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世”还是“不文”――就《“秦世不文”辨》一文与吕书宝教授商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2-12 16:20:41

             “秦世”还是“不文”

                  ――就《“秦世不文”辨》一文与吕书宝教授商榷

              陈金文

吕书宝教授的大作《“秦世不文”辨》公开发表于《中国文学史的理论纬度――全国古代文学研究方法创新专题论文集》中[①]。我最早对这篇文章产生印象,是在这本书出版后不久。当时便感到这篇文章有些让人疑惑处,但觉得吕教授既是古代文学专业的硕士,又是古代文学专业的博士,写的是古代文学专业的研究论文,水平岂能会差?不久,便将这事丢到了脑后。现在被激将,要商榷吕教授了,想一想他的文章中独有这篇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于是便又重读这篇文章。

吕教授这篇文章是围绕着刘勰在《文心雕龙·诠赋》中的“秦世不文,颇有杂赋”一语立论的。刘勰这句话可以理解为:“秦朝不崇尚文辞,只有不多的杂赋。”[]简单地理解就是:秦朝文学园地不景气,萧条、荒芜。对于刘勰的这一观点大多数人都持肯定的态度。以为,秦朝存在的时间很短;同时,秦始皇又推行文化专制,取缔百家之说,坑杀儒生,在这种情况下,秦王朝时期的确没有留下多少文学作品。不过,也免不了会有一些人做翻案文章,吕教授就是其中的一个。吕教授以为“秦世不文”的说法是不对的,“历代史家有意无意扩大了秦始皇焚书坑儒、项羽火烧咸阳对文化发展的破坏作用”,使我们“没有对散见在史书中的秦代散文予以足够的重视。”因此,吕教授把秦代散文分为颂祷文、奏议文、时论文、说客说辞四大类,然后加以梳理,以驳“秦世不文”说。

吕教授的这篇文章思路还是清晰的,层次也还分明。

该文论证部分的第一个内容便是“颂祷文”。在这一内容中吕教授不耐其烦地列举了秦代的《峄山刻石》、《泰山刻石》、《琅邪刻石》等七篇刻石文,并对其中每一篇的文学价值都极富热情地给予了肯定,如他称:“从文学角度观照,这七篇刻石文各具风采。《泰山刻石》的庄严精深、《琅邪刻石》的铺张扬厉、《之罘刻石》的剔透颖锐、《东观刻石》的春海朝阳、《碣石刻石》的太平盛景、《会稽刻石》的翔实浑朴、清峻犀利,都给人以美感享受。而这七篇刻石给人的整体感受,则是气势宏大、典雅峻峭,非四海一家的大帝国不能为。”又称:“《峄山刻石》文”“文学色彩在刻石文中应当是属于上乘的”,“此文发论自然,追忆人类互相攻伐残杀的历史时沉痛深切,歌颂秦始皇功业时不忘提及‘戎臣’的功劳,给人以史笔笃厚的感受。在行文上流畅平实,换韵不着痕迹。”总之,吕教授对秦代刻石文是情有独钟,而赞美有加。

该文论证部分的第二个内容便是“奏议文”。在这一内容中吕教授列举了李斯的《短赵高书》、《狱中上书》。称《短赵高书》:“语辞恳切犀利、情绪激烈愤慨,于痛切陈辞中熔铸了一定的文学审美因子进去”;称《狱中上书》:“在作者来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是充满文学意蕴的美文;在读者来说,则能享受打碎五味瓶似的、多层次的审美感受。因此,从文学视角观照此文,其文学价值并不低于传世名著《谏逐客疏》。”其后,又重点介绍了蒙恬留给秦二世的绝笔,称其“读来十分感人”,“让今人面对千古赤胆忠臣怆然心动”,“无论如何,此文应当属于秦代散文的精品之一。”同时,还列举了李斯的《苍颉》七章,赵高的《爰历》六章及秦博士所撰的《羊子》四篇、《黄(疵)公》四篇。

该文论证部分的第三个内容便是“时论文”。这个内容吕教授列举了刘邦的《论封萧何》、《数项羽罪》,张耳、陈余合撰的《说陈涉》,陈余的《遗章邯书》,张良的《谏封六国之后》。称《论封萧何》:“寥寥数语,给人多层次的审美享受:有让人开颜的幽默,有令人折服的犀利,有使人感佩的深刻,有叫人慨叹的衷情”;称《数项羽罪》“痛快淋漓,犹有战国遗风在”;称《遗章邯书》“纵横捭阖铺张扬厉,有战国策士的遗风”;称《谏封六国之后》“其词锋不让战国策士”,“循循善诱”,“是一篇时论散文中的上乘佳作。”

该文论证部分的第四个内容便是“说客说辞”。在这一内容中,吕教授列举了郦食其的《说沛公袭陈留》、《说汉王取敖仓》、《说齐王田广》;隨何的《说淮南王布》;蒯通的《说范阳令》、《说韩信》;陆贾的《新语》;叔孙通的《对秦二世》;娄敬的《说汉高祖不都洛阳》,等等。称《说沛公袭陈留》、《说汉王取敖仓》、《说齐王田广》等文“辞采飞扬生动”,“立论翔实、一气呵成,势如高山瀑布”;称《说淮南王布》“分析形势鞭辟入里,行文洋洋洒洒”;

称《说范阳令》、《说韩信》“前者欲擒故纵设说辞,危言耸听申己见;后篇中肯精辟分析天下形势,苦口婆心劝韩信分天下而自保,至今读来让人怦然心动”;称《说汉高祖不都洛阳》“捭阖自如、入情入理。而在行文上,又环环相扣,不失说辞的逻辑魅力。”

以上,吕教授从颂祷文、奏议文、时论文、说客说辞等四方面对其所谓秦文学作了检阅。吕教授确实博学,他列举的这些“名作”有一些确实是某此前所未闻,所列举的这些“文学家”也让某大开眼界,本人确实对吕教授发自内心的敬佩。不过,敬佩归敬佩,对于他的观点本人还是不能认同。跟着吕教授兜了这么一圈,本人觉得:“秦世”还是“不文”!

大家都知道我们讲古代文学是从广义文学的角度来讲的,通常把奏议文、政论文、碑文,等等,都算在内,但是,一个没有狭义文学的时代,无论如何也不能被看作曾有过文学的繁荣,因而,讲到唐朝文学,我们最注重的是唐诗,宋代便是宋词,元代便是散曲与杂剧……而吕教授所列举的所谓秦代有“成就”的几类文学,没有一类属于狭义文学的范畴。

其次,就算吕教授所列举的这几类“文学”可以作为堂堂正正的文学装点秦代文学的门面吧,“秦世”还是“不文”。请看看吕教授列举的论据吧!

其所列举的“颂祷文”无疑是秦代的,一般认为多为李斯所作,吕教授主张“存疑为好”。是李斯所作还是他人所作都不影响对它的评价。吕教授对它的评价当然是很高的,那么我们也看看其他文学史家对它的评价。游国恩等先生如此评价秦代的刻石文:“秦有一些刻石文,如泰山、琅琊、之罘、会稽等处的刻石文……内容歌颂秦王功德,形式则摹仿雅颂,都是四言韵文,但多以三句为一韵。秦刻石文没有什么文学价值,但它是最古的碑文,对后世碑志文有影响。”[]可见,游国恩等人对吕教授评价很高的秦代“颂祷文”并不看好,压根儿就不承认其有“文学价值”。

当然,以吕教授的身份,他的观点也应属一家之言而不应忽视,我们之所以不敢苟同者在于,吕教授对秦代“颂祷文”的评价不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而是以假设做依据,譬如,他在评价这些刻石文时讲:“如果秦始皇能够象刻石文中所说的那样:‘昭隔(融)内外,靡不清净。施于后嗣,(《泰山刻石》),施行仁政‘泽及牛马’,使人民‘莫不受德,各安其宇’(《琅邪刻石》),那么中国历史上的秦王朝就会‘地势即宁,黎庶无徭,天下咸抚。男乐其畴,女修其业,事各有序’(《碣石刻石》),从而成为一个‘大治濯俗,天下承风,蒙被修经’的太平盛世了。”当然,吕教授也不是不知道“历史不能假设”,但是,他接着又讲:“但如果秦始皇认真履行刻石文的承诺,历史可以改写!”吕教授也真是太执着了,秦始皇已经死掉两千多年了,他还死抱着让他知错能改,改弦更张的梦想!

大家都知道歌功颂德的庙堂文学或御用文学在文学史上从来就不被看好。就《诗经》来讲,人们认为《雅》、《颂》不如《国风》,人们对汉代的大赋评价也不高,秦代的“颂祷文”与汉代的大赋比起来更脱离实际,因而,我们也只能对吕教授的这一家之言存疑了!

再看看吕教授所列举的奏议文,从数量上来讲,寥寥数篇。除了李斯的《短赵高书》、《狱中上书》以及蒙恬留下的绝笔,再有就是李斯的《苍颉》七章、赵高的《爰历》七章,还有《黄(疵)公》、《羊子》各四篇。而就是这寥寥数篇,也并不都能算数,《苍颉》、《爰历》、《黄(疵)公》、《羊子》都已亡佚,就吕教授自己推测,《苍颉》不过是“识字课本之类”,《爰历》“则是亡佚了的律历课本”,至于《黄(疵)公》、《羊子》,吕教授作了揣测:“不知在文学色彩上是否可以和荀、孟、惠施、公孙龙子相媲美?”不过,这也只能是一种凭空推测!

仔细看吕教授列举的时论文、说客说辞,更是大跌眼镜!其所列举的时论文有刘邦的《论封萧何》、《数项羽罪》,张耳、陈余合撰的《说陈涉》等约5篇。其中只有《说陈涉》与《遗章邯书》算是秦代的创作,至于其他几篇则是或创作于楚汉相争之时,或创作于汉朝建立之初。其所列举的“说客说辞”大致有郦食其的《说沛公袭陈留》、《说汉王取敖仓》;隨何的《说淮南王布》;娄敬的《说汉高祖不都洛阳》,等等。列举的篇目好像不少,但仔细推敲也只有《说范阳令》、《对秦二世》两篇算是秦世创作。

到了这里,我们就可以告诉吕教授不要再“辨”了,因为,“辨”来“辨”去,“秦世”还是“不文”!

吕教授勇于学术创新的精神很可嘉,但是,也正是由于他急于创新,才犯了不顾客观事实的错误。如前所述,他所列举的颂祷文并无多少文学价值,而其所列举的奏议文则是寥寥数篇,无论如何也不能证明“秦世”有“文”。

说到其列举的时论文、说客说辞,我们则无论如何也不能回避这篇文章思维逻辑的混乱!吕教授说:“所谓秦世,应当是指战国七雄之一的秦国完成吞灭六国的大业、实现了中国的统一、秦王赢政改号‘始皇帝’(前221),到秦三世子婴‘系颈以组,白马素车,奉天子玺符,降轵道旁’,向刘邦举白旗投降(前206),再加上五年的楚汉之争,汉王刘邦践天子位,天下归汉(前202),即公元前221-202共计20年的时间。这中国历史上风风雨雨的20年,便是秦世散文产生的时代背景。”本人想破脑袋也难以明白:吕教授怎么会把楚汉相争时期和刘邦践位之初都算做了“秦世”呢?也同样不明白,他怎么会拿楚汉相争时期和汉初的文章去论证“秦世”之有“文”呢?

除上述之外,在这篇文章中还有一些常识性的错误。如吕教授说:“在秦世以前的中国历史上,统治者钳制舆论的是大多数,‘弥谤’搞得国人‘道路以目’的昏庸国君史不绝书,而懂得‘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不如决之使导’的统治者屈指可数。就是在这样的世道中,中国文学竟然出现了空前的大繁荣,造就了起码两位世界级文化伟人--孔子和屈原。”就吕教授的意思看,孔子和屈原都是崛起于封建文化专制之下的文化巨人,事实果真如此吗?

我们撇下屈原,且看孔子是不是处在吕教授所说的那样的时代。众所周知,孔子生活于百家争鸣的时代,百家争鸣的时代是不是吕教授所说的那种“世道”呢?张维青等在其所撰《中国文化史》一书中讲:“‘百家争鸣’的现象不是偶然发生的,有其潜在的历史根源和复杂的现实背景。由‘学在官府’到‘学在四夷’,使官方垄断的学术文化传播开来……‘礼崩乐坏’使人们挣脱了原先的枷锁,思想得到极大解放,因而观念上获得了更新。‘士’阶层的崛起,更使某些弄潮儿恃才逞能、指点江山,反映了人类思维意识的活跃。而诸侯各国的封建割据,又使意识形态领域难以统一,尚未形成封建社会的规范的统治思想。学术自由的宽容政策,也为个人著书立说、发表见解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各国诸侯尊贤礼士,更为诸子高谈阔论创造了宽松的环境。”[④]《中国文化史》著者的观点显然与吕教授是不同的,而至于孰是孰非可谓一目了然,大概无须本人再说什么!

再如,吕教授这样称颂娄敬的《说汉高祖不都洛阳》:“《说汉高祖不都洛阳》作为秦代说客说辞的殿军之作,以短短五百字的篇幅,祖述西周营成周洛邑的历史环境与新兴汉朝的不同,同时以人之间相斗的制敌技巧譬喻控制天下的要领,捭阖自如、入情入理。”吕教授称《说汉高祖不都洛阳》是“秦代说客说辞的殿军之作”。什么叫“殿军”?《新华字典》讲:“1.行军时走在最后的部队。2.体育、游艺竞赛中的最末一名,也称入选的最末一名。”[]本人猜想,吕教授所说“殿军”当取第一层意思,即“行军时走在最后的部队”,意思是说娄敬的《说汉高祖不都洛阳》是秦代说客说辞中“最后”的一篇力作,不过,这“最后”也未免太“后”了些,以至于“后”到了汉代!

就上述所言,在本人看来,吕教授在他的这篇学术文章中,犯有违背客观事实,思维逻辑混乱,常识性知识不准确等方面的错误。作为吕教授邀请的辩论对手,本人不免要批评他几句:相信吕教授水平不至于如此,之所以写出这样的文章,很可能是因为一时迷糊,但是,本人认为,作为一个学者应该尊重学术,可以在任何时候迷糊,就是不能在著书立说时迷糊!就此来讲,吕教授是应该检讨的。

再者,本人要批评收入这篇论文的《中国文学史的理论纬度――全国古代文学研究方法创新专题论文集》一书的主编冯仲平教授。吕教授一时迷糊,作为主编不可能也同时迷糊吧?如果不是,则是不负责任,导致了这样严重的后果:让人们怀疑吕教授的水平,也怀疑广西民族大学古代文学教研队伍的实力!试问冯教授是否应该承担一些责任呢?

最后,本人也要作检讨。记得曾有学生称:陈老师把学问看得很神圣。明知身边同事的文章存在问题,不指出来,不批评,而是长期对之以沉默,一直等到人家邀请商榷,这是一个把学问“看得很神圣”的人应该有的作为吗?本人愧对大家的信赖!

最后,本人还需说明的是,因为本人的学术专长是民间文学,对吕教授擅长的古代文学领域实在连一知半解也算不上,而吕教授的这篇文章又涉及多方面的知识,因而,本人在这篇文章中很可能犯一些强不知以为知的错误,若然,则诚请包括吕教授在内的大方之家批评指正!



参考文献:

[]冯仲平:《中国文学史的理论纬度――全国古代文学研究方法创新专题论文集》,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周振甫:《文心雕龙今译》,78页,中华书局,1986

[]游国恩、王起、萧涤非、季镇淮、费振刚:《中国文学史》,114页,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张维青、高毅清:《中国文化史》,273页,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

[]《新华字典》(第10版),98页,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说明:吕氏原文见中国民俗学网站“批评与方法”、“高校论坛·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栏目


分享到:

TAG: 教授

mjgnbsc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jgnbsc   /   2015-05-16 10:55:03
一把+http://www.juhutang.com/forum.php+紫砂壶只泡一种茶
东方不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东方不败   /   2012-04-25 11:00:28
怪可怜的,只有一个水军评论,光临此贴的欢迎到下面的地址看看:
http://blog.sina.com.cn/u/164785650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384b7901011f3l.html

陈金文同志已经看过,我让他公开上面地址的回应文章,他不敢。
引用 删除 火枪手   /   2012-02-22 10:41:53
强力喷雾,消灭害虫!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8-11-1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6653
  • 日志数: 31
  • 图片数: 10
  • 建立时间: 2008-10-23
  • 更新时间: 2017-11-27

RSS订阅

Open Toolbar