仰考察小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3-27 22:23:07

武鸣县罗波镇龙母信仰考察小记

 

正琢磨着怎么去武鸣对大明山龙母文化做实地考察,突然接到晓芹的电话。晓芹告诉我,蒙元耀教授计划在323日带着双语班的同学去武鸣县罗波镇考察当地举行的祭祀龙母的活动。真是喜从天降啊!我赶忙给蒙教授联系,一方面提出自己想搭他们的顺车,一方面又得寸进尺地提出让他把我们方向的几个研究生同学也捎上。蒙教授真爽快,一口答应了下来。

323日一早起来,便见窗外狂风大雨,心想天公怎么恁般不作美呢?匆匆吃过早点,便拿起雨伞赶往五坡广场,我们事先说好七点半从那里出发。虽然天气不好,大家还是非常准时,已经一个不落地在那里等候了。见大家都在抱怨天气,蒙教授风趣地说:“这天气很正常呀,今天秃尾龙要给龙母扫墓啊!”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每年清明前后照例是会刮风下雨的,如果不是连绵的阴雨,就会是突如其来的风涛。广东广西等地的群众通常会说,这是掘尾龙来拜山了!

大巴出了南宁,不一会就进入了武鸣境内,一眼望去,便见大明山连绵的群峰,山腰缠绕着薄薄的烟雾,道路两旁茂草修树,绿叶间点缀着鲜艳的花朵――风景真的很养眼呀!风停了,天上的阴云渐渐散开,气温仍然不高,我出门时特意加了件线坎,但还是感觉有点凉。

大约在九点半的样子,车子进了罗波镇,镇子不大,大约有两、三千人的规模。房子大都是两到三层的楼房,有的裸露着红砖砌成的墙体,有的墙体的外表抹上了水泥。街道都铺上了柏油和水泥。看上去,这里百姓的日子虽然不能与城里相比,但应该过得还算殷实。

我们的车停在了罗波镇政府的附近,罗波镇政府西南几十米远就是罗波潭、罗波庙,南面没几步远便是罗波广场,广场上矗立着罗波戏台,祭祀龙母的活动就在这一带举行。

一下车,便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广场上万头攒动,人潮如涌,罗波镇周围的群众,各地赶来的游客,推销产品的公司职员,小摊贩以及前来考察的学者、专家都集中到了这里。

罗波镇各社区的群众陆续去罗波庙去上香。队伍里走着穿着黄色服装,擎着饰有响环的长木棍的师公队,一身黑装吹打着乐器的道公队,还有穿着绿色的传统壮族服装的群众乐队,几个穿着鲜艳的黄色衣服的青年抬着龙母神像走在队伍中间,后边的群众挑着彩旗,抬着猪头或整头猪,间或有人用车推着干鱼、鸡蛋、菠萝、苹果、米粽、五彩的糯米饭、白酒乃至矿泉水,还有人肩上扛着甘蔗、手里拿着蒜苗或一大把青菜……,一路响着鞭炮,沿着罗波潭向罗波庙走去。罗波潭潭水碧绿,宛如一块碧玉,周围被绿树环绕,引起不少游人的赞叹。罗波潭之美,早就名声在外,在清代就有不少地方文人歌而咏之,黄景灏有诗云:“雾锁云连望里微,罗波龙窟是耶非?藏身莫笑同蛇蛰,会见一朝风雨飞。”据民间传说掘尾龙曾被龙母放养于罗波潭中,从黄景灏这首诗来看,在民间传说中罗波潭确与掘尾龙有些关系。

罗波庙前烟焰涨天。庙门前三座香炉都堆成了高山,人们仍不断地将一把一把的香插在香炉里或直接放进香炉。

罗波庙并不醒目,既不是金碧辉煌的琉璃瓦房顶,也不见飞檐斗拱,更没有朱红色的木柱,完全不像我从前常见的北方的庙宇。总之,罗波庙看去很普通,除了房基高一些之外与一般的民房区别不是太大,只是略显沧桑。随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走进庙里。我打量起眼前的神灵,不由感到诧异――不是说是龙母庙吗?晓芹曾经告诉我,罗波庙是大明山一带最大的龙母庙;从网上也看到有人称罗波庙是“天下龙母第一庙”,然而,眼前正襟危坐的两位神灵,一位面北而坐的是骆越王;一位面东而坐的是神农大帝,掘龙将军一东一西在两厢执戈而立。“龙母呢?”我感到奇怪,忙向管理人员打问。“在后院呢。”“哦,原来是两进院呀。”我顺着管理人员的指示,走进了后院。后院有一个很小的天井,房子分作三厢,西厢供奉着观音,观音手捧净瓶,金童玉女分侍两侧;中厢供奉的是关羽与岳飞,关羽旁边侍立着周苍、关兴,岳飞身旁站立的一位是岳云,另一位可能是张宪将军了。东厢供奉的则是龙母,旁边牌位上写着“罗波(始祖王)”的字样,龙母怀中揽着一个胖乎乎的娃娃,不知道在罗波人的心目中龙母是不是具有了送子的功能。一位老年妇女正在虔诚的向龙母祷告,一脸肃穆,大概是为儿子儿媳求子的吧?

看来一直被人们称为“庙佬仆”(汉译应为“高祖母庙”,即龙母庙)的罗波庙,供奉的并非只有龙母一位神灵呀。我一边嘀咕着一边走向这次活动的主会场。按计划开幕式在10点钟举行,现在已经将近11点了。

回到主会场,等候开幕式。只见罗波戏台上贴着2012中国壮乡·武鸣‘三月三’歌圩暨骆越文化旅游节骆越始祖王祭祀大典”的会标,想来这位“骆越始祖王” 应该就是指的龙母了。主持人宣布祭祀大典开始,一时锣鼓声、鞭炮声、人群的喧哗声响彻天外;然后是人们为骆越始祖王(龙母)上香、敬献花圈及贡献祭品;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谢寿球宣读祭文;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梁庭望教授发言,梁教授发言用的是壮语,一起同来的另一位广西籍教授李景芳则给他做翻译。

这次祭祀大典的重头戏“骆垌舞”表演开始了。骆垌舞属于师公舞,流行于武鸣锣圩、宁武、城厢等镇,仅有两三个师公队能够完整的表演。10多位脸带面具、头着羽冠的师公走上台来,其中一位身着黑袍的师公摇动响铃,念诵着经文,其他穿着黄袍的师公则舞动着饰有响环的长木棍,当他们散向舞台的四周,佬蒲(骆越祖母王、龙母)则众星捧月般地在一群女子的簇拥下走上台来……我不太懂得舞蹈艺术,一位热心人送了我一份《骆垌舞解说》。据《解说》讲,今天的骆垌舞表演共三场,第一场表演佬蒲――骆越祖母王(龙母)带领骆越人艰难跋涉,寻找适合休养生息的家园的过程;第二场,反映的是骆越祖王带领骆越人迎天神、贺地神,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情景;第三场是佬蒲点兵,骆越将士唱起雄壮的军歌,跳起行马舞,接受佬蒲的检阅……,舞蹈很优美,赏心悦目,不过这大概已不是原生态的骆垌舞了。

台上歌舞未了,台下已经摆起了千家宴。一起来的老师、同学都聚到了一起,一边兴奋地议论着所见所闻,一边等待着入席品尝武鸣的风味食品……

酒足了,饭饱了,天也晚了,我们要打道回府了,可是左等右等负责与大巴司机联系的同学却不见来,后来才知道他是到歌圩听人唱歌了……

附记:回来后,我翻阅地方文献,搜寻网络信息,综合各种材料分析,以为:罗波庙可能始建于明朝,后废弃;清光绪年间(一说咸丰年间)重建;文革期间,因所谓“破除四旧”,庙中的神像被毁并丢入罗波潭中;1976年恢复重建。我以为,由于受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影响,罗波庙每次恢复重建,可能都会有些新创意,因而,在这座被宣称为“天下龙母第一庙”的庙堂里才供奉着这样一些互不相干的神灵,其实,我的诧异本来就是多余的,中国民间信仰的神灵世界本来就是兼容并包,杂乱无章,并没有一个严密的系统。

 


分享到:

TAG: 武鸣县 信仰

L栀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L栀枝   /   2018-02-09 15:36:06
忽然翻到了大陈老师这篇文章,想到了2015年的三月三同14壮语班的同学和大陈老师、卢勇斌老师以及13级部分学长学姐共赴罗波的场景,真的很令人怀念!
陈金文的空间 引用 删除 陈金文   /   2012-03-29 21:44:22
原帖由黄景春于2012-03-28 11:37:18发表
“1976年恢复重建”?恐怕没那么早。那个年头还是文革呢。1976年以后吧?

你的怀疑有道理,但是,庙宇管理人员是这样说的。以后有机会,我再去调查一下。
黄景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景春   /   2012-03-28 11:37:18
“1976年恢复重建”?恐怕没那么早。那个年头还是文革呢。1976年以后吧?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2-03-28 07:41:53
中国民间信仰的神灵世界本来就是兼容并包,杂乱无章,并没有一个严密的系统。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8-05-24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5860
  • 日志数: 31
  • 图片数: 10
  • 建立时间: 2008-10-23
  • 更新时间: 2017-11-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